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花间留晚16(ABO/AO)

鱼贯进入了饭店包间,韩文清很自然而然地就挤在叶修一边坐下,感觉有些违和但也没人觉得特别疑惑。两人虽然说是对手但毕竟也是老相识,尽管皆不是会坐在一起聊天的个性,但真要坐一起那也不是什么会吓到人的选择;反倒是韩文清那身莫名的警戒与攻击性有些诡谲,好在不浓烈,却也让附近的Alpha有些坐立不安。

韩文清距离叶修很近,比两个Alpha间所保持的距离再近一点,却又比一对Alpha和Omega间的距离再远一些;这让不少Alpha选手顿时频频投视线过来,尤其是现在韩文清身上弥漫着的那种排外气息,不说叶修脸上是一贯的悠然自得好像那根本不存在似的,在那种状态下的韩文清竟然还主动靠叶修这么近也是一大奇观,不免想是叶修这Alpha当得也跟操作一样超乎常理,还是那是建构在两个人长年交情的熟悉之上。只是总感觉……怎么好像韩文清排外的原因,就来自旁边那个十分状况外的Alpha啊?

Alpha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一个人想得明白,却也没把方向转往”叶修是Omega”上去想,尽管一但这么想之后一切就说得通了──或许这对他们来说才更是不符常理的事情,所以打从一开始脑袋里就没出现过这种选项。这之中大概只有方锐一个Alpha是知道事实的,他看着不停交换眼神的Alpha们不动声色,一脸淡定得高深莫测,其他人只当他是在搞猥琐,纷纷鄙夷了一下继续私下交流想法。不得不说在这种时候他心里还是觉得比较爽快的,若是能看到这些人听到事实之后的滑稽表情他大概会觉得更爽,这让他当初受到惊吓的心情多少能平衡一下。

不过再多的疑惑,也没人想着要去问当事人;暗搓搓地几番讨论未果之后,也渐渐失去了探究的兴致,一个个都回归到台面上的话题,只是悄悄地与韩文情挪开了一点距离,以免发生摩擦。

“哎队长,你看那叶修又搞什么幺蛾子?这什么情况?老韩这是咋了没头没脑的像是他旁边有个Omega啊,一副想把靠近的Alpha都宰了的样子,又偏偏去靠近叶修,想打架啊?就算是老对手这至于吗?而且叶修这Alpha也当得太不到位了老韩那侵略气息也跟没感觉似的,我说他有功能缺失吧,还是不是个Alpha啊?”

黄少天还嫌讨论得不够,眼看一个个Alpha都不再理会他,不甘寂寞转头就跟自家队长窸窸窣窣说了起来。喻文州身为一个Beta,并不清楚刚刚产生在Alpha间的骚动是为了什么,只觉得韩文清比起平时更有种令人不想靠太近的气场;听黄少天这么一说倒是理解了个大概,瞬时也是一愣,看了眼懒洋洋捡着菜吃的叶修,不意还顺带发现韩文清夹了些比较远的菜放在一旁的小碟子里,自己没怎么去动,倒是叶修常常伸筷子过去抢食,看起来就像在间接帮叶修夹菜似的,只是速度快还真不好察觉。

喻文州移开视线,朝黄少天笑了笑:”少天,先吃点吧,菜都凉了。”

“哦哦。”黄少天扒了几口,吞咽下去之后觉得不对:”唉我说你别忽悠我啊,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是不是是不是?那你别藏着腋着快点告诉我啊。”

“嗯……”喻文州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而后笑着摇了摇头。”人家务事就别管了吧?”

“我靠队长你玩儿我呢?吊足胃口再来这招你肯定故意的对吧对吧?肯定是的,啧啧你不说就算了,我还稀罕呢,等等回头问老叶去。”黄少天龇牙咧嘴一阵,又吃了几口,才意识到喻文州话里的意思,抬头震惊地看着还满面笑容的对方,差点把菜都喷出来。”等等不是吧?”

