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踏雪 01-07

▶本文为兴欣冠军时慕佳太太 @lesleyye 的点文,太羞耻了TAG得手都在颤(T//Д//T); 

▶韩队同行神马的,只为旅游而写,千万别考究

▶破烂英文只想达成一些简单的娱乐效果(?),求不鞭


工作狗最近终於松泛了点爬回来敲敲字...希望能越来越常更新TT...

本来想连着一篇写完的,但越写越长...最後觉着标了数字分段着看比较好看,於是被切成一个个小段啦。


越来越常爆字怎麽破ry

填不完的坑等等我TT(把自己埋进去






没问题以下↓↓






01.

一般来说,要一个游戏宅出门远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偏偏人生就有那么几次,不是愿意不愿意可以概括的意料之外,再然后或多或少,也许就这么改变了人生中的某些部分,不论感觉得到感觉不到。

 

 

叶修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搭上飞往国外的班机,不过意料之外也不代表排斥。虽然作为荣耀迷代表,能沉溺在打游戏里十多年其余别的不干,要他把自己的人生跟“出国”二字搭上边确实难了点;不过面对任何事,他倒一向既来之则安之,豁达得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对这件事真是没什么情绪上的反应,说白了那就是正眼也没瞧一下,活像要出国的人不是他似的。

 

但真要说完全没影响那倒也不尽然。

所谓的影响,那便如在他准备以几乎什么都没带的架势出发时,被饯行的陈果给披头盖脸地好好教育了一番,恨不得把他拽着回炉再造。

 

“叶修,过几天可就要出发了,你该带的都带没?”

“带了带了,瞎操什么心呢老板,就飞苏黎世打个荣耀呗。”

“你可别不重视这点准备啊,出门在外你要是临时有什么意外事件,准备都没准备一下那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也不灵的,来来来你行李我给你看看,看还有什么没带的啊。”

后来有时候他想可真不该就依着女人的话,给她看个一眼。这一眼,差点没让他把整个家都给搬了。

 

最后好不容易从女人的魔掌中救回自己快被塞爆的行李,争取抽出一堆有的没有的东西,行李箱才好歹免了一回空运途中自主开肠剖肚的惨况。成堆的干粮零嘴放在一旁,他只留了几包方便面,却舍下了小电热水壶什么的,但其实没了这些,还有没有热水可以泡他根本不知道。

 

“你这样有办法弄么?总不是吃干的吧。”陈果一脸黑线。

“就接个热水能有多大事,大不了不吃呗,搞不好还可以卖给那些外国佬赚他个小钱呢。”叶修耸耸肩,表示无压力。

“……”陈果无语,“你就吹吧,到底是不是去打荣耀的,别让国家队没脸儿。”

“哎!就这样怎么没脸了,这还叫发扬中国饮食文化呢,领队做成这样我也是挺拼的啊。”叶修煞有其事地点头。

陈果则赏了他一个爆栗吃。

 

除去吃食,其余的叶修大概也只留了一点药膏贴布,以免意外受伤,然后再留了一件较保暖的衣物,其他诸如生活用品等等全部淘汰,整个行李箱装起来瘦巴巴怪可怜的。陈果有些不忍心,但看了看一边女神大大苏沐澄那五花大绑仍像是快要挣脱绳子的行李箱,陈果抿抿唇决定还是别多说些什么了,然后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的同情心点个赞。

 

叶修抽了根烟,若无其事地置身事外。

 

 

 

02.

完全没有那种即将第一次离开熟悉的土地而有的兴奋或者是紧张,叶修很平静地迎来了登机的时光。

 

 

国家队即将踏上第一次的征途,曾经在赛场上针锋相对的他们,如今却凑在一起,成了同舟共济的强力伙伴,蓄势待发着准备一举夺下那金灿灿的国际奖杯与世界级荣耀。在瞬间关系从敌人成了搭档,思想也必须跟着从破解转成配合,虽说对彼此的了解也还够,然而完全颠倒相反的概念多少还是让人有那么些不习惯;好在战术上他们不需要跟曾让他们最头痛也最不了解的散人配合,只不过在讨论会议上要耐住一些莫名的冲动罢了,小意思。

不过让人更不习惯的,是少了对那个永远向前、一如既往的坚毅身影的烦恼。

 

这是一少少一死对头嘛,刚好省了最不和谐的队员,组织真是深谋远虑。黄少天曾经这样调侃。尽管韩文清回绝竞技总局的邀请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在最近一次全明星赛上这俩死敌的奇妙默契也是有目共睹。

 

一连串的集训过后,众人渐渐习惯了那缺了一角的感觉,只是在看到严谨的张新杰时,还是会不由主地联想到那个严厉的霸图队长;或者看到叶修时,总会想给韩文清拨个电话,让他来压一压那没人镇得住的领队,省得看他一直得意地拿他们开涮。

