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踏雪 08-10

▶本文为兴欣冠军时慕佳太太 @lesleyye 的点文,太羞耻了TAG得手都在颤(T//Д//T); 

▶韩队同行神马的,只为旅游而写,千万别考究

▶流水帐注意


下一章终於可以下飞机了_(:з」∠)_  这阵子只挤出这麽一点也是醉了,快不知道自己在码啥了 0(:3 _ )~

然後那啥,我是不会写国际赛哒!不会!我只是要写他们出来玩啊!怎麽就扯这麽多啊!((





没问题以下↓↓






08.

“起来吃饭。”

隐约听到了呼唤声,加上那仿佛地震一样的晃动,叶修恍惚地撑开了眼皮,抽离飘忽温暖的梦境,意识还有点昏沉。“唔……”

他抬手抹了把脸,才感觉到脸上像是被什么坚硬的东西给压麻了,颈侧也一阵难受无比地酸痛。他眯眯眼,对这种状况习惯得有点直觉反应──通常他通宵研究荣耀,或真的体力累积消耗太多,又必须坚持住的时候,是会这样休息一下的──于是他并没有立刻从那硬梆梆的“墙壁”上起来,而是靠了一下,分了几秒给眼前这明显不像在训练室的景象,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往苏黎世的飞机上,而自然旁边是不可能会有墙壁的。

“……嗯……”但是他也没有马上反应,仿佛自己做的事很稀松平常似的,又再休息了几秒后,才缓缓地把身体从旁边那又硬又暖和的热源上拔开并坐正。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身上不知何时盖了张毯子,定了定神,第一个实际映入眼帘的,就是在自己身前放下的小桌板上,那份已经被开了封的机餐。“晚饭啊……总觉得才刚吃过没多久。”

“倒时差。”韩文清很简短地回了一声,声音有些不同往常的沉。叶修这才侧过头去看他,只见韩文清蹙着眉头,看着眼前属于他的那份机餐也不打开,就这么默默地瞪着,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开别人的倒是开得很顺。叶修也没管这许多,擦了擦手便用一点也不利的塑料刀片戳开了小圆餐包的腹部,拉开一边牛油小酱料盒子的封膜,刀尖一挖就挤进了面包内四处涂抹,说不上粗鲁的动作,却也因为太过随性而要称优雅也挺勉强。

觉得抹得大概差不多了,叶修没有直接往自己嘴里送,却是递到了韩文清面前:“吃吧。”

但韩文清并没有接过或甚至张口的意思,眉间蹙得更紧了,还不甚明显地往旁侧了侧,像是想要避开那个小圆餐包似的。

“不是吧,”叶修语带调侃,身体前倾像是要观察韩文清般地靠了过去,“老韩原来你也挑食?没想到……我还以为要选你肯定选牛油呢,否则就是橙子酱了?”

“……你自己吃。”

“该不会是嫌弃领队的爱心服务吧,你以为这很容易吗,我可是轻易不服务他人啊,难得让你碰上还不好好珍惜。”

叶修倒也真不是因为什么其他的暧昧原因将这块面包抹好送给对方,只是料想那肩膀好意借给了自己少说也该有几个钟头的时间,现在恐怕是麻得没太多知觉,于是理所当然地为到现在还不打算动餐具的男人服务了一下,也不算白借了那肩膀。只是孰料对方不领情呢。叶修也没动怒,反而收起了打趣的话头,带点认真地打量了一眼韩文清。他对这男人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不会去对自己无法插手的领域画蛇添足,若非他们相识十多年的默契与理解打了水漂,那肯定在别的地方出了问题。

他看了看韩文清那比平时更加冷硬的神色,顿了一顿,突然领悟了一样收回视线,转眼又是平常那懒散样子,收回手把面包塞进了自己嘴里叼着,手指在纸巾上搓了搓,弯腰朝座位底下的包捞起来,没多久捞出了一沓皱巴巴的东西,还用塑料袋严严实实地包着。

