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踏雪 11-13

▶本文为兴欣冠军时慕佳太太 的点文,太羞耻了TAG得手都在颤(T//Д//T); 

▶韩队同行神马的,只为旅游而写,千万别考究

▶流水帐注意


好久没发文,跪着来一发TT

我要督促自己工作之馀还能稳定更,品质神马的慢慢再来乔吧,嗷。






没问题以下↓↓




11.

飞机降落的提示灯亮起,让这漫长的沉寂活络了起来。睡眠中的乘客一一转醒,走道上则有乘务员来回检查是否所有人的安全带都系上了,以及小包们是否都规规矩矩地放到了前面的座椅底下。

叶修点开了航行图,一手撑着头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机舱外实景图,一大片的绿色田野映入眼帘,令他多少也有些意外。这在国内是挺不容易见到的景色,直到此时,身处异乡的感觉才稍稍明晰了起来。

“下飞机下飞机!终于可以下飞机啦,再继续坐在这里我可真的受不了了,人干事呢这,熬夜打两天荣耀都没这个累。”

“难得黄少天也说了一次人话啊。”张佳乐打了个呵欠。

“我看是飞机搭到没力气说废话了吧。”方锐伸了个懒腰。“再坐下去感觉整个人都要散了……”

“每隔一小时起来走动会有帮助。”张新杰推了下眼镜,身板笔直,“训练也是。”

“让咱治疗大大坐走道果然是正确的选择啊──”方锐夸张地叹息,看着旁边人的眼神特别闪亮真诚,像在说“啊你平日就这么过的么──”让被看的张佳乐直想把那些闪着泡泡飘出来的怜悯给戳回他俩眼里去。

“前阵子训练算是切实体会到霸图人的规律作息呢。”隔着走道另一头的肖时钦这么笑道,“不过我看王队也挺习惯的,看来微草也不遑多让啊。”

“没什么,就是确保有充足的睡眠跟效率。”

“瞧王队说的,”喻文州听见这对话笑了笑,看向前方属于叶修的位置上冒出来的那一点发尖,带着一点促狭。“咱领队可不来这套。”

“哪这么夸张了,”叶修抬起手摆了摆,很是不以为然,“最开始谁不是这样呢!”

那最初能将他们这群形形色色的人凑在一起的,也不过就是对荣耀的沉迷与狂热罢了,谁不是从通宵练等打任务筹装备开始呢。

不过张新杰如何他可就不知道了。叶修默默地在心里补了一句。

 

等飞机终于停妥,一行人陆陆续续收拾收拾准备下机,倒是坐在更后头的几人不知怎地速度快了不少,一下子就穿过人群挤到前面来了。

“你们怎么还在这挡路,动作快点行吗!”

“卧槽唐昊你着急个什么劲?还能跑了你么,下个飞机赶投胎似的!”

唐昊停了停步子,但是卡在这里像是屈居于人后的感觉还是让他颇为不爽,尤其看到坐在这一区最前头的叶修才在慢慢起身更是让他大为不悦,简直都想直接撞翻前面的人冲过去了。

倒是跟在后头的孙翔内敛不少,老老实实地站在周泽楷左近,衬得整个人沉稳了几分,只余下眼神里的一丝傲气。

叶修侧过头向后看了一眼,却像什么也没看进眼里般很快转过视线,定在了身边人的脸庞上,语气倒隐隐少了些漫不经心:“感觉还成吧?”

“没事。”韩文清皱皱眉,似是对这问句有些不满,但到底没多说什么,抽起包单肩撑过,便等着跨上窄小的走道。

“瞧你脸色多苍白,该松泛些就别硬撑太过,你就算沉我也能支着点的,要不你若摔出个好歹,不知道的可不是要给我扣个蓄意坑害对头的帽子……”叶修龇了龇牙,“我还想再多打几年荣耀呢。”

韩文清听懂了未竟之意,挑眉:“怕了?”

叶修顿时笑了:“你终于晕坏脑子啦?没事,哥不笑你。”

“闭嘴,管你自己的。”

叶修笑着抿抿唇,张着手掌不甚引人注意地轻碰了下韩文清紧绷的背脊,柔软的指腹刚贴上不算细滑的布料便又微微向后拉出了一点距离。韩文清感受那几乎等于没有的温度,稍稍松下了肩膀,向后瞥了一眼,叶修长长了的浏海切碎了目光,再然后他亦抬起了眼,四目相对。

片刻的停滞,两个人什么也没说,韩文清率先打破了平衡,只是回过头,恰好衔接上开始移动的人群。叶修跟随其后,脸上换回了平日的神情,那一点蕴藏着的光芒一闪而逝,什么也不曾发生一般,不留痕迹。

 

 

 

12.

