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花间留晚20(ABO/AO)

各位小伙伴们晚安!二更顺利诞生!谢谢每位替我打气的姑娘嘤嘤嘤!!

我肖想写这篇很久啦!从开头就是想写这幕!终於!大家看文愉快(合掌


──────────────────────



失去支撑的叶修直接身子一软侧倒在床上,晕晕呼呼地筋疲力尽,连抬一根手指都不想。原本被塞满思绪的脑海此时反倒空白一片,快阖上的双眸望着墙壁发愣,韩文清静静凝视着,在叶修额角落下了羽毛般的吻,嘴角隐约似有笑意,却说不上是怎样的心绪。

只是稍做清理,韩文清便躺了下来,从后圈住了叶修的腰抱着,前胸贴着后背,响而沉的心跳几乎要合二为一。叶修伸手扣住了韩文清的手腕,轻轻在手背上挠了几下,在差点被包围着自己的温度以及气息带入梦乡之前,忽地开了口:”什么时候了?”

听着叶修干哑到像是磨砂纸的嗓音,韩文清蹙了蹙眉,长臂一伸刚抓来了手机就被叶修拿走,他也不甚介意,转而扶着叶修坐了起来。韩文清转身去倒先前就准备好放在床边的水,刚拿着水杯转回来,就听叶修哎哟一声:”也还好嘛,怎么我就觉得过了这么久……你看了方锐的信息没?哎你手机都快被兴欣的信息塞爆了,我瞧瞧都传的啥啊。”

韩文清不动声色,把水杯凑上了叶修唇边,叶修目不转睛地看着手机,喝水的动作倒是一点没缓。喝了几口,叶修刚好看完了短信,抬头看向韩文清,把屏幕稍微挪过来了一些,眉眼里都是笑意:”你瞧,这方锐,一点小事都这样咋咋呼呼的,啧啧真是没见过世面。”

韩文清虽没多大兴趣,但还是依着叶修的意思凑了头去看。叶修看着那短信似乎挺乐,没留意到韩文清靠得亲密的距离,韩文清微微敛眼,没来得及有什么动作就听叶修续道:”我来回下短信哈。”然后就迅速地动起了手指想按条短信回去,却不料无力的手不听使唤,抖得差点摔了手机。

“卧槽……老韩你够狠了,求怜香惜玉啊,还有明星赛呢。”

“明天趣味竞技,轮不到你。”

“还是得去会场啊!哎……真想干脆翘了,帐算你头上。”

“做梦。”韩文清嗤了声,拿回了手机:”我来,打什么?”

“……”叶修看着韩文清好一会,才淡淡笑道:”就简单报个平安吧,好歹让人知道我没丢了。”

韩文清点头,一堆短信也没看,就十分符合画风地按了寥寥数字,发送,让对头收到通知的兴欣成员都怀疑他是不是干脆用了转寄功能,每次都是那霸气的”叶修在我这里”,一字不少,一个标点不多,也不知是不是多想,还似乎颇有些宣示主权的味道。不过要是哪个不知情的人看了,八成会以为这是绑架勒索的短信吧?

“第十次的全明星赛啊……”叶修没去看韩文清发短信,眨了眨眼看着床脚,突然有些感慨地道:”亏你们搞得那么煽情。”

韩文清看着若有所思的叶修,把手机搁在了一边,而后伸手揽过对方的腰。叶修没有抗拒,靠在韩文清胸前乔了个舒适的位置,抓起另一只空闲的大手把玩。”不过联盟十载,确实变了很多。”

韩文清看着叶修毫无意义地摆弄自己的手,只是挑了挑眉,把脸搁在了叶修发顶,搂着腰的手收了收:”总有事情是不变的。”

叶修闻言笑了出声,带着点跟平日不同的欢快。他把韩文清的手指绞成了个麻花,又在那手准备反过来抓自己前松开,来来去去小动作相互斗了好一阵子,才叹道:”是啊,物是人非,却总有事情没有变过,十年之前如此,十年之后如此,也或许在我们这些人心中,一直也会是如此。”

一代新人换旧人,联盟也越发精致商业了起来,但不论是老将还是新兵,聚集在这赛场上的人,始终是一群特别着迷于荣耀的玩家,孜孜不倦地磨练着技术,带领着所有荣耀玩家的热情。观众们摇旗吶喊,也许来来去去,也许有些人会在生活里渐渐淡忘,但不变的是,他们同样在这里度过了那些时光,笑过哭过,欢呼过激动过,或许也有伤心有不甘,而回想起来,或许话到嘴边都是一些让人会心一笑的片段,在岁月之间光华内敛,不减精彩。而他们这些老将,被年岁带走灵敏,被时光匆匆带离了赛场,然而回过头来,联盟仍是那样朝气蓬勃,就算哪天泯灭在了过去,在他们心里始终有着那一份不变的荣耀,谁也带不走。

韩文清停了好一会,留给了这句话一点空间,又似乎只是在思考该说些什么。他抓住了叶修的手,紧紧包覆在了掌心,沉稳的语气难得出现了些许波澜:”你……之后什么打算?”

叶修一愣,而后用没被握住的手按上了韩文清的手背,轻轻刮摩着指缝,笑道:”我还以为咱们的韩大大没打算问了。”

韩文清轻撞了一下叶修的头,轻斥:”别闹。”

叶修笑得更欢了,肩膀都有些颤抖,片刻后却是一句:”还没拿到冠军呢,说什么?都等哥拿了冠军再说哈。”

“谁说了你就是冠军?”

