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那年,最平静的璀璨

写REPO得REPO彷佛破得补脑神话的赶脚真是太爽了你造吗。今天的我吗几人森淫家内。

就是要用转发的把这段留在记录里辣。嘤嘤嘤。看到你的回覆我也激动得差点在餐厅里喷泪跑圈了你造吗。(喔。

天啊真的真的你能喜欢真是太好了我好高兴喔ToT~~能让你觉得不差并感觉到我满满的爱真是太好了嘤嘤嘤!♥♥♥♥♥♥

天啊被肯定说小梁就是这样的简直太爽ToT 我一直很怕没有抓好他 就算是恭维话也受用啦呜呜呜!(((

取名这件事真的是太魔性了你造嘛!写的当下没感觉,但是写完觉得这巧合真的是命中注定得有点可怕2333333阿栩太会取名啦!然後我没想过转播啊!经你一说真的好好笑肿摸办hhhhhhhh(((

呜呜呜时光真的是最虐却也最让人深思的东西呢,你这一段写得真好TT就是这麽性感!

我才谢谢你辣矮又!!写出这麽好的文!!这麽棒的自创角!!我真的好爱他阿嘤嘤对自创角普遍反感的我第一次这麽喜欢自创角呜呜,好喜欢整篇文的氛围,好喜欢整篇文的铺陈,好喜欢整篇文的细节,乃至於所有对话,真的好美好美辣ToT 而且真的谢谢你不嫌弃啦呜呜呜!好开心!表达能力0的我能因为这三倍速(?)的紧急产物传达给你我的心情就真的太好了呜呜呜,好开心好开心呜呜呜呜,谢谢你还让我G文,爽爽爽爽爽ToT今天不用睡(干快睡)

你别哭啊我抱着你!(滚蛋) 呜呜呜拿去吧拿去吧拿到你的心我的心就不重要了TT(紧紧抱着(不是) 天啊交换了心的我们好浪漫(重点全错

呜呜呜我才不拍打你!我拍打我手中的碗!呜呜呜再战韩叶一万年ToT我才是有幸遇见你啊!呜呜呜!


逆流想像:

天啊。天啊。天啊。

我必须下楼跑好几圈,来回舔好几遍,才能稍稍平复我的激动......

实在是太棒了,我并没有替梁程这个孩子特别设想过他的未来,但如果他确实到荣耀圈里去,肯定就是这样的,相信他也会走上这样的一段路...

直到见证了荣耀的最后。这设定真是特别特别的直中要害且戳心,天啊真是。但真的,这个终末也已足够完美,彷佛叶修他们先是从自己、再透过这个孩子,见证了荣耀一切的开头和结尾。天啊,真的,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呜呜......

然后非常惊喜的是,帐号卡取名叫「良辰」,这真的没有想过,但太精心且深具巧思了,简直拍案叫绝!我想到小梁在比赛时,转播提到他时会这么说:「梁程的良辰......」就既好笑(x)又欣慰感慨,哎,还有什么东西,比时光本身更美好迷人呢?韩叶两人身上,也正因时光的积累,而令他们的坚持与不变更显魅力且耐人寻味,并将这份美好时光延续给后人。我很喜欢的作家骆以军说:「时光啊,真是最性感的一件事啦」;韩叶他们,就是如此性感!

最后,谢谢昕昕!天啦!我爱你!!!爱一千万都不够(大声地表白)边看着胸口也始终窒着,第一次写文收到三创,还是内容这么深刻耐人寻味的三创,感觉自己什么心思都被看穿看透了,等一下我要倒在床上痛哭会儿去了......偷走的心就不还你了!因为你也偷走我的了(紧紧地抱着)想到你在多么爆气的状态下打出这些更是要大哭出来了!

另外说什不必产出,写得这样好还说不要产出,对吗?对吗?(哭倒在床边)喔天啊我真后悔自己今天睡到这么晚,躺平给昕昕打!该打!然后再一起战韩叶!────人生有幸遇见你!


陌上芳菲歇:

01.

