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漠君+韩叶】君心

▶送给心友 @浮生长恨欢娱少  《醉卧沙场君莫笑》的四创文,一切帐号卡设定及剧情沿用自该文

▶所以同时也是以花间留晚为背景的平行设定hhhh 可以当花间的平行番外看!

▶在花间的时间线大概在第十赛季全明星赛之前,君莫笑告白过却被忽略了(详情请见心友的醉卧)


▶CP:漠君丶韩叶丶一叶→叶


▶不甜,写得比较随心所欲,有点不知所云,韩叶戏份超重(????) 总之希望心友喜欢(艸

(其实本来要写逗比的怎么又变成这样了_(:з」∠)_ )


没问题以下↓↓




所以说,现在是什么情况?

 

君莫笑:你看明天怎样,黄道吉日,宜来一发,都给你算好日子啦 [耍酷]

大漠孤烟:票订好了,明晚待着别乱跑

君莫笑:……英雄所见略同啊,不容易不容易

大漠孤烟:你最近挺规律,维持

君莫笑:你还给算这个啊?那感情好,之后我可不自己算了,就靠你啦

大漠孤烟:自己的事自己注意。

君莫笑:哎,这话多令人寒心呀,我受伤了。

大漠孤烟:……无聊

 

[您的好友 大漠孤烟 已下线]

 

君莫笑:居然学会下线遁了,啧啧不可取

[系统提示:您的消息未送达]

 

 

 

……

………

 

……………特么这两个人到底都在说些什么!?

 

 

君莫笑坐在只剩自己一人的擂台边缘,侧脸靠在伞柄上,满头黑线地看着眼前的对话框,恨不能一伞刺穿那个莫名其妙的透明屏幕。他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发现那货还是不打算离开,于是便忍不住忿忿地理论起来。

 

君莫笑:卧槽老叶我说你别用我的嘴讲出那么肉麻的话行不?晒恩爱做什么晒到游戏里来啊?没地方可以打情骂俏了吗!

君莫笑:哎小君君你这醋味挺重的,酸啊

君莫笑:是呀是呀怎么不酸死你,省得祸害遗千年。你知不知道看我跟大漠孤烟两个人这样对话真的很奇怪啊?还有你跟韩文清咋回事?突然这样甜甜腻腻的,好上了?

君莫笑:奇怪啥?反正不是你俩说的话你们自己知道不就好了

君莫笑:那你跟韩文清闹哪样还没说呢,逃避啊?

君莫笑:别吵别吵,这么急做什么?我这不是要说了么。也没怎样,就是彼此行个方便而已,我是Omega他是Alpha,就这样,懂?

君莫笑:早八百年就知道你是Omega啦,就之前看你跟……那啥……怎也没这样?

君莫笑:那不一样

 

过了好一会,另一头却还是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君莫笑顿了顿,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开口。若是平时,他肯定会立刻接下去,然而刚刚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选择了一个错误的话题。并非不能提,不过是有那么些不合时宜。

君莫笑维持着一样的姿势没动,抿了抿唇,觉得自己似乎能够想象电脑前叶修的模样。他看过叶修,那张病白的面庞映着电脑屏幕的萤光时显得特别神采奕奕,两只眼眸放着光似的,格外耀眼。然而这时候浮现在他脑海的,却是那时而特别幽深的颜色,说不上什么情绪,却似乎透着丝丝点点的怀念与坚决。也许他现在不过是向后靠上了椅背,抽了口烟,眼神放远了那么一点,留给了那些念想就这么一点点、一点点的空间。

 

君莫笑转着眼,总觉得在这简单粗暴而并不大的擂台场地图里,寂静却近似喧嚣,恼得他耳边隐隐约约嗡鸣一片,好似世界就剩下了这一道声音。他留给叶修的空间是那么小,就在这没几下就能走完的地图里,却又大得含括了他所有的0与1。他们共同的那一份过去,他的创造者,他没见过却曾经想象过,在他带着千机伞穿着最白最新手的装备走过的每一个日日月月,在映入眼的每一寸每一分荣耀的人物风景,他们未曾相见,却仿佛骨肉相连。

 

然而即便如此,即便他们拥有这样共同的一片空间,他却知道,自己从来不曾在这个坚毅的人身边。

 

他们同时存在,却无法共享。

 

 

那么,还有谁能够站在这个人身边呢?