一行人挨着下了飞机,穿过了连通机场的过道,他们一共十三位选手一位领队一位贵宾外加一位带队人员一位翻译几位随行,人不算顶多,但也少不了在中途较大而可以停下来的空间集合点名。唐昊老早趁着空档从几人宽的过道超速而行,叶修仍不紧不慢走在韩文清右侧,忽前忽后,但总归超不出三步距离,并未多加留意。一路无话,比起尴尬或者更类近于一种默契,在身后黄少天带着几分好奇的侃侃而谈中,衬托得越发静谧。

几个人走到了集合点,叶修朝已先一步在那儿站定、转而向自己挥手的苏沐橙笑笑,脚步一顿就迈步走去。韩文清并未错开,只是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停伫的位置像是毫无关连却又仿佛一种等候。张新杰自然地跟着,连带张佳乐也往这处扎,最后不知怎地跟来了方锐,就也默默地凑成了一团。

“你刚又说了什么?”苏沐橙一看叶修走近,笑眯眯地问,瞥了眼站得远远的唐昊,满眼促狭。

“六月飞雪啊娘娘。”叶修带笑的语气让这句话听来像是个过场,“我可啥也没说哈,你说是吧老韩。”

“就你话多。”韩文清丝毫不给脸。

“可不是。”苏沐橙眨眨眼,“听说赛后有个小旅游,八月初上铁力士山,也还是能玩玩雪呢。”

“那怎么能算呢。”叶修装模作样地叹息,“哥这么低调,奈何总有人绕不过我去,是吧老韩。”

韩文清眉头一皱,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一旁有些冷傲的女声说道:“得了,都省省口水,唬得我连吃点东西的胃口都没了。”

楚云秀拖着个看来不太小的随身行李箱,脸色不是很好地摆摆手,堆在上头的大袋小袋失了牵制随即摇摇欲坠差点落下。

“哎哟我的大姐喂,你可小心着点,这掉下来脏了可怎么好?”李轩不着痕迹地快速把自己原本搁在降落点附近的脚给抽了回来,背后硬是给神经紧绷出几丝冷汗。看那重量,这要是砸下去废不了也得先残一半了,能闹着玩儿么。

叶修的脸色瞬时扭曲了下,声音难得有些晦涩,显得似乎有些牙疼:“那啥我就是先确认一下,这一趟我们可没有要去巴黎老佛爷吧?”

“没事,没有老佛爷,不还有玛诺呢吗,总不缺个去处。”苏沐橙明眸皓齿笑得春暖花开,用那迷死一票汉子的笑容给了最后一声定案板拍,叶修差点没朝那位还在点名的带队人员一个马步跨下来个死谏不从──也就是想想,实际不过是嘴角抽了抽,然后眼神盯得那几位随行人员都感觉自己不太好,尤其是那几个女神粉,不知怎地总觉得背后刺骨地凉,活像待宰的猪羊正被人秤斤论两地待价而沽。

 

总算点完名,一个人不多一个人不少,叮嘱着清点完没有落下的东西,便确定下所有合用的证件,鱼贯排着队出了关。一大清早的,就连海关人员也有些没醒着似的,有的板着张脸有的亲切和蔼,有的严谨要求有的宽松放行,虽然到底没什么疏漏,整体也弥漫着一股将醒未醒的慵懒气息,有些沉闷却又透着早晨的那份清爽。

在大转盘领完了托运行李,一行人朝外头走,清晨的暖光从一整大片的玻璃墙洒落进简洁明快的机场内,没什么人群的商店走道泛起一种独特的美感。不过比起逛机场,众人显然更想回下塌酒店瞅瞅,最好摸台机子上上荣耀,再差好歹也上上街体会体会异国风情,于是也没人逗留,大伙很迅速地移动到外头,上了接驳小巴直接到了酒店安顿。

风尘仆仆地入了酒店,随行人员一马当先到柜台办理入住分配房卡,这次大赛的负责单位早接到行程通知,立即就有专员出来迎接。叶修作为领队上前握了握手,牛逼哄哄地落了句英文与对方打声招呼,就抛下还在为接待人员转达欢迎之意的翻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拿了房卡潇洒转身,剩下的让带队的官方人马接手寒暄去了。

等一路走到了房卡上的房号门前,叶修才侧过头看向一步不差地跟着自己的韩文清,耍了耍房卡,并没有立刻刷开房门,而是将卡抵在了韩文清胸前。“你说联盟给咱排同一间是几个意思?”