很久以後──也或许并不是很久,只是以一个游戏来说确实像过了一个跨世代的里程──当荣耀二字像天边扫帚星的长长尾巴滑过天际,如同最後一束最闪耀的花火绽放街头,他抬眼望着那灼烧心肺的丶闪耀锐利而缓缓降下的图案,手中那玩具一样的长矛随着握紧的拳头扎痛了肌肤。

他摊开手朝下一看,掌心里是他今天特意带出的手办,首发珍藏版,鲜红如火的战斗法师挺着战矛彷佛就要刺中敌人的心脏──若他的手能算是敌人的话,倒也是成功的──长长突出的战矛跟那细小的塑胶手臂有被他捏到发弯的嫌疑,他凝了凝神,赶紧动手把被他不慎捏歪的部分都给抻开,动作却因着急而有些狼狈。


算了。他半是自暴自弃却自作豁达地想。早知道有这麽一出,他选的也是有两份收藏的手办,一个捏坏了,可惜倒是真可惜,但家里也还有一个呢,还顶用。边这麽想,他边回头又看了一眼不再高挂墙头的招牌,拢了拢大衣,转身离开。


02.

不是没有伤感的,但或许更多的是一种"终於来了啊"的感慨。

早在他终於下定决心的那一天,就预计到了这一天,甚至比曾经所猜想的都要来得长久了一些,但却还有那麽些东西在体内蠢蠢欲动,不肯止息,於是认命之中却又多了不甘,缅怀之中又少不了怅然。

他进入荣耀职业圈,说来说去,也才快将满十年;然而在此之前,荣耀就已经风风火火延烧了几十年,甚至比他长成至今的年龄段都还要长远。

於是在他的任内,看到属於这个游戏的尽头,其实一点点都不奇怪。

不奇怪,但免不了的……心里仍旧有那麽一块似乎瞬间空落了,凉飕飕的。


他抬头看了一眼收藏柜里排放整齐丶在装饰灯光下特别乾净生动的手办,打开柜门,拿起了拭净布,重复着每一年每一月都省不了的动作── 一个一个仔细小心地捡出来,一个缝儿一个缝儿地仔细擦拭,再一个一个放回去。鲜红如火的战斗法师,鲜红如火的拳法家,五颜六色但总体大概也是鲜红如火的千机散人……他的柜门像关了一柜子野火,随时续着他眼底那两束不曾停息的光芒,闪耀如同生命脉动,带着彷佛能灼伤世事无常的热度。

他靠在椅背上,半眯着眼彷佛审视一样,看着光可鉴人的玻璃,承载着历久弥新的手办:一叶之秋丶一叶之秋丶一叶之秋丶大漠孤烟丶一叶之秋丶大漠孤烟丶君莫笑丶君莫笑────


他闭起眼,一瞬间那直挺的背脊微微佝偻,像被压垮了肩的孩子,一口气吐尽,在沙发里的身型一如那年那月那天,刚到达Q市乡下那充满了稻田的小径上,茫然步伐中,宽广的视野却被逼仄的现实给团团包围。


他再睁眼,看着手中那唯一属於他的"良辰",衣带飘扬的战斗法师,帅气俐落的背手造型,栩栩如生的落花掌,他却想起那时候,挥着手向自己跑来,抽着菸望向田里的那个男人。


嘿。

他仰头,看着被收藏柜照出一片光晕的昏黑天花板,内心不知道是震荡或者是平静。


原来走走停停,他也又这样走过了将将十年。



03.

人生际遇说到底是难以估量,好比从前的他不曾想过自己会重新拿起他的帐号卡,更不会想过有一天原来他也能站上那个顶峰,尽管只有惊险的一次,又是那麽靠近了一个职业圈的生命尾端,但也足够风光。

至少在他心底,那滋味是特别难以言说,好像所有以往的迷惘和委屈都有了出口,是一种放下,却更是一种无瑕的延续。


他最後一次插入了自己的帐号卡,最後一次看着熟悉的画面跑动闪烁,看着"良辰"的介面跃现屏幕,再来──


几个弹动视窗打断了他的思绪。

"喂喂,小粱啊,你这种时候连企鹅都不开是什麽意思?哥们几个等你等了好一阵子啦,回头你可得请吃饭啊"

"大神终於见你上线啦,荣耀的最後一天怎能少了大神呢嘤嘤嘤"

"小梁,一起合个影留念吧,座标xxx,xxx"

"竞技场106房,密码0318。"