 

 

基于以上种种,上了飞机后,再镇定如叶修有那么些惊讶也是情有可原的。

 

 

“叶修前辈,我刚听到一个消息──”喻文州温润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却在半途戛然而止,“……看来不需要我说明了呢。”

 

于是喻文州顺理成章地潇洒退场,剩两个人在原地眉来眼去──哦,正确来说,应该是互瞪;一个瞪得凶狠,一个瞪得意味深长。

 

“不是专注霸图么?怎么又搭上飞机了,这可是出尔反尔啊韩文清大大。”叶修边笑边把行李推上头顶的置物架,然后从起身让位的韩文清身旁钻过去,坐到了里面靠窗的位置。

“比不过你这个退役的领队。”韩文清哼了一声,看起来心情非常差,散发着一股“别招惹我”的气场。

不过叶修是什么人,这对他来说跟空气一样,一点儿也没看见。“这回我们可是一条路上的朋友,做什么互相伤害呢。”叶修耸耸肩,调整了下椅背向后慵懒靠上,侧脸笑着看身边坐得笔直的人,也没管先提这茬的根本是他自己,“你跟我那可是不一样啊,霸图队长什么人吶,我呢,上次退役那不也是以全新面貌再回来啊。”

“……你以为我想来,”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没对这满嘴跑火车什么都能说的话多做评论,而是咬牙切齿地从牙缝中挤出声音,略有些粗暴地将随身背包塞到前面椅子底下,吓得前头正想回身一探究竟的乘客立即缩回了椅背的遮罩范围。“推不掉。”

“哟,”叶修挑了挑眉,饶富兴味,“能让韩文清大大推不掉的邀约那可真是稀奇了。”

“哼。”韩文清终于坐定,双手盘在胸前,气势十足,让原本打算来检查的空服员打了个旋决定回头再来这一区。“说是作为贵宾,就顺道友谊交流,碍不了几个事。”

“哦,”叶修点点头没有多问,惯性地做出了夹烟的动作,禁烟让他有些懊恼地啧了一声,把手插回口袋里。“我瞧着,你也是挺心动的吧。”

 

韩文清剜了一眼笑得欠得可以的叶修,视线对上那平静的瞳眸后,眼底的神色却也渐渐静下来,透着不同的光采。

 

“这次三零一的白庶是一个教训,”韩文清道,“不能每次都没有准备。”

“嗯──”叶修拉长了尾音,缓缓续道,“是啊,不过再多花样,道理也就那么一点儿,玩久了都得看腻。”

“就你那打法。”

“四个总冠军,可实在了。”叶修笑,抬手哥们似地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不过多看看也是好的,这回你就跟在哥这个领队身边好好见见世面,啊。”

韩文清毫不留情地把肩上那爪子拍掉。“闭嘴。”

“呃、先生,麻烦请系上安全带……”

“啧啧,看看,马上就给你长见识了呗。”

  韩文清正想回过头去还他一句,却见到叶修腰上不知何时妥妥地系着了。“……”

 

 

 

03.

飞机在两人断断续续的对话以及航空安全宣导中轰隆起飞,叶修望了望顶头那亮着的警示灯,又看了看眼前拨放着航行图的屏幕,感受着一股从地上拔起的离心力挤压耳边。他查看了一下椅子上附有的设备,有些兴味索然,回头看韩文清,一脸的凛然正气,像是他们搭的不是飞机而是战舰一样。

他轻轻笑了出声,换来韩文清一道不轻不重的视线,也没有任何回复,只是又乔了个更舒适的位置,像被抽掉了一身的骨头地坐着。“到目的地好像要十几个小时吧,你打算全程帮整个飞机的人驱邪避凶呀?”

“无聊。”韩文清低道,语气听不出喜怒,“闭上嘴睡你自己的觉。”

“也不能连线打荣耀,这时间可惜了。”叶修遗憾地说。

“别打到下飞机时把胃都吐出来。”

“坐个飞机,至于吗?”

韩文清没有再回话,叶修也没打算等他,伸手朝前面的夹袋摸索几番,抽出了里面的几张纸,把跟着被抽出来的耳机塞了回去。“我看看这都是些什么……广告,报纸,还英文的,爱心捐款单,机上购物目录……”随着点到的纸张,他稍微翻过便塞回袋子里,直到最后一张才多看了几眼,“……菜单,哦这餐点可真不错啊。”

他展开薄薄的菜单,里面标明了他们晚早餐的菜色,并有两三样的主菜可做选择。“啧啧,还有得选,还有哈根达斯呢,一个机餐这么多花样。老韩你吃什么?”

“问我做什么?”