“谁知道呢,你不是要去问叶修吗?顺便问个清楚吧。”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一脸事不关己地继续吃菜。

方锐跟林敬言闲聊的空档,瞥见石化了的黄少天,再顺着视线看到了叶修跟韩文清身上,一下子就想到出什么事了,嘴上的话讲到一半就毫无预警地停了下来。

“怎么了?”林敬言疑惑。

“啊、哦,没、没什么……”方锐顿了顿,心想这下可好,让你们再继续晒恩爱啊!这不都给人瞧出端倪来了?也没去想叶修似乎从来没忌讳过给人知道,方锐反射性地就发挥了身为兴欣一员的本分,就想着要藏好这件事,给那看似冲昏头的两人提个醒。”老林你等等啊,突然想到件事儿没办妥呢。”

林敬言不疑有他,点点头便暂时跟别人聊去了。方锐立刻翻出了手机,劈哩啪啦爆手速打好了一条信息,犹豫了一会才发给了韩文清的手机号──自打他们知道真相的那天开始,韩文清的手机号几乎就存在了兴欣每个人的手机里,以备不时之需。

叶修夹着菜顺口跟旁边的人聊几句,听到一串轻响从另一侧传来,视线一转就到了韩文清身上。韩文清不苟言笑地清除碗里的食物,叶修心想这人还真是给张新杰带得,不要那天也吃几口都要算,却很快发现对方若有所思似的有点不在状况。

“老韩,想什么呢?你手机响了。”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放下碗筷便去掏手机,在看见屏幕的那一瞬间眉头皱了皱。叶修没打算去看,很快便移开了注意力,但是接电话的话声却隐隐传了过来,不听都有点难。

“……我知道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焦急,叶修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去看韩文清,那张本就肃杀的脸似乎更黑了。韩文清按着手机停了好一阵,似乎在思考些什么,而后他看向叶修,叶修抿抿唇隐约猜到些什么,就见韩文清转头对所有人说:”队上有点急事,先走。”

“我马上回来。”韩文清低声朝叶修补了一句,叶修耸耸肩回道:”跟我有什么关系?别拖我下水啊,快去快去。”

方锐见韩文清满脸不悦风风火火地离席整个人傻了,心想自己不过是让两人注意点别那么招摇,有必要这样直接气到走人吗?殊不知他的信息被压在通话下面,韩文清连一眼都还没来得及瞧过。

走了个韩文清,对于聚会也没多大影响,毕竟人那么多,而韩文清本也就不是多话的角色;更不如说他走了之后,一些辈份轻些的还容易畅所欲言些。然而一些平时与叶修亲近点的,此时都稍微能察觉到那本就懒散的人如今是更加心不在焉了起来,虽然随口跟人侃大山的嘴上功夫仍是不减,但却隐约有些意兴阑珊,不如初来时那般精神;尽管这也并不明显,更多人只当作是错觉,不当错觉的也少把两件事串连起来,倒是黄少天有些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一时除了等会儿要去好好拷问叶修一番之外不知该做何感想。

应和着聊了好一段时间,也算吃得差不多,席间的气氛仍不见消停,越炒越热,许多人已经拿起不知道混杂了什么料的饮品,作为不能喝酒的良好替代物,准备来玩点游戏。叶修精准地卡在那时间点拍拍肚子站起身,笑着一挥手中的那包烟,宣布似的说:”离开下啊,你们玩、你们玩。”

“喂喂喂叶修你别跑别跑啊回来回来回来!来PKPKPKPKPK!怎么样怕了吧?这神秘的饮料你也喝不下去了是吧?怕就直说啊我还可以让你一点,就这么逃避你还是不是英雄好汉了!”

正在兴头上的黄少天不让,还自觉好心地不抖人包袱,却已经迫不及待新仇旧恨一起算着,等着在荣耀之外狠狠踩过叶修一头。结果叶修根本不理,还一脸鄙夷:” 什么英雄好汉,抽烟皇帝大,再英雄也敌不过一烟在手,懂不?还要我跟你科普。”

“我去烟你妹啊!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老烟枪啊,抽烟危害身体健康啊你知道吗知道吗知道吗?科普什么偏门知识呢残害可爱的小幼苗们啊,一天到晚就抽烟你肺肯定全黑了,哦我看你连心都是黑的,黑得都能出墨了,有本事光明正大来PKPKPKPK啊!”

“哦,原来是想念被虐菜的滋味啦?早说啊,回头竞技场好好虐你一回啊。”叶修一副”乖,别闹”的口吻,也不多耽搁便离开,剩黄少天在后头狂飙:”叶修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妹!”

阖上门隔绝包间里的嘈杂,走在通向烟区的廊道上,叶修轻轻呼出了一口气,掏根烟叼着准备一走到地方便点燃。”还是这么吵。”他摇头笑了笑,一手撑着护栏,瞇眼看着夜色静静抽起烟。

这安宁也没能维持多久,很快地随着逐渐逼近的脚步声,耳边就传来一声:”叶修。” 



────────────────────


一片混乱中不晓得更新能不能治愈下姑娘们,虽然是韩队下线的过场章节,好像没点内容【。


评论(14)
热度(163)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