他想了一会,回了前三个,最终是直奔了竞技场,进了106号房,映入眼的便是似乎在那里等自己等了有一阵子的拳法家。


多麽的巧合,便如曾经的那两个男人一样,一个战斗法师一个拳法家,好似这两个职业生来就是站在两个对立的点,但他知道,有些东西在不知不觉中传承,却各有各的精彩,无可炮制。


"你来了。"拳法家甩了甩手,往前一拱,做了个开始的招呼,"就想着最後一天,你不可能不上线。"随着声音到来的,是弹出的战斗确认视窗。

他点了是,随手就点了个龙牙,"刚刚一点事担搁了,这时候也是你才继续等着,最後还是来个一场才感觉舒坦些是吧。"

"可不是。"那声音似乎笑了笑,彷佛还能看见对方耸了耸肩。"来吧,最後一战,可要尽兴了才成啊。"


04.

"之後你有什麽打算?"


一番酣战过後,两个人的角色都躺倒了地上,没有人去记究竟在谁面前闪烁的荣耀次数更多一些,此时此刻,在他们心中流转的,都不再是胜负,尽管那曾经几乎是他们的唯一。


"打算啊──"

他拉长了音,在语尾的空间里想起了他初入职业圈的那段日子。那段日子他开始积极找寻曾经属於荣耀教科书的辉煌,他看着一字一句镂刻着的属於那男人的一个个脚步,所有血汗所有执着,便如灿阳一样灼伤了他的双眼。

那是怎麽样的一个男人呢。

他无数次想着叶修走过的路,想着韩文清走过的路,想着叶修与韩文清的峥嵘岁月;从懵懂的青春年少,一步一步随着叶修的坚定踏入了更深更远的荣耀。他开始从别人手里搜集早已绝版的珍藏手办,尤其在他开始打出名号来後,收藏的过程更加顺利了一些。他也遇见了许多人,或许不同於叶修,却也是确实属於他的点点滴滴──同伴丶对手,又这麽恰巧是一个韩文清铁粉的拳法家──然後终於有一天,他发现他终於明白,那些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属於叶修或者韩文清的所有执着。


基於怎样的情感,归结於怎样的字眼,都难以言述。那像是人生中泼洒过的最亮一抹色彩,闪耀着难以抹灭。


或许就只能将一切,这麽付与笑谈中。


"这个嘛……我想想,在Q市乡下置一块田,一幢小房,养几只鸡……然後开一间网吧吧。"

"什麽跟什麽。"

他们笑了几声,又待了一会,终是道声再见,离开了竞技场。


他操作着良辰到达之前收到的坐标,在荣耀的至高点之上合了个影,再从最高之处毫无意义地跃下,看着所有景色在眼前一一闪过,最後化作灰白,他想,这也就是最後了。然後或许他还会有一个新的开始。都是这样的。


他看着良辰这两个字,看了许久,终是退了游戏,将帐号卡锁在抽屉里一个置物盒的深处,与十几张各种各样的帐号卡放在一起。


当初他取良辰这名字的时候,并没有想那麽多,不过是拿自个儿名字的谐音来用,梁程良辰,他曾也想过或许弄个像是一叶之秋或者大漠孤烟那样莫名颇有些帅气的名字,但想了想,觉得良辰也还不差。

良辰乐事,那些美好的时光,那些美好的事物,一直留在心里,妥善安放。


05.

他回了一趟Q市的乡下,刚到的时候颇有些怀念感,尽管周围的景色多少有了些变化,仍是有种时光倒错的感觉,好像他还是当年那个逃到了这里自我放逐的孩子。他去了一趟姊姊还经营着的咖啡店,看着姊姊颇为感慨地拥抱自己,说了好一会话,直到站在了咖啡店的门前向外踏出几步,才有些如梦初醒。

他想起那年那个少年,最後抬头问着飘渺的一句话,"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吗?"