“喏。”他抽出一片,放到了韩文清手上。韩文清一楞,看了叶修平静的眸子一眼,倒是老实俐落地将那东西套上了耳骨,实实地盖住了自己的口鼻。

“你没先吃药啊?”叶修啃了口面包,把剩下的面包拿在手里,另一手探下去不知又在捞些什么。

“没想过。”韩文清闭起眼揉了揉太阳穴,低沉的声音有些哑。

“呵呵,这下可真要感谢老板娘了。”叶修又抓出了一小包塑料袋塞进韩文清手里,里头装着几粒白惨惨的药丸。“吃点白面包垫个胃再吃吧,听说空腹吃容易闹肚子,搞不好还更晕呢。”

韩文清倒是没有挣扎,休息了会便拉下口罩依言吃了几口餐包,隔了一会再取出一粒药片和着水吞下,复又戴回口罩。叶修伸手摸了摸韩文清那机餐的锡箔盒子,温度还行,他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转而回来消化自己的餐点。

 

安安静静吃完了一顿,服务员很即时地经过并拿走了用完的餐盘,叶修则挡了一挡韩文清基本没动过的餐点,又再多跟服务员要了个大的塑料袋跟餐包。服务员看了看一边充满压迫感的脸黑,倒是挺了然地转身去拿东西过来了。

“差不多半个钟头后好点了再吃吧,总归不吃是要更晕的。”叶修缓缓地说,“再不济就吃点面包。”

“嗯。”

“塑料袋也给你备好了,一有不对自己抓紧着用啊,可别太热情全倒在我身上,我受不住。”叶修把那塑料袋拍在了韩文清肚子上。

“……”

“……老韩,”叶修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带着莫名的笑意若有所思地转过头来,韩文清正心想狗嘴必定吐不象牙,就听他续道,“你说如果让霸图粉知道他们家队长什么都不怕就会晕机还赖着我照顾会怎样呢。”

韩文清突然特别想把肚子里那点东西全朝旁边吐出来,管他是不是在飞机上还是公众场合。

 

 

 

09.

那一小粒白惨惨的药还真有不少效用,隔了一会韩文清便觉着身上好多了,不再像是被人左拧右绞前抛后扔那般的晕乎,堵在喉口的窒闷感也消停了不少。他缓缓把冷了许多的机餐吃下,阖着眼休息了会,就听边上叶修说道:“对了,刚那片子都演了什么来者?”

“……”韩文清花了一毫秒考虑,“回头自己去看。”

“老韩你这么小气不行,”叶修摇头,“要更乐于分享啊。”

“这有什么好分享?”

“其实你也没看完吧。”叶修笑着看向韩文清,调转了话头。关上了灯的机舱里,却还是有那么星星点点的光闪现在那微微眯着的眸里,韩文清看着顿了顿,转回视线正正地靠坐上椅背,放在一旁虚握着拳的手却紧了紧。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话题,但那眼神语气,却令他觉得像是被试探了一样。未曾来得及细想,韩文清也没打算去多想些什么,便若无其事地答道:“你去问黄少天,他肯定乐于分享。”

“别,那还不如我自己再看一遍呢。”不过宁愿拿时间打荣耀,又对看片没什么兴趣的他们来说,这当然是无限期不太可能实现的事了。

 

叶修歪着身子,抬手又在韩文清的屏幕上点了点,“再看一部?”

韩文清有些不以为然:“你闭着眼睛看?”

叶修楞了一下,而后笑了起来。“点给你看啊。”

“……”韩文清差点没翻白眼,直接下了结论。“睡觉。”

“哦。”叶修点点头,连让韩文清对他的老实惊讶一下的时间都没给,头一歪就靠上了对方肩膀,理所当然得一点压力也没有。

“……”韩文清觉得自己原本好些的头又开始晕了,给气的。

“真硬。”才刚靠上没多久,就听叶修立马这么嫌弃,“没法子,这次就勉强凑合下,下回记得多长点肉……”

“再吵就滚一边睡。”

“我睡着了。”叶修迅速回答,迅速安静。

 

 

 

10.

