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烟(ABO-AO/花间番外)

昨天加班到三点,今天提早下班,滚来滚去孤单寂寞觉得冷所以决定把花间最後一篇番外放上来了(。

整本书里我个人最喜欢这篇了,当时其实只是想要扩写花间全明星时的一个小细节──关於老韩抽菸这件事,顺道补完很多当初一些没有细写的细节(还有苏叶神也不可少),结果没想到写着写着变成好长的一段後续,大家可以当花间的真 · 结局来看了23333


大家....路过留个言给我吧我好想聊天(躺平((



▶收录於书内的最後一篇番外

▶全文真 ‧ 結局(?)



没问题以下↓↓






即便是确立了关系住在一起,韩文清和叶修两个人还是时不时会遇上好一段时间需要分隔两地的状况。


韩文清并不像一般的Alpha一样会对自己的Omega指手划脚管东管西,尽管他也不否认自己的占有欲跟支配欲,但还是尽全力给予叶修全权的自主与自由,并不多加束缚;也多亏之前的细心调养,叶修现在发情期的周期很规律,状况也十分稳定,不易受影响之外,那曾经让抑制剂失效的副作用也消磨掉了不少,如今用抑制剂可以维持至少将近一年的效果──不过这多少会伤身的东西能不用时自然还是不用,尤其叶修退役后才又用了一年的抑制剂──于是顾虑是少了许多,除了平时住在一起,两人基本也不像一般的已结合伴侣一样时时腻在一起。韩文清照旧忙战队的事,而叶修则维持退役后的行踪成迷,没有人再在任何地方看过他,只有同住的韩文清知道,叶修时常离开他们的住处好一阵子去找弟弟叶秋学习家里要求的事务,并持续争取认同,下定了决心就真的是一次也没再碰过荣耀,也因此韩文清尽量不把荣耀的事务带回家以免干扰到叶修,导致两个人颇有些聚少离多的感觉,也鲜少再论及荣耀。


似乎有些怪有些别扭,不过韩文清并不介意,这从来没改变什么,若他对叶修的执着仅止于荣耀,他们两个也不会走到这个地步还握着彼此的手。但他知道叶修还是惦着的,偶尔两人情事结束后,那段Omega最为脆弱的时间,叶修会稍稍露出一点不那么坚强的姿态,那时他会静静地看着他发呆片刻才恢复平常,他想那大概就是平日总是压抑着的、对荣耀的思念吧。韩文清并不打算干涉任何叶修的决定,事实上他也认同对方这么做,而他所能做的只有尽可能支持,尽管他知道在叶修心里一定从来没有迷惘退缩过,他甚至想过若非是Omega本能的缘故,叶修在还未与家里谈成之前或许根本就不会来找他,只会消失得更彻底,连他也不知道去向。


他们都对自己太狠,所以便把所有的柔软留给彼此。



看着这样的叶修,韩文清只是放在心底抿抿唇什么也没说,不过叶修大概也没想过自己能瞒过对方,于是这就像一层窗纸,而两人都默契地从未戳破。


后来有一天叶修刚从叶秋那回来,累得什么也没说便蹭上沙发躺下,韩文清刚洗完澡出来,对这样的叶修说了一句我们结婚吧。

叶修愣了愣,转了个身避开韩文清的视线把自己埋进沙发里轻轻说了声好啊,而韩文清没说他其实有看见那霎时便盖过了所有沉重疲惫的温暖笑意。


那时候叶修在家的日子多了些,韩文清也顺着轮换跟战队争取了较长的休息时间去筹备婚礼,两个人相处的机会因此不再那样少得可以,虽然不明显,叶修似乎精神了些,说的话也多了。没多久叶修便主动说既然是韩文清包办婚礼,好歹喜帖要他来准备,韩文清不介意便随他去,却没想到给弄出了一张密密麻麻乱七八糟的成品,发送给每个战队之后韩文清才看到,但也只是皱了皱眉什么也没说,反正上头该有的资讯倒也都清楚明白,至于那挤满了空位的小字在写什么,叶修想说便说,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不可说的事。