那时那男人脸上一瞬间的停顿,那种岁月萃炼出来的复杂情感──但总的来说或许可以称之为温柔──他记了很多年,直至如今,仍旧惦在心里。


"会的,只要我们拥有同样深爱之物,就会再见的。"

他也还记得这样的回答,只是从那时到现在,回头细数这两个影响他一生的男人,这些年无时无刻不在他脑海里活跃的两人,竟是连一面都没再见过。


他们还在这里吗?是不是还是开着那一间莫名其妙却像个家一样的网吧,是不是还有如同那年一样迷网的少年,在看过那些高高网子里的鸡只,在打过那些与房子外貌不相称的顶级键盘,在被那过了黄金之年却仍旧犀利的职业眼光悄加磨利,在跌跌撞撞中,一路向前走去,得到了那麽一些无畏的勇气。


他们是不是还相依相伴,是不是还是那样坚毅的两道身影,却支撑着彼此一路前行,永不言退。是不是还有那一道温柔灼热的目光,无言而固执的行动过後,换来一段逶迤的劝慰──你已经够好了,我们还能慢慢走,走得更远更远一些──或许说不上劝慰,或许那不过是一个愿景的陈述句,又或许那不过如同每一次丶每一回,他们之间的无数拌嘴笑谈。


点滴在心怀,寸缕如生活。



在这个时刻,他突然之间特别想念。


特别特别想念那总是板着脸却对着他说去吧的男人,特别特别想念那总是笑着叫他小梁,对他说还会再相见的男人。


特别想念,那年最是平静却也最为璀璨的一段时光。


06.

"咕──"


他面前跑来一只鸡。


他彷佛被惊吓到一样,整个人僵住无法动弹,瞳孔紧缩了一下,然後缓慢地抬起头。


他看见一个眼熟的男人从後面追出来,比起记忆中更多显了一分老态却仍精神奕奕的男人也看见了他,停下脚步,如同那年一样任由鸡只远走,望着田里抽了一口菸。


"哟,小梁。"他笑,"很久不见了,这些年干得不错啊,要不进来喝杯茶?"




他觉得这个名字果然起得不差吧。


良辰,美景,乐事。


原来人生不过如此,一路走过,起起伏伏,最後还能携着那个人的手,有什麽比这个更美好了呢。





Fin?






嗨大家晚安,首先这里要说的是这一篇是给心友 @逆流想像 如一日的REPO,然後他是个三创,因为太激动所以顶着明天上班会死(?)的可能还有时间太短会写得乱七八糟(?)的风险以及随意揣摩以致於搞不好解读不同会被阿栩B4暴打的危机(???)所紧急创作出来的东西。

想说的说不完,很明显的因为脑子不行了(???)时间也不够。天啊想想我多久没码字了居然短时间内爆出这麽一长串东西我自己都要吓哭了好嘛!阿栩你看看你!(乾人家屁事)好啦!所以!原谅我打出这样的东西!原谅我没有LINE你没有写长评!原谅我感觉坏了你的作品──随时说一声滚淡我随时删文歹就补哒!但是还是希望你会喜欢拉嘤嘤嘤!(扯着手帕哭着跑走(干回来


好吧其实这篇REPO我也不知道我想表达什麽。(可以去史一史吗)我觉得把脑中所有闪过的东西写下来之後现在脑袋一片空白(。)而且我觉得我已经好久没能好好表达想表达的东西了(。)总之很喜欢阿栩这篇文阿ToT最後这一篇简直要偷走我的心你快还我(拍打(哀) 好喜欢原创人物的视角,好喜欢韩叶两人的互动,令我非常惊艳的则是叶神对老韩说你已经很好了那一段,或许因为我是个叶神厨(。)所以我始终埋头在写老韩对叶神的部分,但反过来一直没写到的,叶神对老韩这一块着实非常美阿TT,相互的丶还有叶神的温柔,呜呜呜呜呜呜简直苏得我要死....这篇文也有特别真实的感觉,感觉像能够看着他们走进生活一样TT呜呜呜天啊对不起我狗尾续貂,现在简直是冲动过後想死了ry  然後是说我好喜欢那只鸡(.....)各种太喜欢ToT 这次REPO因为很赶所以没能多写点我感觉到的韩叶的感触部分,有些可惜,虽然我也很怀疑自己写不写得出来ry


阿阿阿天啊这时间再不睡我明天真的会死还要跟总经理开会TT总之总之,这篇文真的好喜欢拉呜呜呜怒舔!!!看完已经不想产出了(掰掰.gif) 我要有空时再来舔,舔个几十遍再来烦阿栩打感想喔TT///(希望打得出来)


评论(2)
热度(56)
  1. 寒梅长梦君不知逆流想像 转载了此文字
    写REPO得REPO彷佛破得补脑神话的赶脚真是太爽了你造吗。今天的我吗几人森淫家内。 就是要用转发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