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琴师 05

▶琴师短篇扩写,可以不用回头去看短篇以免剧透(。

▶灵感来自音频怪物《琴师》

▶古风AU,先甜後苦,两情相悦没有第三者,但不是HE,BE见仁见智,跳坑小心

▶我流韩叶,古风笔法生嫩,更新速度只慢不快,老朋友都懂(。


生日就是要来做点疯狂的事

看完12集的鸡冻难以言喻

於是再更一发(。)




没问题以下↓↓




05.


叶秋高烧失去意识这事儿对韩文清来说有些突然,好在房里床周围没有漏水,韩文清把人擦干换了衣服就往里塞。叶秋人被风雨浇得冰冰凉凉的,更显得额头滚烫,韩文清一触手便直蹙眉,连心脏都发皱似的。

简单做了应急处理,韩文清这才想起自己也一身湿,自去换了套衣服,再把湿衣晾起。都打理完后才坐到床边,看着叶秋睡着也不安稳的眉眼有些出神。也不知究竟遇见何事,怎会昨夜人还好好的,今日就成了这半死不活的模样,说万念俱灰不尽然,但至少比之从前是落差太大。


雨哗啦啦下了整夜,大风吹得这小屋仿佛都要被连根拔起,好在终究是坚固地挺过了,只除了多处漏水尚需事后修缮,其余没什么严重的损坏。韩文清一开始还能撑着给叶秋换湿巾,后来仍是支撑不住靠在床头睡了,一早竟是给饿醒的。外头雨势停歇,只余留在树叶上房顶上的水滴滴答答往下坠,有时溅起一滩泥水。丝缕阳光折射水珠,倒照得山间景致斑斓,很是绚丽。奈何叶秋高烧未退,韩文清也无心欣赏,又换了条湿巾才去后头倒腾点吃的出来。也不知道今天叶秋会不会醒,韩文清仍端了两碗清粥,一碗放在房内桌上,一碗自己看着叶秋稀里糊涂地吃完了。

翻了翻之前还有一点剩余的药包,却因不通药理,也不知哪些是叶秋可以吃的,韩文清不敢随便配导致病情恶化,只能又收了回去。正烦躁着打算出去弄点别的食材,却听外头响起了轮子滚动的声音,一出院子便瞧见那曾有过一面之缘的身影迎面而来。

“是你。”韩文清眯了眯眼。

“嗯。”来人点头,侧头望院里看了看,“我来看看他。”

韩文清却没退,只是蹙眉道:“你知道?”

王不留行笑却不入眼,没有回答,“让开。”

韩文清心里本就躁得不行,几乎一点就炸,差些就要出拳揍人了;可想到面对这人自己确实没有资格以主人身分自居,且对方应是懂医理的,反而能解眼下令他苦恼不已的难题,还是生生忍住了,往后让出了一条道。


王不留行也没再看他一眼,只拖着车进了院子,把一些食材放在外头桌上,揣着药材直接进了主屋。韩文清跟在后头,就见他以手覆额,量了会叶秋额温,又抓着那细白的手把了会脉,最后几不可察地叹口气,把药包放在桌上,拆了其中一个就去煎药。

韩文清在后头看他煎药看了好一会,憋不住还是问了一句:“如何?”

王不留行头也没回,“出去把东西都收了,都是大补之物,你就看着给他煮点。看你不像他十指不沾阳春水,不用我教吧。”

韩文清何时被人这么命令过,哪怕是之前煮饭给叶秋吃,那也是他心甘情愿,无人使唤。被这么呼来喝去心里自是有气的,可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叶秋,他仍是一句话没说去收了那些食材。


自他来了之后,食材的摆放都是有数的,这次他也一样分类安置,也就是这样才在第一时间发现并诧异于这些食材于此的突兀。平时连锅都有快揭不开的时候,镇天拿着硬馒头啃,这会却吃得起燕窝了?不过想到那罐被珍藏的上好龙井,对于这些吊诡之处倒也有些见怪不怪,反而将疑惑转到带这些食材来的人身上了。


等药煎好,韩文清仍站在门边,压住心里莫名翻腾的怒意,捏着拳看王不留行扶着叶秋一勺一勺喂了。王不留行用手擦了擦叶秋唇边沾着的药汤,垫了块软枕再让叶秋靠着躺下,又坐着看了会,才开口道:“一天两服。”想了想又说:“这阵子我劝你非必要便切莫随意招惹他。”

韩文清火气上冲,语气就显得严厉了,“你说什么?”

王不留行回过头来,似笑非笑,眼神冰冷,“我叫你离他远点儿。你是伤着耳朵了么?”

“这话轮不到你说!”

韩文清不想吵醒叶秋而压着声音,可威势也有八成,王不留行却仿佛没听见,冷声道:“没让你滚已经不错了。你是不想看他好起来了还是怎么的,非要杵在这儿让他见着你就堵心?”

