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Alpha(ABO-AO/花间番外)

午安啊距离上一次出现好像过了好久啦,到现在还天天忙工作,实在是抽不出身呜呜,好想大家啊好想写文阿呜呜呜呜呜......

才刚躲过一次加班的可能性,看看周末能不能几出点啥好惹,呜呜呜,好想写哨兵响导阿,好想写包子啊,呜呜呜(语无伦次

最後左看右看决定过阵子陆续把完售的花间全部放出拉,真的很谢谢大家的支持以及不嫌弃,呜呜呜人生第一次,吗几感动,会继续加油哒ToT



▶收录於书内的第二篇番外

▶略逗比的一篇番外,纯粹只是想呼应AA那一篇

▶这是第一次尝试写比较多的角色跟对话,而且还走自己很不擅长的风格,实在是很怕一点都不有趣哈哈,能让人觉得有趣的话就太好了ToT



没问题以下↓↓





“我靠靠靠靠靠!!你们收到没收到没收到没???叶修那没下限的都寄了什么东西来啊!看到邮箱里忽地躺着封红彤彤的东西还以为要瞎了!搞什么搞什么!叶修人呢人呢人呢出来出来出来”

“收到+1”

“收到+2”

“……”

立刻就排到了50,还有人贴了图出来,一句”黄少天前辈……”默默地被淹没在里面。


“怎么回事,我什么都没收到呀?”

“哎哟居然有漏网之鱼呢?”

“刚拿回来”

“嗯?啊,有了有了,刚刚才收到”

“卧槽讲不讲究,好好检查邮箱啊每天!”

“哦,叶修前辈要结婚啦,恭喜恭喜”后头配了个鼓掌祝贺的表情。

“同喜同……喜你妹啦!卧槽我说你都没惊讶吗你没看上头写的什么吗还有啊那个写在新郎后面的名字啊,那个谁啊姓韩啊很眼熟啊,我操他妈是韩文清!!十年宿敌也不带这样搞啊难不成最后对头都会对到床上去么,还是两个Alpha──不不这他妈上面还写着叶修是个Omega啊!卧槽就算爷我神机妙算老早有在怀疑但是突然看到这货承认了还印在这种地方还是会吃惊的好吗!!!”


结果下头跟着立刻刷了一整大排惊恐的表情把黄少天那连珠炮弹似的字都给挤没了,很显然没仔细看请帖的人很多,毕竟那请帖才刚寄来没有多久,又写得密密麻麻,唯一容易看清楚的只有这是叶修的婚礼并且何时在哪里举办而已,能在短时间内从其中一角找到叶修是个Omega的讯息着实不简单。谁也不知道黄少天究竟是有多大的执念才能在收到请帖的当下立即耐着性子逐字看下去,也不知是不是为了挑出些毛病好去嘲笑叶修;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因为许久之前那次聚餐上的质疑,让他对这样的线索敏感许多,加上刻在骨子里的机会主义,是比别人都还要更容易找到这类的讯息。


黄少天满意地看着被他掀起浪涛的Q群窗口,一溜的惊讶提问纷至沓来──”什么!?叶神是个Omega?””我次奥我还不信了!!””妈蛋是真的啊你看这里!我找到了啊你看这里写着的!叶修前辈自己说的总不会假吧!””可他不一直是个Alpha吗?””等等,你们谁有记得叶神说过自己是个Alpha么?””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哪需要他说啊?谁不知道””但这下怎么说……”──看得他那是一个心旷神怡,天知道他对着自家队长喻文州那张处变不惊的笑脸对得都快憋出病!这种事情没人来被吓给他看他怎么对得起自己!

这时黄少天所想的跟当时的方锐倒是挺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至少方锐还有兴欣一伙人陪着他,先不论会不会被嘲得更憋闷,那会还时不时可以偕同魏琛找当事人出一口气斗个嘴,是比黄少天连找都找不到人要强上很多。


“前辈……不像”

“这还真是……重磅消息啊,明天头条大概都得给这则占去了吧?兴欣打得好大一个招牌”

“呸呸呸那货退役都多久了还打什么招牌!要打也是打的霸图啊长点眼好吧!”

“我说张佳乐你不服气也赶紧去结个婚啊,上上上刚好又是赶第二个结婚的哦”

“黄少天你大爷!”

“别自动忽略已婚人士啊……”

“这是替轮回刷存在招仇恨呢?”

“不过叶修是Omega这事若是真的,瞒了十多年也真是够可以的啊……这到底怎么办到的?就算再怎么像张新杰那样钝感,发情期啊什么的也是躲不过的吧?”

“喂喂……本人在的哦……”

“没什么,是事实。”

“这里好像没人知道啊,韩队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霸图那边都没有接触到相关的讯息吗?”

“没有呢,在这之前真是一点都没听说过,叶修这一下真是吓了人好大一跳呀。”

“兴欣呢?自己的战队总不可能都不晓得吧?”

“兴欣有没有人在线啊?”