“点跟你不一样的呗。”叶修耸肩,把菜单递给了韩文清,“没什么不能吃,还要决定选哪个很麻烦啊,又不想跟你点一样的,要是你被人家说抄袭我怎么办,我总得给你留点面子。”

韩文清瞄了一眼菜单,迅速定案,“我吃鱼排,你吃鸡肉的。”

“那成。”叶修点点头。“等会点菜可就交给你了,别把服务员吓跑啊,我可不想捱饿十几小时到苏黎世。”

“英文不好就说。”

“我这是给你练习机会啊老韩,要是我出马,那肯定得给你太大压力。”

“哼,”韩文清嗤笑,“压力?笑话。”

 

 

 

04.

飞机经历一开始的飞升过程,一开始还会有轻微晃动,渐渐也就平稳了,除了耳膜上感到的压力以及狭小密闭的空间,基本跟在平地感觉没有太大差别。顶头的警示灯熄灭,周围却点起明亮的灯,一些人准备闭眼休憩,一些人则开始操作起椅背上的屏幕,动作快的甚至已经戴起耳机准备浸入一场电影盛宴。服务员推着推车来回走动,嘴里问着:“Water, juice or cola?”偶尔若是东方长相的服务员见乘客听不明白,也会用着低柔的中文询问,“水吗?还是需要可乐?或者是橙汁?”

 

四处询问的服务员终于到了他们这一排,把几罐空了的铝箔包或者瓶子往推车下头放,拿起了推车上的汽水瓶弯身询问。服务员替靠走道的乘客倒了他需要的饮料,把小小的塑胶杯放在桌板下面的杯架,接着服务员便探身向内,看着韩文清的视线顿了一下。

“Uh......sorry, sir. How about you?”

“Water.”韩文清眉头也不动一下,简短利落地回答。

“O.K. ......”服务员倒水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打翻,好在最后还是稳住了,没酿成什么意外。

把水交给韩文清后,韩文清就杯缘抿了一口,这时服务员的视线转到了一旁看戏似的叶修身上,深深觉得自己今天肯定是上班前踩到狗屎了,“ ......And you, sir?”

“哦,”叶修眨了眨眼,思考什么似的,注意力却明显不在眼前的问题上,很随口地说,“Cola please.”

但是话音才刚落,马上就被一道冷肃的声音截去了话头。

“Juice.”

叶修看了看一脸没说过话一般平静的韩文清,又看向服务员,“Co......”

“JUICE, PLEASE.”

 

这次他肯定是旁边这男人在说话了,韩文清说话的同时还瞪他呢。

他看了看手足无措的空服员──还是个挺标致的小姐──默默在心中给他点个蜡,顺便为韩文清的黑道传说再画上一笔,“That's O.K. Just give me a cup of juice,thank you.”

空服员获救一般松了口气,然后倒了杯八分满的橙汁给了叶修,迅速地就推往了下一排。

 

 

 

05.

“就说让你别吓唬人家。”叶修懒懒地喝了口橙汁后,把塑胶杯架在杯架上。“一杯可乐的事,犯得着把人也给吓哭了么。”

“……”你哪里就见人家哭了?韩文清皱眉,但也没打算回嘴扯皮,牛头不对马嘴地接道:“别净喝那些。”

“你给张新杰管出病了吧,这点小乐趣也要剥夺我啊。”叶修意味深长地笑着看了眼韩文清,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没掐你烟就不错。”

“才多久没见,什么时候你也长成这种没人性的样子了。”叶修夸张地叹气。“这世道啊……”

“少啰嗦。”

 

叶修撇撇嘴,把坐位上的小毯子随意塞在一边,正想玩一下前头的屏幕看看都有些什么,就听后面传来低声的连珠炮响。

 

“喂喂喂前面的是叶修吧?哎哎哎叫你呢你别装傻装没听到,长路漫漫你要不打牌来打发打发时间?打不打打不打,我们这里几个人还缺呢,大发慈悲算你一庄,别说大爷对你不好,但是等等也不会让你几手的啊,虽然就你那德性,爷我一根小指头就能让你输得脱裤子──”

 

“怎么没人跟我说我后面坐的黄少天!”叶修痛心疾首做捧心状,“哥要换个位置,不奉陪了啊老韩。”

“欸欸叶修你别跑!你当这飞机你家啊?还是兴欣啊?位置随便你坐呢?我说你没得换位置,就这儿!”

“前辈,除非有其他人愿意跟你换,不然也没其他位置可坐了……”

“……”叶修转移炮火,“你们后面的怎就答应了他打牌呢!”

觉得躺着中枪的张佳乐跟方锐分别露出了眼白和怜悯的眼神,一旁的王杰希闭着眼假寐,肖时钦看了看这又看了看那,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最后是张新杰开了口:“正确来说,是没有拒绝。”

叶修两眼一翻,旋即又肃了肃神色:“Have we ever met before? I have no idea about who you are.”