筹备婚礼并不轻松,彼此接触时间长了也偶有磨擦,但却也多了更多理解彼此的机会与途径,整体来说并无伤大雅。这是要两个人共同创造的世界一同走出的未来,而不单单只是谁走进谁的生活里而已,他们都不是不成熟的人,知道事情该怎么处理。


韩文清并没有邀请自己的家人,而叶修也装不知道似的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在婚礼前一天晚上盯着韩文清看了很久没说话。婚礼顺利举行,当天叶修几乎一刻也没闲着,四处去招惹各个战队的来宾,许久不见却还是随口就能说一箩筐的话,就连荣耀也仍是侃侃而谈。韩文清跟在一边偶尔说个几句,更多就只是看着叶修舌灿莲花,来宾们在唇枪舌剑中溃不成军,要不是韩文清在,大概就要连祝贺都懒得说。而后他想起第十届全明星赛的晚上,叶修说难得聚聚去吃夜宵不挺好的么,或许那时的他打算着退役之后的事情,想也没想过还能再像这样同大家齐聚一堂吧。

到了霸图的来宾面前的时候,叶修一反常态什么也没说,只是笑着看向韩文清。韩文清会意点头,带头发了话之后,叶修才开口闹腾。张佳乐像只炸毛的猫跟叶修你一句我一句,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抿了口酒,林敬言无奈地笑着在一旁偶尔插几句话,秦牧云淡定地站在战火之外,宋奇英看着两个人吵吵嚷嚷,偶尔回过头看向韩文清,韩文清却只是由着叶修闹,没什么表示。


婚礼热闹非常,尽管叶修点满嘲讽到处拉仇恨让人恨得咬牙切齿,在站上台的那一刻,他们还是收获了每个来宾最诚挚热烈的祝福以及掌声。眼泛水光却笑得如晨曦中最美艳的花朵的苏沐橙,别过头去看不清面容的陈果,一旁淡淡笑着轻拍陈果肩膀的唐柔,吵嚷着带头起哄的黄少天,不断敬酒助兴却喝到醉醺醺口齿不清的包荣兴,难得不与叶修斗嘴大声祝贺的张佳乐,就连孙翔也默默地举杯,献上祝福。

韩文清看着台下的职业选手们,脑海里突然闪过这十几年来的征战时光。他看向一如既往的霸图,最后视线定格在了对着他笑的叶修,总觉得那一刻好像回到了多年以前,却又什么也不同了。

将依叶修要求新买的钻戒套进那修长细致的手指上时,韩文清想自己大概永远也忘不了叶修当时的神情。


婚后的生活看似没什么改变,但确实有一些细微的变化。叶修留在家的时间多了些,甚至偶尔会在韩文清训练过晚时下厨;一开始只是简单弄个方便面,渐渐地菜色越来越丰富,虽然说不上顶级美味,但滋味还是极好的,尽管韩文清并不清楚是不是因着里头还带了家的味道。他们开始会聊一些以前不会聊的话题,多是关乎日常,屋子里的东西也渐渐成双成对,从原本的一人一半到开始有种融为一体的和谐感,家的感觉是越发浓厚。


后来有次吃晚饭的时候,叶修挨着韩文清坐下,手肘抵着手肘,脚也不安份地又勾又蹭,韩文清没理这骚扰继续吃自己的,结果叶修一筷子抢了韩文清碗里的一块肉,韩文清这才看向叶修,被瞪着的元凶像是毫无所觉般地把肉塞进了嘴里,却反而移开视线像是开玩笑般地模模糊糊说了句过几天我要准备回一趟娘家啦。

韩文清愣了下,但也只是一瞬间的停顿,而后他便扳过叶修的脸,凑上去从叶修嘴里抢回半块肉。叶修讶异地睁圆了眼,在韩文清放开的时候笑了出来,说你恶不恶心讲究点卫生,韩文清却只回了一句我跟你一起去。