我怎么着就堵他的心了!韩文清忍着没骂出声,脑袋里嗡嗡作响,忽地就想起雨中叶秋看着自己的眼神,一时不确定地哑了火。这整件事都透着股不对劲,可仿佛只有他一个人看不明白。

“昨日发生何事?”韩文清压抑着情绪,尽可能平静地问道。

王不留行依旧没有回答,收拾收拾就要往外走。

韩文清见状气不打一处来,几步拦住了去路,“你昨儿个碰着他了是不是?那他淋着雨回来你也不拦着!”

“我不用碰着他我也能知道。”王不留行闻言,才像是意识到有这么个人似地抬眸看向他。两个人身高相差仿佛,几乎是脸贴着脸鼻子对鼻子瞪着说话,一个气得冒火,一个冻得结冰。他眼刀扫了韩文清几个来回,一字一句带着点咬牙切齿的意味,“你最好到死都别忘记,你这条狗命还是他救的,没有他你什么都不是。”

王不留行推开韩文清,径自出去了。韩文清看着那背影不自觉追出几步,道:“我自是铭记于心,与你又何干!”

可王不留行就像没听见似的,拉着车就走了。


韩文清气得捶了一下石桌,也顾不得手疼,返回去又坐上叶秋床边。他看着对方紧闭的眼睑,眼前隐约又浮现了那双黢黑如深渊的眸子,再多的火气也都冷了,心里甚至有些摸不着底的慌。

他在叶秋身边守了一个日夜,桌上的清粥换了几回,可叶秋到底都没吃上。


再次靠着床头全身僵硬地醒来,一转头就见那双漆黑的眸子望着自己。韩文清先是放下了点心,旋即又悬起来,因为那眼神是他从未见过的冰冷;可相较王不留行掺杂着愤怒的冷,叶秋那双眸子里却只是纯粹的冻,没有了生意而凋零的寒。

“醒了?”韩文清伸手去探叶秋额间,可叶秋却撇过了头,似是在躲避他的触碰。韩文清不明所以,却也压着火气,硬是贴上确认已经不烫了,便不再给叶秋换湿巾,转而去拿水跟清粥。

“坐起来吃点。”

韩文清伸手打算扶叶秋坐起,可叶秋缩手避着他,自己挣扎着朝后靠坐起来。韩文清想喂他水,叶秋不喝,只伸手要接;韩文清让他拿了,他手却无力拿稳,一抖全撒了出来,杯身撞在床上发出喀一声响。

韩文清再想忍也忍不住了,“你到底在闹什么!”

叶秋却闭了眼,什么也没说。

韩文清再去舀了一杯水来,直接放到叶秋唇边,“喝!”

这次叶秋没有反抗,只是停了一会便顺着喝下去了;可韩文清推得太急,倒水的速度太快,叶秋不只呛着了,还有溢出嘴里的水沾湿了一片衣襟。韩文清方才那点火气就这么跟着也浇了,还生出些赧然歉意。他边轻拍叶秋的背,边拿干净的布巾去擦叶秋襟上的水,心里对自己的口气不善不禁有些气恼,可一想叶秋的反应又觉着自己没做错什么。

叶秋咳完了,便抢过那条布巾自己擦。韩文清想着他病了,也没跟他恼,还难得稍稍柔和放低了声音道:“你睡了一天,吃点东西然后喝药吧。”

叶秋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刚开口便沙哑得不成话,又咳了几声才问:“老王来过了?”

韩文清蹙眉嗯了一声。这种被间接提醒自己才是最陌生的那个人的感觉实在不好,可确实自己认识在后,哪怕他们天天朝夕相对着处了这么久,也只是连彼此底细都不清楚的熟人而已。一想起这个他就又觉得心下烦躁。

叶秋闻言似乎有些怔楞,慢慢地又泛起了些无奈,最后也只是点点头。


韩文清拿起清粥喂他,这次很注意地控制了速度跟勺量,叶秋也很配合,一碗粥倒是吃得顺利。吃完再喂药,韩文清把东西都收拾了,自己则在灶上胡乱吃了一顿,又回过来房里照看叶秋。此时叶秋已闭了眼,整个人看起来恹恹的,没点往日的灵动,仿佛一口被堵住了眼的泉水,不是等着困成一滩死水就是等着被蒸干。

两人平时不说话是自然而然,如现下这般僵持是第一次,韩文清看着心里也有些发堵,可也没打算再开口问些什么。他想便是自己问了,对方兴许也不会说,也可能更是弄巧成拙。不如就这样吧,好好休养,也许过了,也就好了。

他没有听王不留行的话滚远点,而是一直在左近看着叶秋。叶秋没说话也没嫌他,大多数时间只是闭着眼,也许在休息,也许在想事情。后来他躺下来睡了,韩文清又坐了一会,直到见他睡熟了,略为踟蹰,还是出了房门。

他昂首看着夜里明亮月光,顺手取出怀中的箫,吹起了雁云引。




tbc.

评论(14)
热度(77)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