“……唧哩咕噜说啥呢会英文了不起么!有本事说中文啊!”

“哎哟还知道是英文不错啊!”叶修提高了一点声音感叹,“不打不打,小孩子们玩儿去,别吵大人们做正事呢。”

“我去叶修你好意思,你才长个几岁啊?飞机上你做个毛正事呢?”

“小孩儿不懂。”

“叶修──”黄少天不甘示弱,伸手越过椅背就想去抓叶修,却被另一只强而有力的手给抓住。

“够了,闭嘴。”韩文清咬牙切齿的声音带着隐忍。

黄少天啧了一声,收回被松开的手往后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你们俩也太没意思了,小心加速老化啊,年轻不等人的啊。不打了不打了,哎就这么坐十几个钟头还不得把屁股给坐烂啦,什么劳什子的破飞机,也没荣耀可打,难不成能就这么睡到目的地么……”

“少天,你说这部电影怎么样?正好是讲职业玩家的,看看吧?”

“哪儿我看看,哎这感觉不错,不过这片也就顶两个钟头吧,换句话说也才不到五分之一啊,根本不够撑过嘛。”

“少天,你渴吗?喝点橙汁吧。”

“哦,是渴了点,好吧……”

肖时钦看着一旁松开微蹙眉头的魔术师,心中不由得晃过一句话:“喻队,真英雄!”

 

 

 

06.

叶修挪了挪身子,看着韩文清低气压的侧脸,忍不住笑:“我第一次这么认同你的话,难得共识啊老韩。”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隔了一会,才低低问了一句:“你会英文?”

“算是吧。”叶修耸肩,头向旁侧垂下靠着机舱,有些漫不经心。“也就是一点皮毛,没什么特别的。”

“……”韩文清抿唇,嘴角弯了弯,低声说了句,“不学无术。”

“哦,”叶修挑眉,“要不哥再给你多讲几句?”

“……滚。”

“哎文州你们看的什么片,分享一下啊。”叶修像是没听到一样,回过头透过椅子间的细缝问。

“滚滚滚!别打扰人看片,队长你别理他。”黄少天嫌弃地摆了摆手,眼睛却还看着椅背上的屏幕。

“前辈你看看影视页的第一行左边数来第三个,应该就是了。”

“啧啧啧。”叶修摇摇头,“看看,多跟你们队长学学。”

“……”黄少天一眼不眨盯着屏幕看,就不知是真没听到还是装的。

 

“你少说两句能死。”

“不说不说,我还嫌嘴累呢。”叶修歪着身子,手肘撑着两人中间的扶手,

一手伸长了去点韩文清前头的屏幕。

“做什么?”

“放片呀,”叶修理所当然道,“能让黄少天闭嘴的片,你不好奇?”

“……”韩文清看着那靠近的细致脖颈,忍住去扯那近在眼前不断搔着他的发梢的冲动,“干我屁事,用你自己的屏幕。”

“我觉着你屏幕的色调好些。”叶修煞有其事地说。“别那么小气,老韩。一个屏幕而已,还是你要看别的也行啊。”

“我为什么一定要看片。”

“那不然你要干嘛?”叶修无辜地看着他。

“……”

 

然后韩文清点了播放键。

 

 

 

07.

影片说的,大抵也是对于梦想的追求。

韩文清看着有些不以为然,片中那些事在他们眼里像是吃饭喝水一样天天经历着,也不见谁多说了一句什么,他想,不过有时候,那真是人生如戏,看着看着,倒也不是一点意思也没有。只是若那主角在他队上……

 

这时他感觉到肩上一个重量压了上来,侧头一看,自己说要看片的叶修倒是没心没肺地睡着了。

 

“……”韩文清抿唇,握了握拳终于还是没把人给拽醒。他保持着身体的稳定,伸手构过了叶修塞在一边的毯子盖在那穿得单薄的身子上,眉头轻微地蹙起又舒了开来。他将毯子边缘拉平,叶修动了动,他便停住,以为对方要醒了,却没想到只是靠在肩上的头有些亲昵地蹭了蹭。

韩文清收回手看着那近在咫尺的面容,有些瞧不清楚,但在叶修闭着的双眼下头仍是看到了些有别于眼睫落下的阴影。国际赛的准备强度那是只会多不会少,面对的全是不熟悉的各国对手,而备战时间却只有那么一点,光是挖出其他队伍的所有比赛视频纪录那就不容易,这量又该有多少,他没遇过,但想象一下倒也能推测一些。

视线像是定住了,韩文清没再去看椅背上的屏幕,整个人刚硬的线条都仿佛柔了几分。片刻后,他也静静地阖上了眼睛。 




tbc.

评论(39)
热度(326)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