换成叶修愣住了。他戳了戳自己碗里的饭,隔了好一会才放下筷子,叹了口气苦笑着说了一声好。


韩文清终于切实地插足那些叶修独自承担的一切,但即使如此事情也没什么戏剧性的改变。他看着面不改色却拼尽一切的叶修握紧了拳头,突然就想起过去那些年的点点滴滴,好像叶修那些坚持那些拼搏都在眼前栩栩如生。有一次叶修笑着说其实我家老头搞不好挺中意你的,感觉你是他会喜欢的类型,可惜……

话没有说完,韩文清只是抱紧了叶修,头依在叶修耳边,坚定地低声说我不会放弃,你也不会,我们都不曾放弃过。

叶修停了停,没有回话,韩文清却感觉到背上传来回抱的力量,同样坚定。



没有过上太久,那年夏天韩文清还执着着没有宣布退役,街上便打起了巨幅的荣耀招牌,在阳光下特别炫目。


荣耀世界邀请赛。


韩文清拒绝了邀请,说了一句专注霸图,叶修在旁边听了只是笑,反常地没有挤兑个一两句;而这时候他们才正好很不容易地终于打动了叶修家里一些,踏进了叶修的家门,刚两两坐下来面对面一句话都还没开始聊,电话便响了起来。

然后,叶修就被家里赶回去打荣耀了。


离开前叶父看了眼韩文清,问了句他去不去,韩文清抢在叶修之前答复,简单地说明有被邀请但回绝了。叶父若有所思,没有再说什么,但韩文清总觉得那眼神多了些认同。出了家门后,叶修看着韩文清苦笑,无奈地说早知道这样呢之前还那么辛苦,像俩傻逼。韩文清难得神色柔了下来,说句这样也不错,也不算白费。尽管又绕回了原处,好像中间那些都像一场梦,但走过的努力过的始终不会消失,什么也没白费,也还好终于他们什么都没有失去。


浮生一梦,还好终于他们都还能一起走在那条路上。


于是回家整顿了几天,叶修开始了这阵子最长时间的离家。

也许是因为退役也许是因为年龄,更或许是因为性别,叶修并没有被邀请作为选手之一出席,而是作为整个国家队的领队,一同朝苏黎世出征。其实先不论种种原因,韩文清觉得这位置还是很适合叶修的,端看兴欣就知道,除去做为一名选手的强悍战力,不得不承认在那比自己小的躯壳里,更容纳了全联盟最顶尖的战略分析、各职业掌握和与之衍生的配套战术,以及引导个别选手成长的眼界与能力。若要说有谁能够凌驾于所有大神级选手之上,并能做出最适性的引导发挥,那一定除叶修不做他想,这点绝对不只是单单他一个人的见解。

荣耀教科书可是仅此一家,别无分号,至今未有人能夺走这个美誉。虽然叶修已有一阵子没有接触过荣耀,然而韩文清相信,只要给予对方一点时间,这段日子的落差根本就不是问题。

尽管后来众星闪烁各据一头独领风骚,天分加上努力再加上付出,却还是没人比叶修更像个为了荣耀而生的家伙。


叶修离开的这段时间,韩文清依旧一如既往地在霸图奋力拼搏,几乎就要无暇顾及家里莫名显得空荡冷清的感觉,却也只是几乎而已。偶尔当他坐下来,放松一整天因为训练而绷紧的神经,什么也没想的时候,就会发现原本再正常不过的家里,不论是看起来听起来,都缺了一块,空洞黑黝黝的彷佛能把他给吸进去。


出国后叶修有时会偷着空打越洋电话回来,短短聊一下国外荣耀的技术意识,也可能聊聊韩文清现在的生活情况;韩文清会简短问一句身体如何,叶修总会笑着说都挺好,活蹦乱跳的,回去可别是见着你死气沉沉的呀。两人从来没有煲过太长久的电话粥,掐了电话之后,韩文清还会坐在沙发里闭目养神一会。叶修的声音远从大海另一头传递过来,带着丝丝电流声音,或许只是信号的拆解重组,磨在耳膜上却总是酥麻得像是听了许久,又只不过那一瞬。