“啊,一寸灰在呢 @一寸灰”

被弹了的乔一帆弱弱说了句,“那个…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的”

“真的假的?如果是个Omega做到这种程度也真是……”

“太逆天了,叶神居然是Omega?三观都被碾碎了……这世界还有什么可以相信的”

“……还是很难以置信”

“哈?叶修竟然是个Omega?”

“……那谁,你反射弧有点太长了”

“我靠真的假的?!他是Omega?!操”

“……我以后怎么面对Omega”

“楼上醒醒,叶神这是例外好吧这还能普及么”

“叶神根本已经不能用常识理解了吧……”

“不过虽然说已经退役了,现在把这件事公布出来还是会有很大的影响吧?而且还是跟韩队结的婚啊……”

“这倒是杜绝霸图粉的麻烦了啊哈哈,再怎样也没办法对队长的人下手吧,尤其还是韩队……”

“说到底这两人凑到一起真不知道该意外还是……”

“不过其实我觉得要是我的Omega能像叶神一样很好啊,挺羡慕的,只可惜打着灯笼找不到第二个”

“……叶神粉自重”

“说什么呢!要找还是得找像张新杰前辈这样的啊!”

“Alpha们自重!!”

“吵什么吵什么吵什么吵什么!我说你们自己在这边聊聊得挺开心啊,这种时候不就是应该揪当事人出来好好问一番吗!叶修我知道你在潜水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


过了好一会都没回应。


“人不在呢这是?”

“韩文清前辈也不在线”

“搞不好在忙婚礼的事情?”

“卧槽我觉得我眼睛好痛……”

“楼上振作这种程度就痛了以后还怎么过 [墨镜]”

“婚礼应该大家都会去吧?”

“当然去啊,这事也挺难得的,想亲眼确认一下叶神是不是Omega啊……还跟韩队凑对了,这事太玄得亲自看了才信”


“这是挺玄的,我也没想到呀”

“别盯着人家的Omega看了小心韩队瞪你哈哈”这条几乎跟上一条是同时发出,结果大家抬头看了一眼上面那条的出处……


屏幕安静了两秒。


“我靠靠靠靠靠靠!!!!叶修你几个意思几个意思几个意思!!!你根本就在线还假装不在线呢!!!刚叫你你干嘛不浮水还刻意挑这个时间出现啊?!啊?!?!”

“太吵了,听不清啊”

“叶修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妹!!既然出现了就快从实招来啊抗拒从严坦白还是从严!说!你跟韩文清到底怎么回事?啊?之前我就想问了,你性别又是怎么回事,快说快说快说快说”

“谈个恋爱还得跟你报备了?你是我监护人啊”

“卧槽你别恶心人还占我便宜!你怎么就是Omega了?快解释清楚!”

“怎么我不能是Omega吗?性别歧视啊!”

“那你之前干嘛不说,谁不以为你是个Alpha啊?!”

“我干嘛要说,我也没说我是Alpha呀”

“……”

“不服来战”后头还加了个耍酷的表情符号。


只是后面什么样的发展,叶修却是看不到了。一股不大不小的力道捏上了他的下颚,把头整个向后转了一边,连屏幕的边都瞧不见,旋即Alpha那霸道强硬的气息更是劈头盖脸压了下来,搅得他眼前一花,只感觉湿呼呼的东西压上了唇,撬开了牙关。

“唔、呼嗯……”叶修闭起眼,也没抵抗,还很配合地转过了身子,双手搭上对方的肩膀扣上脖颈,加深了这个吻。唇齿纠缠间偶有啧啧水声泄出,浓烈的檀木香更是刺激着感官,叶修轻轻蹙起了眉,脸上有些红,在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终于被放了开来,两人唇边却连着牵起了一条暧 / 昧的银丝,随着分离断开而垂落。叶修呼吸紊乱间被燃起了热度,一双眸子蒙眬地望着眼前的人,接着被吻去了唇边流下的唾液,一道低沉而磁性的嗓音旋即在耳边响起。

“吃饭。”

“发 / 情期才刚结束你干嘛呢……”叶修用手背抹了抹嘴,”这是吃饭还是吃我来者……”

Alpha挑起了眉,眼神里尽是”来试看看啊”的挑衅。

叶修无奈地半举起双手,投降似地笑道:”好好好,吃饭吃饭,都听你的韩大大你可千万饶了我啊。”

韩文清抿了抿唇,朝叶修伸出了手,叶修搭上了那只手借力起身,另一手拢了拢披在肩上差点滑下来的衣服,离开前回头看了眼屏幕,Q群的窗口还在流水似地刷。他瞇了瞇眼,又看回走在前头的韩文清,笑着轻叹了口气。


叶修身上并没有老实地穿好其他衣物,就只堪堪罩着一件对他的身板来说明显过大的衬衫,身上残留的情 / 事痕迹遮都遮不住,一堆青青紫紫的吻痕咬痕在在提醒着先前情动的激烈,一路蔓延到在衣襬下若隐若现的大腿。跟脸庞同样苍白的脚赤裸着踏在木制地板上,搭着让那肌肤更添几分圆润妖娆,叶修看向一旁的墙壁,任由自己被牵引着往前走,也因此错过了韩文清微微侧过头来的一瞥。

两人到了桌边坐下,叶修看着韩文清拨开了塑料袋,把一个热腾腾的盒饭搁在自己面前打开。他敲了敲筷子,没有立即开动,却是撑着头望着韩文清,直到对方察觉这过久的专注凝视而投过来一个疑惑的眼神,他才笑着动了筷。


“老韩,”叶修拨了几下看起来颇为可口的菜色,视线虽然没有抬起,注意力却明显不在眼前的食物上,而是对谈话的内容更有兴趣。”你说……如果我是Alpha,又会如何?”