即使……即使在那之中,并不存在着这样相同的思念。

 

 

 

君莫笑从思绪中回过神,看着仍是寂静一片的介面,才正想打破这个仿佛僵局的凝滞氛围,视窗里就跳上来了新的一条信息。

 

君莫笑:哎,问这么多干啥?性别的问题跟你说了又有啥用,你们角色又没人性化地照着分个ABO三种,我说了你就懂么。

 

君莫笑觉得还会关心这个人的自己简直是菩萨转生。

 

君莫笑:我想那是因为你技能点一点也没点你那薄弱的说明技巧上。

君莫笑:啧啧,你技能点怎么用的我可是最清楚了,怎不记得有点在理解能力上呀

君莫笑:我靠你那不是废话么!哪天能点你倒是点给我看!

君莫笑:那也得等荣耀开发出新系统?要不我才不浪费技能点

君莫笑:……你就不怕我理解不了你的操作指令么。

君莫笑:原来你理解能力的初始值清空得这么透彻啊 [惊讶]

 

君莫笑嘴角抽搐,动了动自己因没有操作指令而僵硬的指尖,想象自己抡了一个龙牙一伞尖扎爆叶修那颗脑袋。

 

君莫笑:怎么不说话了,无语凝噎啦?

君莫笑:瞧给你气得,付我医药钱啊。

君莫笑:小手冰凉还跟你收医药钱?够不够义气了这!明天我跟小安说去

君莫笑:你就别哪天自己有求于小手。

君莫笑:这位英雄别冲动!我们有话慢慢说啊

 

君莫笑哼了哼,隔一会才像颗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叹了口气,整个人的锋芒一时间收敛了不少。

 

君莫笑:到底怎样?说说吧伙伴。

君莫笑:小君君你给谁养八卦了,这长歪了可得赶紧乔回来啊

君莫笑:……这不你一手带大的么。

君莫笑:那是,含辛茹苦把你拉拔大,都去外头野了,这都跟谁学坏了呢,告诉我我给你算账

君莫笑:在这之前我们的帐先来好好清算一下吧。

君莫笑:我们都什么关系了,哪来的帐可算呢,是不兄弟?

君莫笑:亲兄弟也要明算账,何况我们就是伙伴而已呢。

君莫笑:你怎么把我俩的关系定位得这么低呢

君莫笑:到底说不说了不干不脆的,多大点事就你在这扯皮,小孩儿啊?

 

这一次回复没有立即蹭上,多留了一点空档才冒出头来,却也不像是犹豫,不过是一种转折一样的停顿。

 

君莫笑:这事说来也简单,不过就是之前的我还算半个Alpha,没现在这么些个麻烦罢了,多单纯的一个原因,别老是想那么复杂。

君莫笑:谁愿意想复杂了,你自己不说嘛我这有啥办法?虽然这不怎么关我的事,我也帮不上忙,但好歹我也得理解下,免得以后我跟大漠孤烟成咋样了都不知道。

君莫笑:所以就是这么个回事儿,你现在知道了

 

君莫笑顿了顿,张开了口却把原本要说的话吞了回去。

 

……真傻。他闭上眼这么想。

 

君莫笑的状态从在线转为离线,他动了动自己自由了的筋骨,才刚站起来准备踏出竞技场,就见一旁弹出了个刚才他特别想戳爆的透明屏幕。

 

大漠孤烟:还在竞技场?

 

君莫笑楞了下,唇边勾起一个不深不浅的笑意,立刻回了信息。

 

君莫笑:在呢。

大漠孤烟:原本那间房?

君莫笑:是啊。怎着,还要再来一场?

大漠孤烟:嗯,我马上过去。

 

君莫笑看着不动了的屏幕,好一会才拉开关闭,摇摇头笑着叹息了一声。

 

他们都傻,傻得可以。

 

 

 

或许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在大漠孤烟到达之前,君莫笑望着前方的布景发楞。叶修和韩文清,君莫笑和大漠孤烟,是谁制约了谁,却又是哪边都不制约了彼此,否则又为什么不是那个一叶之秋,而那双眼里偏偏只有一个叶修呢。

