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且向花间留晚照。

呜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忧阿阿阿阿阿阿QAQQQQQQQQ

天啦我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我我我我我我可以死啦QQQQQQQQQQQQ

世界再见啦嘤嘤嘤嘤嘤我有REPO我已经@#%#^#@$%#

呜呜呜呜呜嘤嘤嘤嘤嘤阿阿阿阿阿阿(无法说话

出国的前一刻...!!!呜呜呜呜阿忧我爱你阿(PД`q。)·。'゜(阿忧:#

天阿感动到要哭出来了TT......!

呜咿对不起没让你买到本子哇(PД`q。)·。'゜

舔你一万年嘤嘤嘤嘤嘤(恐怖

谢谢REPO呜呜呜呜我要来舔一千次一万次(PД`q。)·。'゜


十六木间_:

>>韩叶本《花间留晚》repo

>>我眼中的韩叶

 

01.

 

提起叶修,不知为何总想起那个背着行李的稚嫩肩膀。大约是匆匆收拾出来的行囊,内容物少得可怜,连生活最基本的金钱也没拿多少,心里盛满了壮士不复返的悲壮,逃离囚笼的解脱,再加一点点独立生活的得意和自满。成年后回忆起来,这段过往如同古旧的黑白电影,记忆支离破碎成一闪一闪的劣质胶卷,幼稚得让人发笑,又有点想哭。

 

接触全职之初的激情和沉迷都已经过去,然而被问到喜欢的角色,还是有两个字脱离思考涌上嘴角。喜欢和爱说了太多,表层的东西汽化飞升杳无踪迹,更深的什么蜿蜒折叠向下沉淀,碰到心头一点暖意又融成温柔的水光。

 

心疼。

是心疼。

 

心疼他稚嫩肩膀卷入茫茫人海,心疼他痛失挚友却强装无碍,心疼他风雪夜独自漫步长街,火苗掺着碎雪点不燃烟草的苦涩。八年鞠躬尽瘁只换来不怀好意的算计,难过委屈挫败一分都不少,却还是双手插兜,云淡风轻地迈进灯火阑珊。

 

“韩文清拥着叶修靠过来的身子,软的他心里就要直呼不可思议。原来这就是立在他面前十年的对手,原来就是这样的柔软一鼠标一键盘指挥着金戈铁马攻下一座座坚毅的城池,原来这就是他看着的人看着的背影,一路走来,义无反顾。”

 

偶一为之的浏览网页,左键双击恰巧撞进的个人主页,连标题都没来得及浏览,目光所落之处竟如此戳人心窝。心疼和心疼叠加起来,连边缘轮廓都吻合得恍若天作。一腔深情融入文字化做绕指柔,甜腻得仿佛能闻到花蜜的芬芳。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花间留晚》    文/昕漓。

 

02.

 

韩文清和叶修,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细细算来连朋友与否都有待商榷,然而那份日月浸染的默契和熟悉却也无可辩驳。交集多是在竞技场或赛场,私下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大约也是一个乐此不疲地放着嘲讽,另一个峻着眉头还回几声冷哼。两人性格天差地别却一直相安无事,或许是由于伴风伴雨的惺惺相惜,懂的人才明白个中滋味。

 

原本以为一生就会这样过去,在似友非友的交情上浅尝辄止。老来偶尔想起,逗弄趴在膝上的孙辈,“爷爷年轻的时候,遇见过一个非常恐怖的人哦”“脸是这样的”“不或许是这样的”“好象这样才对劲”,把交钱包的气势学得几分神似,吓得孩子撇嘴大哭才心满意足地躺回竹椅。暖阳新好,催人入眠,半梦半醒间仿佛回到第十赛季后期,比赛结束后近乎生分的点头握手,连一句多余的告别也无。

 

宛如呓语的低喃四散在空气中,一字一句竟都是最温柔的音调。

爷爷年轻的时候,遇见过一个不用讲就懂我想说什么的人哦。

 

然而从韩文清循着omega的香味推门而入那刻起,一切曾经理所当然的结局都被抹消干净。起初只是误打误撞的推门而入,后来却像春水东去的凶猛势头。什么脱了缰失了控,朝一个两人都没有想过的终点长驱直入。说好了是Omega和Alpha的互帮互助,合情合理又合算,但事情总在预料之外,这才是生活。

 

03.