如果他是Alpha,他们是否还会再次朝彼此多跨出一步?如果他是Alpha,会不会他还有那样的机会去明白?如果他是Alpha,他们之间的情感,会不会仍然同如今一般?

如果他是Alpha,那么他们,还会像这样走到一起么。

韩文清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抬眼看向并没有从食物上移开视线的叶修,神色平稳没有一丝波澜,低沉的嗓音却掺着丝和话语内容不同的柔和。”你就是Omega,不可能发生的假设没有意义。”

叶修愣了一下,笑了。”是啊,不过就是无聊问问,你这么正经多没意思。”这样的话题的确不适合他们,也特别不像他,只不过是偶然想起,就随口问问罢了,感慨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即便他真的身为Alpha,他想他们彼此还是不会对自己前进的步伐有任何迷惘吧,不论结局如何,不论……他们是否还会牵起彼此的手。

毕竟他们两个,从来都不会选择向前以外的张望。


“有精力废话,你不如多吃点东西。”

“哎、”叶修拿筷子戳了戳饭菜,看起来仍旧没有进食的打算。”也不想谁害的,每回都累得我吃饭的力气也没有,苦啊。”

其实这只是本能的一环,叶修知道怪不得韩文清,而韩文清也知道叶修不过是随口说说的无聊埋怨,于是也懒得理会,一句话没说,人却是起了身从桌子对头移到了旁边坐下。叶修懒懒地拿眼瞧韩文清,像是在问怎么了,韩文清还是没理,只是取过勺子,装了恰好一口的饭菜抵到叶修唇边。”张嘴。”

叶修一愣之下反射性地就张了嘴,韩文清也没留下让人准备的空档,手一递就把勺子整个几乎是用戳的塞进了叶修嘴里。叶修抿唇拖下勺上的食物嚼了起来,直到吞下后才回过神低低骂了一句。


“……卧槽……”

“不满就自己来。”

“不,”叶修摆了摆手,抬起手臂横着给韩文清看上头一粒一粒的鸡皮疙瘩。”我就是觉着吧,这画风挺难习惯的。”虽然每次都是他自己起的头。

韩文清停了好一会,才轻声说了句:“叶修。”

“嗯?” 韩文清的声音低沉而磁性,入耳便像是烫帖在了心头,连耳膜都有些痒,却十分舒适。叶修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在脸上落下了小小一片阴影,悄悄遮住了一丝悸动。

韩文清搁下手上的勺子,捉住了叶修的手腕,凑上前便吻在了叶修唇上,差点把仅有的那一件衬衫给蹭掉。只是一个怔愣的时间,这个吻就已经结束,而后叶修被揽进了十足霸道的怀抱里,脸埋在厚实的肩窝,韩文清的气息就贴在耳边,清晰得连浅浅的呼吸声也一点不漏。叶修不着痕迹地紧了紧轻轻抓着韩文清手臂的手指,沉静中是越发响而沉的心跳声,撞得胸口发疼。


“还是那一句,”韩文清的声音仍旧很轻,像是怕吵醒了谁,却带着模糊的笑意而不失沉稳。”总有事情是不会变的。”


Omega也好,Alpha也好;相偕白首也罢,错身而过也罢。

韩文清对叶修的执着,韩文清对叶修的一切情感,不因身分而改变,不因性别而改变,不论结局如何,始终如一。

只因为是叶修,就只因为是这个人,仅仅如此。


叶修缓缓抬手攀上了韩文清的背,把自己更深地埋进了那就要将自己溺毙的炽热怀抱,被捂住而有些闷的声音笑着嗯了一声。

“……衣服穿好。”

“老韩你真没情调,不说话让哥感动下是会死……唔、嗯、哈啊……摸哪儿呢你……嗯、”

“吃不吃饭?”

“你倒是……啊、让我吃啊……”

大约是想到再下去叶修的身体会受不住,韩文清应声停下手不再点火,叶修却早已被撩起了火苗,呼吸一直平缓不下来,只是强作镇定地拢了拢披在身上的衬衫。他随着动作垂首,视线顺着手才终于看见自己现在的模样,愣了下后抬头若有所思地看着韩文清。


“这样穿透气。”叶修忽然这么说。

“……”韩文清总觉得那双眸子装着十足的不怀好意。

“你该不会是……把持不住吧?”叶修后半句刻意加重咬字。


韩文清眼色一沉,决定饭后就好好来算这笔帐。




总有人就爱万年作死,嘴上抱怨却又乐此不疲。





Fin.

评论(17)
热度(222)
  1. 墨喵寒梅长梦君不知 转载了此文字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