或许是因为疲惫,他真的满快又睡着了。不过也许是之前睡过了,这次他睡得不是太安稳,感觉没怎么睡又醒了。醒来时总觉得除了脖颈处传来的僵硬感,还多了头顶上那一份重量,不轻不重,柔柔软软的。

叶修抬手去点屏幕,不知何时盖上自己肩膀的毯子被撩起来滑开了一点。一个多钟头。叶修看着屏幕上的时间算了下他睡着的时间,顺道看了眼航行图跟剩余抵达时间。可不真是要把屁股给坐烂么,没点什么事可做,到现在就连他这样长期生根在椅子上的人都觉得有些不舒服了。他维持着姿势不太动,思考了一会,还是缓缓地挪动自己的头,想换个姿势。才动了一下,就感觉自己头上一轻,空空的还有点凉,叶修停了会,听耳边那呼吸声依旧沉而缓没有醒来的迹象,才彻底起身坐了回来。

觑眼瞧着韩文清睡着还紧锁的眉头,和那不知是不是因为不舒服而铁青的脸色,叶修微微勾起的嘴角有些许难以辨明的情绪。他招手让服务生给加了那已经空掉了的水杯,自己又续了一杯橙汁,喝了一口才伸手从包里摸出一本笔记跟一枝笔,头靠着机舱涂涂写写起来。

倒不真是没有东西可以打发时间了,虽然成效必定比平时差上许多,他现在仍是可以再就着脑子里的东西多想想。

 

“……你倒不嫌晕。”

专心地想着之后比赛的事,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忽然听见身边传来这样一句话,有点闷有点沙哑。叶修拿被消磨不少的笔尖在纸上叩了两下,才搁下笔笑着看向身边醒了的人。

韩文清还维持着堪称端正的坐姿,头微微侧着,眼中还带着刚睡醒的朦胧,但也已足够锐利。

“别说,经你一提还真有点。”叶修垂下眼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老韩你什么时候点了乌鸦嘴的技能啊。”

“活该。”

“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厚道了啊。”

“对你还需要厚道?”

“老韩同志,我们之间是不是有甚么误会?”

“笑话。”韩文清嗤了一声,不想继续在这点上扯皮,“在琢磨什么?”

“职业配置呗。”叶修跟着话题看回自己小桌上那本笔记,“看还有没有调整的空间……”

“散人不上场。”

“那自然,我可是领队,不是选手。”叶修转了转笔,调侃道,“何况你以为散人好搭配吗?兴欣也磨合了好阵子呢,国际赛哪有这时间。要也是拿孙翔的号用一用吧。”

韩文清顿了顿,“哼,一叶之秋拿在手里他也不嫌喀得慌。那些新配置你能用得惯么。”

“反正不会上场,惯不惯也没差。”叶修语气一转,笑道,“也是颗好苗子,该长起来的,到底没埋没。”

“要没这点本事,还在这丢人现眼做什么。”韩文清冷笑。

“倒是这回可也没拳法家了。”叶修语气很淡,听不出甚么意思。“卡你带着吧?”

“都说是交流来了,能不带着?”韩文清说到这,似乎有些不耐,却又有些不同于烦躁的情绪。“没带的是你吧。”

“唔,不巧还真带着呢。”叶修往口袋一摸,就掏出了五来张的卡片。

“君莫笑也带着?”

“这倒没,用途不大。这些卡也就练把手还行,示范方便。”当初他说不带帐号卡,还真就没带着君莫笑出来。

“你是打算给人打着玩?”

“修正场啊!”叶修笑着收回了那些卡。“友谊交流嘛,干嘛拿散人去吓唬别人呢,而且又不是没带战法。”

“多久没用战法正经打一场了,新招开出来可别连孙翔都打不过。”

“回头来两局试试?”叶修一哂,动了动手指像是在做手操,“现在看到拳法家就会不自觉给他来两下啊……”

“就怕你不敢。”

“呵呵,你说的谁呀,我怎么不认识呢。”





tbc.

评论(9)
热度(153)
  1. 愛發呆的楚白珩寒梅长梦君不知 转载了此文字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