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繁华落尽 1

▶虽然取的是这名字,但不是双花文

▶最近一直很想写的脑洞,因为要赶花间一直克制着,但是他一直在我脑子里疯狂乱窜不消停,我实在忍不住就先打了一点发泄RY 剩下的一样就等花间完结啊哈哈哈哈

▶是个老梗,大概...不会太...虐....吧?

▶死亡捏造有,不适者慎入

▶简单来说就是个叶神变成鬼的故事(。





00.

睁开眼的时候,是一片破碎的蒙蒙天光洒下,他眨眨眼,总觉得颇有些迷幻的味道,一时间分不清今夕何夕,是现实抑或只不过一场梦境。

定了定神,回缓过来的视线里终于不再只是那魔幻着闪烁的亮色,一片一片破碎的瓦墙也跟着映入了眼帘。回忆像是蜂针一样一点一点地扎进了脑海,伴随着点点刺痛,再然后就像是归乡人群般一个挤一个,简直要把那有限的列车空间给塞爆了,还再挤着丁点的位想搭上来。他扶着额实在是很想让那一堵一堵的思绪悠着点,无奈车是他的,他却不是列车长。

他想起他们因着旅游来到了内陆靠近山的地方,他想起了失去意识前最后那惊心动魄的地动天摇与疼痛。地牛翻身。他头一回见识,没想到就撞到个大的,也不知是不是运气太好,带上了张佳乐那幸运E的份儿。

碎裂坍塌的建筑残骸散落满地,空气里还充斥着被震起的尘土,阳光被片段地阻着,但还不算影响视物。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心头一紧,心下闹得发慌,转头就去看应当在自己附近的同行者的踪迹。他搜寻着任何一个缝隙,几乎快抑制不住全身的颤抖,才在其实没有很远但总是被他忽略的地方找到了那抹身影。

真是狼狈啊。

他看着轻笑。终于寻找到的对象隐隐被压在塌落的墙里,然而似乎因为角度关系并没有真切地被埋在里头,只是若再来个余震,也难保性命安全。尘土与些许血迹沾在那张冷峻的脸上,即使双眼紧闭着也仍旧显得坚硬。就是睡着也不忘皱眉。他笑着移动了一点距离靠近,伸手就想按那眉间的皱折。

老韩,该醒醒了,天都亮啦,你们霸图人不是最讲究作息了,怎么还赖床。


而他却看见自己的手从韩文清眉间穿了过去。


他收回手望着那张熟悉的脸,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而满脑空白。震惊了好一会,他反射性地往下看了看自己,却只看到一层虚影,再循着往自己来的地方看,就只看见了露在坍方外的、一点还认得出大约是个人的部分,竟连是谁也瞧不出来。他笑,笑了好一会想着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

于是他站起来好好审视了一下自己的新型态,竟还显得有些兴致勃勃。哎老韩你说这是不是做一些事很方便啊,瞧瞧,这样子是不是挺酷炫狂霸跩。

理所当然地,一点回声也没有。

世界一片寂静,像是被抽去了所有声音。

他隐隐瞧见视野内也有着几抹像他一样的存在,大概只会多不会少,此时都是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留在人世间的最后模样。他看着韩文清想探个鼻息也接触不到,不过至少没见着韩文清模样的虚影,那大概是没什么大问题了。

哥这次也赢你一回,服不服。

他坐在一旁──或者说是漂浮──望着韩文清,视线异常柔软,目光彷佛就能滴出水来。

第一啊,很符合我的作风,是呗?

有些感慨地望着蒙蒙亮的天,他朝上伸出手,透过自己隐隐有些透明的掌心看见了一点背景色。心里莫名有种或许有谁会来接他的预感,他想自己不能久留在这里。

他还有点事想做,虽然不能亲眼见着韩文清清醒着实有点可惜。


要好好活下去啊,老韩。


他深深地望了最后一眼,这么说着就干脆利落地离开。







tbc.

评论(33)
热度(66)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