身为被叶修操纵的角色,他们之间隔着一个屏幕却分开了两个次元两个世界,或许几乎能称得上是最远的距离,而他们却又是那么的近,一个呼吸一个动作之间好像就能了解彼此,却又仿佛没能明白些什么。但君莫笑想自己或许多少是理解对方的。总有人说一个操作者的风骨会体现在角色之上,这是怎么样也抹灭不去的,换个角色亦然。于是他明白,即使不过是短短两年光阴,比起一叶之秋还少上了许许多多,但是他仍旧知道,那些透过操作、最为隐密的心思流转,有时甚至未曾在操作者脑海里成形。他跟叶修那就像多年好友,或许称不上肚里蛔虫,但他想用人类的言语好歹能说得上是知己。

 

于是他知道,每每他与大漠孤烟相对时,每每叶修与韩文清相对时,那一丝一点鲜为人知的晦暗光华,渗进斗志高昂的眸子里却又是那么明亮。

 

他没想到精明如叶修,也有一天会让他觉得好傻,却又是那么理所当然。

眼中只有荣耀的人,即便不知不觉视线里专注得只剩下了对方,或许也从不曾发现自己注视的究竟是些什么。那些痕迹就这么藏在一招一式的华丽光影之 中,越发像是空气一样必然,却无色无味,毒一样渗进骨血。

 

而他自己呢?又是不是因为这千丝万缕的默契缠绵,或许在对手之中,招式之间恍然与那视线相对一眼,便霎时间仿佛看遍人间,就剩这么一个清俊的身影站在自己眼前,生命一下子光彩四溢。

 

“……君莫笑?”

 

君莫笑猛然回过神来,便见大漠孤烟微弯着身贴近的疑惑脸庞。他不自觉移开视线,向后挪开了距离。

 

“你怎么了?”

“没事,你不是要打么?来吧。”

“若是不方便,也不用勉强……”

“就说了没事,接着啊!”

 

君莫笑不容分说地一个天击挑了过去,大漠孤烟迟了一下却还是精准地、近乎反射地使了一回空手入白刃,君莫笑没等着被招架已取消了技能,熟稔地接着一连串的技能往对方身上招呼着,而大漠孤烟除了一开始的些许慌乱,也依旧是不落下风,拳风呼呼作响,两人一来一回间转眼就过了无数招,快得几乎要看见残影。

 

两个人过招仍是难舍难分,一时间也分不出高下,然而就现在的他们俩来说,胜负倒在其次,就这么个过招的过程对他们而言或许意义还大点。不同于平时的比试非要争出个输赢,抑或是切磋着增进自身,现在的他们打起来,更多就只像是一种发泄。

 

好像这么打着,心底那些乱糟糟的思绪就能清空抚平一般。

 

比起叶修他们的指尖运筹,他跟大漠孤烟好歹是身体力行,在人类来看好歹是会流血流汗的运动。他是不知道他们是否真能有像人类一般的体力去消耗,至少是消磨掉了精神,随着挥舞着的拳脚,那也能抻开那些缠在一起的烦脑丝。

 

大漠孤烟这次又为何而来呢?

其实大漠孤烟的理由总是简单上许多,有时候也不过就是想打架,没什么原因也算不上稀奇事;但君莫笑禁不住去想,是不是为了叶修那诡谲的对话而来。

 

一个闪神之间,差点中了一招猛虎乱舞,君莫笑堪堪拧身而过,屏息间反客为主,竟是一记新打制的飞龙在天倒钻而下,在最后那一刻偏开了锋尖,整个人便压在了大漠孤烟身上,侧面还是那把尚未褪去锐气的伞,几乎是贴着两个人的脸。四目之间距离却是极近,君莫笑几乎要以为自己能够感觉到大漠孤烟的呼吸──他们其实并没有呼吸的。

 

大漠孤烟避也不避地迎上君莫笑似乎有些恍神的眼,没有出声也没有动作,就这么任由对方压在自己身上,直到那双眼忽然醒过神来,君莫笑却也没有马上退开。

 

然而面对着那异常澄澈的眸子,竟仍是大漠孤烟先错开了视线。

 

“……韩他……”大漠孤烟似对自己沙哑飘忽、几乎就像是呓语的声音也有些意外,顿了一顿才稳住了声线续道,“……最近似乎有些浮躁了。”

“是吗?”君莫笑挑了挑眉,笑道,”这是你今天回来又打一场的原因?”

