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新年快乐

▶今天一天用搭车时间一点一点挤出来的,随想随写,凌乱莫名,逻辑丧失,最後还因为时间不够被删节直接进入结尾(......)慎入慎入


▶祝大家新年快乐!!谢谢一年来大家的照顾,未来也请多多指教......!各种感谢感动感慨就不多说了,韩叶再战十年!!


▶其实重点只是要跟大家说新年快乐(.....)我会继续加油的ToT 希望不久後就能再见!





没问题以下↓↓



00.

叼着的烟空着,他望着被缀得缤纷璀璨的夜色,眼底有些茫然,似乎只有那隐隐约约的兵戈铁马才能停驻他的视线,圈住他的视野。他听着耳边嘈杂的声响,有些迟缓地才想到,此时此刻本该挥舞着千机大杀四方的他,怎地现在站在了这里,像是被扒下了一身武装,赤裸裸地被割离酣战的沙场。

      

叶修,快看吶,烟火!

      

哦。他抖了抖,伸手掐了把烟,点不着的微弱火星让他有些苦恼地搓了搓手指,被映得花花绿绿的嘴角轻轻抿着,眼神闪烁着各色光芒,却还有些迷离。

包子啊,帮忙点个火。

      

好的,老大!

哎哟包子他说什么话你都听啊?来来来也借老夫一点火啊......

去你个魏琛!半斤八两!

吵什么吵!都别抽!这都哪里啊就想着抽烟!这么挤就不怕烧着了别人衣服么......

      

哎我说老板,这连烟都不给人抽还让不让人活了,就说人挤嘛在家里舒舒服服跨个年多好呢,没事硬赶着凑这西洋热闹......得得,这不挺好的吗,看烟花看烟花......哎我的新年礼包哟......

      

他折了烟,塞进同样冰冷的口袋,脖子在匆匆围上的围脖里寒毛直竖。他搓了搓冻得紫白紫白的手,嘴里呼出一大口白气,氤氲了那朵朵瀑散的花火,彷佛一层帘幕轻轻掩过,渐渐遥远起来。

      

他瞇起眼,听着耳边嘈杂间的熟悉笑闹,突然感觉右臂一暖,一团毛茸茸的重量抱了上来,挂着晃晃悠悠的。

      

你就别气果果啦。

      

他看着历经岁月种种而越渐成熟的熟悉面孔笑着,那稚嫩的容颜曾几何时也成了联盟数一数二的一枝花,微微敛着却仍宛若当年那嘻笑吵闹的小鬼灵精,硬挤着叫嚷"我来我来!"

      

他轻笑,摇了摇被抱着的手臂。那哪成,哥的新年礼包没了,可找谁讨去?

      

女孩咯咯笑着,微卷的棕发披散肩上,擦着唇膏的湿润嘴唇微微噘着,歪向一边的脸搭上闪烁的灵动大眼,显得很是无辜。



回头你找韩队要去呀!




01.

其实想想这倒也不是他第一次这样过年——或者说,跨年。

两个相近的过年过节,毕竟是中国人,到底年节气氛重,跨年不过就是凑个新鲜热闹,跨过整点看完烟花,还得再过个把月,把旧历年过过了,除旧布新一番,才真正是一年的尘埃落定,再继续向前。

      

于是那么一个晚上的偷闲,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叶秋叶秋叶秋你看不看烟花呀走走走你肯定没看过象样的瞧你那一脸傻样,来来来爷大发慈悲让你开开眼界见见什么才叫做真正的烟花啊让你老了还可以拿出来说说……

      

他若无其事地耸耸肩,比习惯温度还低的空气中他穿得略显单薄,但却也还记得用条毛围巾抵御一下冰冷的风刀,再套上一顶看起来有些历史的毛帽。耸肩的动作让重重遮蔽下的耳廓中略有些异样感,是耳机独有的软塞子,阵阵乐声传唱,像在眼前垂下了稀疏的帘子,在耳边晃荡,只透进丝丝点点的光芒。

      

于是那连珠炮弹似的嗓音,便也如珠落玉盘,点滴混进了帘幕之外的无数杂音,隐隐约约,听也听不清。

眼角偶然扫过那停不下来的嘴,意外发现那平时少见的颤抖,搭上眉飞色舞的神色,实在有些违和得有趣。嘿,这是冷得收不了嘴么?他收回视线,唇角轻轻勾起。不,不论怎样,都会是这种结果吧。

      

他看着见挑衅对象没反应而正打算出手拦截自己的少年,就见一旁另一个沉静的少年伸出手来压下了那些盘算,换来一个狠瞪的少年却是尔雅地笑着,似乎说了句前辈。

      

他眨眨眼,觉得有趣,却在下一秒被扯过了另一个方向。

面恶的少年拉过他的手,温热的呼吸似有若无地拂过唇边,或者那本来就是风带来的错觉,他望着那距离比以往任何人都还近却紧蹙的眉,瞇起眼的同时感觉耳里有块东西滑了下来,一瞬间与世界重新搭上了一边的连结。

      

你是打算连唯一有价值的手都给冻坏吗。

      

少年——或者已能称之为男人——温热的手紧紧攫着自己,他看了看对方似乎比天气还寒冷的面容,笑着说老韩你别这么热情啊,你还不知道你那张脸多可怕,会把哥吓坏的。

被握住的手却敛起,彷佛较力,只有相握的人才感觉得到那柔软而涤荡人心的力度,骚动着触觉。

      

男人抿了抿唇,只低低说了句滚,而后抽下自己颈子上的围巾,再将他包了个严实,瞅了他一眼,挺拔着身子向前大步迈开,彷佛不觉寒冷。

      

叶秋你什么意思老韩说话你就应我刚讲那么多你怎么吭也不吭一声啊,啊?你倒是说啊你还欠我好几场比试看爷不虐得你哭爹喊娘……

他轻叹了口不着痕迹的气。又被包了一层,要戴回耳机是越来越不方便。他懒散地把手搁在口袋里,也不打算调整一下,望向男人背影的视线不意接触到了一旁魔术师隐约有些同情的目光。

      

……哎,老韩你倒是帮我戴好再走啊。

他低头把脸稍微埋进了脖子上厚重的围巾,心想不知道会不会下一次还能多凑一件外套。

     


 

02.

      

新年有什么愿望呢?

      

他呼着白气,望着逐渐停歇的缤纷火光,闪烁眸里仍未褪去的点点笑意。他搓了搓口袋里的烟卷,听着身旁传来的轻声询问,瞇了瞇眼睛。

      

什么样的愿望呢?

      

那年那些得意的少年们,带着一个女孩,面对崭新一年的茫茫前路,心里许下了甚么样的愿望呢?

      

荣耀不会是他的愿望,那彷佛已成为必然的存在,付诸愿望仍嫌太过单薄,他执意向前的,便要一步一步跨过去,不是祈愿而是必然。

      


那么他还有什么愿望呢?



      

他拢了拢颈上那条与当年被男人硬套下、同样款式的暗色围巾,在最后一束光辉闪现夜空,爆出了最灿烂的一朵烟花流雨时,低低笑了。







      

岁月静好。





      

Fin.


评论(8)
热度(69)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