 

虽是香汁四溢的肉本,却一反常理地经得起推敲琢磨。剧情简单直白不虐心不虐身,文风甜腻穿插淡淡抒情,弄不清从哪里开始变得特别,但整本看下来确实引人入胜。读一遍再读一遍,回味途中还是会被某个句子直击心弦,还是会被其中不甜不腻甚至有点硬朗的温情啃噬心灵。

 

花间要描写的,大概是日久生情的韩叶。借着性别轻而易举地叩开那扇紧闭的门,进入多少年也没有靠近过的私密空间。从靠近到熟悉,从日久到生情,如此水到渠成理所当然,就像“苹果树在树林里,我欢欢喜喜地在那树荫下品尝果子,觉得甘甜”。也因此,这可能是最难写的分类之一。早已预知结局的故事,终究会觉得索然无味。何况在处处求快的时代,缺少跌宕起伏,细如涓涓流水的文章,从一开始在赚人眼球上就输了几分。

 

同时,也是我心中的韩叶。

 

大概是骨子里几乎执拗的固执,不相信几次点头几句嘲讽能够滋生出那么绵长的情愫。私下也构思过一篇韩叶,前因后果姑且不谈,勉为其难同一屋檐下的两人,生活习惯的碰撞,作息时间的交错,不满和怒气此起彼伏,却被偶尔窥见的柔软拨动心弦。

 

一如花间。若是没有靠近,叶修永远也不会知道韩文清会用恰倒好处的力度擦拭他的湿发,韩文清永远也不会知道叶修会用软成一滩泥的身体依着他的臂膀。快递盒子里和手机比起来,“有事打给我”的纸条更让人动心,霸道而不容置喙的语气,是不是以后一生都可以依偎在这坚不可摧的怀抱? 

 

不知道叶修有没有庆幸过,庆幸那天推门而入的是韩文清。

应该是有的吧。

 

在哪里埋下的种子,浇以岁月,施之光阴。从无心之举到有意为之,花十年时间细心呵护,期待着能结出什么样的果实。然而连叶修自己也没有想过,那颗曾经拈在手心的小小种子,有朝一日会破土而出长成连他也需要仰望的参天大树,给他阴凉,给他栖身,给他依靠。

 

十年荣耀,十年敌手,从头到尾,悲喜交加。

然而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情愿那天推门进来的是你。

 

04.

 

忘性很大的我,为了写repo又回去读了两遍花间,才发现洋洋洒洒十万字,从头到尾竟然连爱和喜欢都没有说。静下心来想想又觉得就是如此,韩文清绝对和这两句话画风不符2333

 

韩叶无需言爱,爱在点点滴滴。

 

钟爱花间的原因,总是无法十分清晰地描述出来。文中的韩叶不失原作的性格,韩文清对叶修的呵护并不柔软(大约是性格使然),但足够动人心弦。叶修仿佛依仗着大山作威作福的慵懒也十分得我心ww花间像一锅汤又像一壶酒,小火慢炖,期年佳酿,时光不温不火地浸染,辛辣苦涩中就渐渐地透出沁人心脾的醇香来。

 

再深刻地究其源头,或许是叶修展现的姿态?

只在韩文清面前,荣耀第一人丢盔卸甲,剥开故作坚强的伪装,露出最柔软最易碎的姿态。

 

叶修一生收获无数也失去无数,实在太过辛苦。所有无以言说的痛都被他小心安放,如同扣着耳机的震耳欲聋,旁人只听得泄露的细小杂音。一如匡匡所说,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花间留晚中的韩文清懂,所以他尽力放柔自己笔直刚硬的线条,为了构筑出不会伤到叶修的栖身之所。尽管他们仍然会一如既往地向前奔跑,心中所求所向不会因为爱情而改变分毫。

 

“接下来的路,有我和你一起走。”

 

不求你依赖我,不求你依靠我。

但是受伤的时候,别忘了身边有我在。迷路的时候,别忘了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05.接下来发花痴2333

 

有一点小小的洁癖,不喜欢哗众取宠的作者,连带着对文章的喜爱也减少几分。

 

因为上网时间少的缘故(你见过有人不知道家里wifi密码的么见过么见过么就是我qvq 刷LF刷十区的时间少得可怜,更没机会勾搭(划掉结识各位太太,但花间作者昕漓太太回复每条回复都超级认真的!十分平易近人虽然很厉害却完全不高冷惹!嚎喜欢昕漓太太也嚎喜欢她的文章!同时这里暗搓搓艾特一下昕漓太 @陌上芳菲歇

 

P.S: 

如果你无意间看完这篇repo并且试着去接触花间和昕漓 你会变得萌萌哒~!(咦

非常感谢!

 

评论
热度(73)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