“兴欣那可是妥妥的绩优股,特有前途,老韩你眼神不好才看不出来。”

“那跟冠军是两码事,哪一个强队不是绩优股。”

叶修嘻嘻一笑,却没再说话。过了一会,他眼角眉梢都带着满满的笑意转了过来,有些艰困地挪动没有什么力气的身子,整个人跨坐在韩文清身上,一双眸子虽带着倦意却依旧闪亮得像落下的满天星斗。韩文清看着有点出神,叶修凑近了距离,靠上了彼此的额头,几不可察地蹭了蹭。

“韩文清。”

叶修轻轻地唤了一句,饱含了太多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十年征程,他们从头到尾,几乎没缺席过彼此在荣耀里的人生;十载联盟,他们身边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闪耀的星光换了一代又一代,而第十赛季,第十届的全明星周末,他们却仍旧一同站在那个赛场上,还在荣耀里拼搏,还在为夺一冠付出一切。

“我有说过你真是让人看得很不顺眼吗?”叶修这么低笑道。

韩文清也不甘示弱:“感同身受。” 

可是……


十年来,庆幸还能与你一同站在这里。


叶修瞇了瞇眼,唇边的弧度异常地温柔好看。韩文清微微瞠大了眼,总觉得有些目眩神迷。

庆幸,那天在休息室,遇见的是你。

叶修说得很轻,轻得韩文清觉得有些失真而不真切,然而他却实实在在地听到了。


庆幸是你。


眸光交会中,隐隐有着什么传递着,无须言语,就这么凝结在了特别闪耀的这一刻,不约而同地被两人收藏至心底。


韩文清只稍稍向前缩短距离,便给了叶修一个极尽轻柔的吻,叶修咯咯笑着咬了下韩文清的下唇,拉开距离后掩不住疲倦地趴上了韩文清的肩头,懒懒地毫不客气把整个人的重量都压了上去。韩文清不自觉松下了表情,一手揽过叶修的腰,侧过头在叶修耳边吻了一下。”累了就睡会。”

叶修点了点头,也没力气再去挤兑韩文清说这样是怎么睡得好,整个人都静了下来。

只是心思纷乱,正当韩文清以为叶修睡沉的时候,忽然就听耳边低低传来一句:”不晓得老吴老郭他们都怎样了。”

韩文清挑眉,唇角却带着笑:”在我面前想别的男人?”

“醋劲真大啊,我严重怀疑你会把你的Omega锁起来。”

韩文清倒是没理这句垃圾话,不久就看叶修撑起身,一脸狡黠地看向他:”说我呢,你自己呢?十年来倒是跟那个谁默契一流啊,搞不好我俩默契都没你跟他好呢。”

韩文清嗤笑:”你又知道?”

“我们一直当的对手,可没当队友啊,宿敌大大。”

韩文清停了一会,只是很淡地说了句:”不久后就知道了。”

叶修还没搞懂什么意思,就被韩文清催促着休息,没再有那个机会以及精力去弄明白。

但是也要不了多久,就在全明星赛的最后一天,全明星对抗赛团队战,他就被分去了跟韩文清一组,跌破所有霸图粉的眼镜。

他深深怀疑这是一场预先策划好的阴谋。



叶修站在门外凝视着那片木板好一会,手里捏着一个被捂得温热的铁块,笑了一笑终是把它收进了口袋,伸手敲了敲门。

没多久门向里打了开来,应门的人仍是那副吓死路人的钱包脸,却多了几分惊讶。

“叶修?”

“等等就回H市了,我来道个别。”

“敲什么门,你钥匙没带?”

叶修看着韩文清笑,却没有接话。

“不单只是来道别,我才没那个闲情逸致。”叶修很破坏气氛地续道:”是来跟你说说赌约的事儿,你可没忘吧?”

“……说什么?”韩文清挑眉。

“嗯,有鉴于这对你太没挑战性了,我赢了却一点好处都没有也没惩罚到你,所以──”叶修拉了长音,视线转了一圈后定格在韩文清身上,笑得那个欠。”──追加一个条件,你没意见吧?”

韩文清果然也干脆:“说。”


“我赢了,你得听我的做一件事。”


看着那双明亮生动的眸子,韩文清唇角一勾,毫不犹豫地说了声:”好。”




tbc.


──────────────────────



从三个月前这篇文开始爆字数窗突发的时候,我就是铁了心想写到这一刻,所有前面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刻而写,现在写完了好开心!

更巧的是碰上全职兴欣夺冠,迈入完结,感触特别深,正好也可以用这篇文聊表自己的感情,祝贺兴欣冠军,说一声此生无悔入荣耀,全职永不毕业。

真的特别特别喜欢韩叶两位,进入全职也快要半年,不比许多小夥伴们多,很荣幸自己能够搭上末班车,也即时地狠狠为了夺冠疯狂丶流泪了一把,跟着小夥伴们一起。

这半年光是在自己身上就有了很多改变,是叶神,是全职,是小夥伴们,虽然还有很多不成熟,也期许自己的成长。感谢所有陪伴我的小伙伴!未来也请多多指教!

哈哈花间还没完结呢讲得这麽煽情是要干啥!我也不晓得,趁机跟大家告白٩(๑òωó๑)۶

花间就快完结了,一时间也是感触好多....

谢谢所有看到这里的人,真的很谢谢你们不嫌弃这样不成熟又只不过是因为想打肉而开始的文,谢谢你们!("︶"*)


评论(55)
热度(206)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