韩文清没有回答,只是凝视着叶修唇边的笑意好一会,一把拿过了轻轻抵在胸口的房卡,唰一下地开了房门,而后顺手把叶修扯进了屋。没有扯多远,不过是刚进了门便放开了手,叶修立于堪堪算在屋内的门口,门也没关,就见韩文清已经雷厉风行地整理起了行李。

这便是接下来近一个月里他们要落脚的地方。叶修稍稍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不算豪华但也绝不简陋,以两个人的生活来说,足有舒适的余裕。干净整洁的地板摆设,连通小阳台的落地窗门前,轻盈窗帘套着层薄纱,被风鼓起一段段的波纹。打开电源,室内灯光温暖昏黄,而非趋近无情的惨白明亮,他略带满意地哦了一声,复又关上灯,这才阖上了身后的大门。

“刚好而已。”

甫一阖上,身后便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没什么特别起伏。叶修看着门停了那么一瞬间,视线一转,落在了一旁看来就是新配上的两台电脑,眼里漾出了极轻浅的笑意。

 

是了,正好不过。

 

 

 

13.

之前就约好了十分钟后大厅集合,两人不过随意安顿一番,便又整理好随身物品,不疾不徐地出了房门。将近二十个人差不多都被安排在同一区块,少部分人排得稍微远些,但到底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远不过几分钟距离。刚关上门,斜对角也出现了两个人,王杰希和肖时钦,同样准备好要前去集合点,也同时看向这里,颔首打了声招呼。

“叶修前辈好。”

第一个出声的是肖时钦,他笑着抬手挥了挥,不过人倒是没有往这走来,反而王杰希向前走了几步,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一边的韩文清,目光有些闪烁。

“是小肖啊。”叶修点点头,瞥了眼王杰希后笑道,“联盟要不要这么简单粗暴,房位跟机位都不带变化的。”

“车位没安排,倒是可以随便坐。”王杰希突然接话,声音平稳,“其实房位机位,要换也不过几句话的事,换的几个人都同意那也就成了。”说着视线似乎不经意地飘过了韩文清没什么变化的面容。

“哪这么麻烦,不都一样么。”只要不要跟某个嘴吧没上拉链的人绑在一起行动就得了,才这么想着,旁边的门也打开了。

“队长,你说等等还要集合干什么呀,坐了那么久的飞机还不带让人休息的也太不人道了吧,尤其是这一天没打荣耀的,好歹也先让我打个三五场再说,这么多选手在这,场前就打个几下也没关系的吧,再不然跟叶修也好──”说着那停不下嘴的人就转头面向了聚在门外的四人,一时间把没说完的话咽了回去──真是说人人到!“叶修!你站我门前做什么?我可告诉你别以为你退役回来当领队就没你的事儿了,走走走走走PKPKPKPKPK!没在国外的竞技场里输上一轮你可别想再跑了啊!”

叶修略带怜悯地看向在黄少天之后走出来的喻文州,作为被怜悯的一方喻文州也没生气,还是那温文有礼的笑容,然后他拍了拍正要去抓人的黄少天,温声提醒:“少天,集合时间快到了,可得先赶去大厅。”

“啧!”黄少天有些不满,但到底没再伸爪子。“我知道啊队长,这点事哪还需要你提醒,但是不抓着这货肯定集合完又给溜了,不好好看着怎能行!没多久开始比赛了又没这时间了。”

“怀念被虐的滋味了?”叶修笑,“没想到剑圣大大还喜欢花式作死啊,特别在国外的竞技场也要给虐一次才舒爽。”

“呸呸呸呸呸谁才花式作死啊,啊?谁虐谁都还不知道呢!”

“要是开语音那的确是虐不过你去啊。”

这时一声开门声从黄少天另一头传来,另外三个人走了出来,看到几个人也是一惊,但很快就了悟过来。

“哦老叶,原来我们住得这么近啊!”

“是你们那间房比较大,还是硬塞的你啊?”叶修看着唯一多出一个人来的一组人,几步上前就要去看看那间容了三个人的客房是不是长得不一样。

“这个不重要,”方锐扫了一眼聚齐在这里的队友们,沉痛地说,“其实从上机我就想问了,这配置怎么看也该是我和老叶你一起才对吧!怎么成了你跟老韩,我跟霸图人凑趣儿,这是酷爱把兴欣霸图两伙人掺在一起的节奏啊,说好的新一代宿敌呢?”

“我不是选手。”韩文清很高冷地回了一句。

“赶巧了我退役,领队也算不上选手。”叶修看了韩文清一眼,笑道,“再说了现在都是国家队一条绳上的蚂蚱,谁还跟你宿敌啊方锐大大。”

“卧槽这画风不太对啊,你俩对头什么时候枪口一致了,我还以为你要嫌弃一番,宣扬一下兴欣的队友爱才对啊!”

“哥什么人,”叶修抬了抬下巴,“这可是牺牲奉献的活儿,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懂不?”

叶修勾唇,喟叹中掺了些许促狭。

 

“况且除了我,还有谁收得了这尊大神哪。” 




tbc.

评论(15)
热度(158)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