或许这就是思念也不一定。他们谁也没说,却谁都明白,在那夜晚离话筒凑得进了的清晰呼吸声中,一下一下都听得见的默契。



即便如此,韩文清也没去数日子,一天一天还是这样过。

转眼便是月余过去,中国队首战告捷,各处一片欢声雷动。


“我回来啦──”大门被轻轻打开,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是压的极轻极低,一颗头悄悄从只开了点的门缝间探了进来,左张右望着扫视一片昏暗的室内,确认状况后身形轻巧地一抹便像条鱼溜了进来,大门便被再次无声地阖上。

“睡了?”来人俨然是叶修。他又看了看空荡荡的四周,歪着头思考了下,终于决定还是先放下行李再说。

把看起来仍是十分简便的行李搁到一边,叶修草草几下翻找后把一些明显是去的时候没有的东西掏了出来,有些随性地放到桌上,看着似乎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起身蹑手蹑脚地摸进卧房。


卧房也没有开灯,熟悉了夜色的眼睛透过月色望过去,却仍是空荡荡一片。床铺齐齐整整,好像连丝折痕都没有,明显也不是睡眠中半途清醒后去了哪里,而是根本没有碰过床。

这么晚了还不在,难道是外宿?叶修想了想,却觉得有些玄乎,至少在他印象里韩文清是极少外宿的,除了比赛必要,而这还在夏休期的期间显然不会有比赛。难不成是有什么临时状况?战队或者是家里?总不会是跟谁去旅游了吧。叶修敛下眼,想着应该要等把家里找完再说,心里却免不了有些担心。他翻了翻卧房,没看见韩文清的手机,暂时推断韩文清现在是把手机带在身上的,于是他又摸回了自己的行李边,决定简洁明快地来通电话确认一下。


没想到一拨出去,房里深处立刻泄出了一串铃声,音乐终止时电话接通了,低低的一声”喂”混着夜风从话筒里传出。

叶修没有立即回话,却是循声移动了下位置,然后便很快发现那熟悉的身影隔着一层透明的门伫立在阳台,微微倾身向前像是在看夜景,旁边好像放着什么,小小的突起一块,却不容易猜。他走近了几步,话筒另一头又传来了声催促似的”叶修?”,而后他终于看清楚了那东西,竟是一根点燃的烟被平放在围栏上。


“老韩啊。”

“嗯?”

“这个点了你干麻呢?”

他看韩文清愣了一下,拿开耳边的手机看了眼时间。

“差不多要睡了。” 

“哦,”叶修笑了笑,没打算跟明显不在状态而没法理解意思的韩文清解释,直接伸手拉开门也进了阳台。”小心着凉呀?”

韩文清听到声音猛地回过身,一双眼睛在月色下也显得有些锐利,眨也不眨地瞪着叶修。只看表情叶修是不知道有没有吓到对方,不过至少是让人好一会没反应过来,两人就这么你看我我看你,脸上长花一样稀罕似的。


叶修率先结束了两人干瞪眼的状态,扬扬手机挂了电话。

韩文清这才敛眼柔了下目光,跟着收起手机。“回来就说一声,我可以去机场接你。”

“不劳韩大神大驾啦,多大点事也要这样跑来跑去的。”叶修耸耸肩,整个人挤到韩文清旁边毫不客气地就往对方手臂上蹭,却觉得有些不对劲而嗅了嗅,竟在对方身上寻到一丝淡淡的烟味。叶修愣了下,只是挑眉续道,”反正也有人送回来呗,国家级领队还缺个司机那还有没有脸面了?”旋即拿起了一旁烟头还烧着的烟美美地吸了一口,朝韩文清另一边吐了出去,溢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兴欣送的你?”韩文清微微蹙起眉。

“嗯,拿兴欣的钱打的车也算的话?”叶修完全不在意前后矛盾地说道。

“……下次先联系我。”习惯了叶修的垃圾话,韩文清倒也见怪不怪,很是从善如流地应答。

“得了吧,就打个车你还能不放心么?”叶修笑,用头撞了下韩文清的肩窝,没去挑那个下次的刺儿,突然就一手捉住了韩文清的手臂,抬头整个人又往对方贴近了点,笑得眉眼弯弯,讲悄悄话似的压低了声音续道,”哎老韩,那啥,虽然是许久前的事儿,不过那天我问你什么时候开始会抽烟的你还没告诉我?”