“嗯。”大漠孤烟抿了抿唇。“我想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还能知道什么?”君莫笑撤了手,把伞从地上拔了出来,翻身从大漠孤烟身上起来坐到一旁,像叶修还在的那时候一样坐着,下巴靠着伞柄,一双眼打着转儿,也不知看进了什么,“他们不都借着我们的嘴说了那么多么……啊,是了,你还不知道他们人类的性别区分吧。”

 

大漠孤烟一脸懵懂地看着他。

 

君莫笑忍着好容易才没因为那表情笑出来,摆了摆手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大漠孤烟一字一句听着,微微蹙着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君莫笑说完了好一会,好像还是缓不过劲来似的。

 

“是这样么?”大漠孤烟不是很确定地问。

“谁知道呢,反正叶修是这么说的。”君莫笑无所谓地耸耸肩。他并没有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

“韩他其实,”大漠孤烟顿了顿,似乎在找更好的措词,“……感觉上很开心,虽然有时候也变得特别……暴躁。”

“是吗,”君莫笑偏着头想了想,而后笑了,“是这样啊。”

 

韩文清那家伙很清楚嘛。

那么叶修大概什么也不需要他操心了吧。

 

君莫笑有些庆幸自己不用在最后被逼得要在感情上给叶修扫盲,除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有些事也不是旁人说了有用,最好还是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那比什么都要强。而现在他剩下要做的能做的,也就是在一旁看着罢了。

 

“你的操作者,对韩来说……不一样。”大漠孤烟没有看向君莫笑,只是低垂着眼看着自己的指尖,咕哝着自言自语像是在确认什么,“韩很喜欢他。”

 

君莫笑几乎是反射性地便猛一个抬头瞪向大漠孤烟,但对方却仍旧没察觉似的,只是收紧了手指又张开,又低喃了句,“不是一般的喜欢。”

 

君莫笑看着那没有转过来的侧脸,坚硬的线条此时因为迷惑与思考而有种柔软的错觉。他抿了抿唇,神色复杂地收回了自己过份锋利的眼神,总觉得很想在那颗石头脑袋上来一枪──看会不会开化一点。

不过他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

 

“你的操作者呢?”大漠孤烟这才看向了君莫笑,脸上那些动摇困惑却已收拾干净,看不清一丝踪迹,一如往常的死板平淡。

“天知道呢。”君莫笑没好气地回,颇有些迁怒的意味。“反正我们也管不着,他们自己会好好处理这件事吧,不说老叶那看起来不靠谱的,韩文清你总该信得过吧?”

 

大漠孤烟想了想,这点倒是一点也没疑惑地点点头。“嗯。”

 

说起来韩文清连大漠孤烟的存在都不知道呢,到底是在操什么心。君莫笑在心里碎碎念,但也不过就是想想罢了,他还是明白的,就像他自己也会在意叶修的事情一样。大漠孤烟这硬性子,不说与韩文清做了十年的搭档滴水也要穿石,就从称呼上来看就知道,能让这人信任地喊一声“韩”,那就不是能够事不关己的交情,尽管这对象连他的存在也不知道。

 

不只是与之当了八年对手的一叶之秋,就连自己可也没这种待遇啊!

 

“谢谢你。”

 

君莫笑还在暗自咬牙忿忿不平,听见这句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抬起头看着大漠孤烟的表情竟透着一点愣住的傻气。

 

大漠孤烟难得地勾了勾唇角,声音放得比平时缓了一点,“我觉得好受多了。”

 

君莫笑愣了愣,好一会才回过神,有些不知所措地移开了视线,轻轻地哦了一声。

 

“我回去了,你也……”大漠孤烟眼里闪过一丝不解而稍微拉长了语气,似乎是不明白自己想说些什么,但君莫笑并没有看到。“早些回去吧。”

 

君莫笑没有回答,但是他听得见那熟悉的步伐转身离开的声音。他握紧了拳又放开,抬起头时正好看见了大漠孤烟笔直的背影,踏在竞技场房门口的边缘。

 

他张开了口,却一个音也没发出来,而后那身影就这么消失在了这擂台场的地图里,剩下他一人来咀嚼这漫天的死寂。

 

 

他楞了好一会神,才苦涩地笑着,把脸埋进了掌心。

 

 

 

 

那么你,什么时候才会回头看见我呢。

 

大漠孤烟。



评论(40)
热度(133)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