韩文清看着那张不怀好意、因靠近而放大的笑脸,视线却僵持在那双带着浅而好看的弧度的唇。叶修压低的声线带着一点沙哑却又充斥着软软的调笑,一字一句便似调皮的孩子在他神经上一步一跳,一下一下逗着勾着,生怕不够魅惑人心似的。韩文清眼神黯了黯,抿唇轻巧地微微别过头,却又躲不去鼻间那股淡淡的甜香,不浓,却在此时此刻太过致命,好容易才将本能忍了下来。


叶修说的那件事他倒也没忘。在那个转捩点般的第十赛季,第十届全明星赛仍是记忆犹新。那晚他易感期,憋了一天却见还散着香气的他的Omega,竟然要随众一同去饭店聚餐,一时烦躁便夺了对方手上的烟狠抽一口;而众所周知,平时是没人见他抽烟的。

“不抽不代表不会。”

韩文清哼了一声,显然不是很想正面回答,这却更吊起了叶修的兴趣了。他挪了挪位置,又蹭到韩文清眼前,此时半倚着围栏已像是整个人都要挂在对方身上,”逃避呢,说呀!什么时候?”

韩文清顿了顿,终于对上那狡黠却似水晶一般的眸子,一手抵住了叶修的背以免对方真摔下去──虽然说有围栏挡着其实不太可能──满脸难以言喻的奇怪神情,不单单只是咬牙切齿或是挣扎着不愿明说的情绪,甚至还有一些不解,端正的五官难得纠结一次。


没等叶修盘算着把这经典表情拍起来,韩文清开口了,“……你不知道你自己身上什么味儿?”

叶修闻言愣了下,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还琢磨了会,”……等等你不是吧……噗、哈哈哈哈哈、卧槽,哈哈、韩文清?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你因为我的味儿去抽的烟啊?噗、我说,我还真是第一次知道啊、哈哈哈哈、没想到啊真没想到,拳皇大大你深藏不露啊!哈哈哈哈哈……哎不行,让哥歇会,真要断气了……”


后半句被埋在了韩文清胸口,叶修手勾着韩文清的脖子把自己埋进了对方怀里,而韩文清也转了个身直接把叶修抱入怀中,不紧得令人窒息却也没有一丝空隙能动。

“笑得很开心?”韩文清低声问,手报复似的不规矩了起来。

“是挺开心……哎歇会、啊、消停点,我跟你说个事儿……”

叶修从韩文清怀中抬起头,一双眼还贼亮贼亮,唇角的笑意却带上了不高却炙人的温度,”我也用过檀木味儿的香精,频率么……大概就跟你抽烟的时间一样?”

韩文清勾起了一抹笑,”你肯定比我晚。”

“哎哟这是告白么,臊不臊了老韩?”

韩文清没理,用最有效率的方法封住了那可恨的嘴,咬啮间却是缱绻温柔绵延。他们在失控前分开,叶修葱白的指尖擦去了韩文清唇边的水光,轻轻笑了。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过阵子拾掇拾掇登门拜访你家吧,看看你家俩老。”

“要见公婆了?”

“……我这么高洋上的对象哪儿找,还带五冠呢,谢恩吧!”

“之后再去你家聊聊。”

“那成,然后再结一次婚你看怎么样?带个家宴什么的?”

“行。”






Fin.



这就是我当初脑海中的他们了,整篇花间其实精确来说最後是想要一个这样的结局的,也不得不佩服虫爹,找了这麽一个办法让叶神回来,一点都不唐突。其实要不是虫爹最後让叶神有这样一条路回来,当初我构想中是觉得叶神真的会毅然决然离开的.....好在虫爹让叶神回给我开了脑洞,所以最後他们终於都还能一起走在这条路上,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³˘)♥


哎...说着又好想念韩叶喔T_T


评论(29)
热度(228)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