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踏雪14-18

▶本文为兴欣冠军时 慕佳太太 的点文

▶韩队同行神马的,只为旅游而写,千万别考究

▶流水帐注意

百度了一阵子,不晓得有没有把那个感觉写出来,希望大家都能感受到啦(つд⊂)

再次努力更更更!!有在等的小夥伴对不起呀我好龟速...(ノД `)



没问题以下↓↓



14.

“我去你说这话带不带臊的,谁需要你收了,别人收你还差不多呢。”

结果这句话没得韩文清什么表示,倒是黄少天先炸了。

“都闭嘴,”韩文清直接打断了还有可能继续下去的小打小闹,直接拉了叶修这暴风制造中心就往电梯走。“走了。”

“离集合时间还剩两分四十九秒。”张新杰瞅了眼早已对过标准时间的腕表,“这时间下去倒是刚好。”

“不晓得等等有什么安排啊。”张佳乐两手搁在脑后伸了个懒腰,脚步一转就跟在张新杰身后走了。

 

韩文清到了电梯前就放开了叶修的手,叶修揉了几下被捏得发红的手腕,垂着眼像是在思考而没有说话。

不过转眼的时间,电梯发出叮一声脆响打开了门,跟在后头的几人也即时进了电梯,不大的空间塞着这一群人显得有点挤,却意外地没超载,于是几个大男人也就将就挤挤攘攘地塞在一起,谁也不想再等电梯下去再上来。

叶修是头几个进电梯的,自然走到了最里面。他没有转过身,而是面对着电梯里那面光可鉴人的镜子站着,直到电梯门闭合,才抬起眼对上了镜子。

因为一脚前一脚后进的电梯,他跟韩文清的站位不在左近,然而叶修仍在一抬眼的那瞬间便捕捉到了那道凌厉的视线。他透过反射与那视线在镜子里交会,惯常的脸黑此刻依旧没有什么表情,比起复杂含意,更多的似乎仅只是单纯凝视。叶修很浅地勾起一抹笑容,眨了眨眼睛,用嘴型说了句“感动么,还不谢恩”换来韩文清眉间一道皱褶。

没等酝酿出任何情绪,一阵坠落感后电梯便开了门,刚踏出去就是预定集合的大厅,已经有一些人聚在一起,一眼看过去挺点眼,也省了一顿好找。

“哟小周,你们这么早就到啦,住哪儿呢?”叶修朝那群人里最醒目的目标招了招手,号称联盟的脸面的周泽楷也很配合地看过来,三下五除二就走到了叶修面前站定,身板特别笔直。

“三楼。”周泽楷答道,顿了顿才又开口。“前辈呢?”

“五楼。”叶修比了比周泽楷身后那群人,“跟那群人都在五楼呢,看来真是跟机位几乎没两样了,沐澄也住你那层吧?”

“嗯。”周泽楷点点头,“楚队一起。”

“剩下的就是唐昊跟李轩了吧,”叶修若有所思,“这组合……”

“你有什么意见啊!”一旁唐昊听到了点风声,率先就炸了。

“没有啊,”叶修看向站在一旁的李轩,声音透着些忍俊不住,“就是觉得画面太美不忍看。”

“叶神……”李轩苦笑,顺便收了唐昊一记凶狠的眼刀。要这尊大神嘴下留人实在是很难啊!这样也能躺枪他实在也是醉了。

一行人和谐地打完招呼后不久,廿绿丛中两点红才匆匆带着小包压着时间赶下楼,正两眼发直看着闹腾的大神们放空神游的带队同志,这才像是打了鸡血似的醒过神来,忙热络地招呼大家聚在一起,占着大厅的一个角落快速将接下来的行程交代完毕。

一个月的日子说长不长,其中大部分的时间更是花在了竞赛上,但也不至于能够两眼一抹黑,双耳不闻窗外事──虽然酒店管吃又管住,对不讲究的游戏宅来说搞不好真可以就这么一窝个把月不出门,可至少在安排上不能先这么预设了,放羊吃草前好歹也得指一指草长在哪再将羊放了,就好比说明书,人看不看是一回事,却短少不得;否则随手一扔就算饿不死这些个大人们,办事到底落了下乘,身在国外顶着国家身分,到底不好撂了这个面子。

他首先派发了一小本子,一翻开就是每个人都读熟了的这近一个月的赛程,再来是针对其他队伍的介绍,直到这里选手知道的搞不好都比这上面清楚,也就是写着做一个纪录;再往后则是对这个城市的简介,并写明了这个酒店以及在此生活需要注意的几个项目,例如供餐时间或者洗衣服务等等,最重要的还有练习室的开放时间;另外还有对周边的环境介绍,更节录了几间推荐商家,有万用超商也有好评饭店,自己下馆子或相约他人请客联谊,都有不一样的去处可选。最后则是赛后的旅游行程表以及随队人员们的国外电话号码,并将几个景点也做了一番简介,不过因为少了自助的成分,时间也短,再多的说明倒也没有了。

整本手册看来不得不说是下了功夫的。

大概带着看完了手册,带队发下了在国外替代用的手机卡以及如何设定使用的册子,塞给叶修一张所有人员的房间分配及电话分机表,又提了几句跟不同国家的选手交流时所需注意的禁忌,这才领着一票人往外头街上走去,大致溜上个一圈熟悉熟悉环境,点了几处最可能常接触的商店以及一些景点之后,就原地解散各行各路各找各妈。

虽说还有荣耀女神在酒店里朝一众游戏宅挥手,不过到底难得出来一趟,还是搭着国家的顺风车,刚下飞机也正好在路上走动走动,散散晕,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转换心情之余权作休息;何况这群赛场老手最是明白赛前适度的放松是必要的,用力过度只会有反效果而已,于是大部分人还是决定先在附近逛逛,自行整顿一番再准备披甲上阵,不急着回酒店摸机子。

“中午饭点后大厅集合啊!”叶修最后一嗓子一锤定音。

 

 

 

15.

话音一落,紧紧衔接而上的却是此起彼伏的乐声,凑巧得仿佛叶修那一句就是为这一刻扣响了的场记板。广场上一阵喧哗,路上行人都停下了脚步,左右一看便发现自身周围突然走出许多手执乐器的人,正各自演奏着不同的曲调,数息过后竟巧妙地揉合一处,编织成了一曲扣人心弦的乐章。

那些个长相颜色各异的本地人或者其他西方人,似乎都对这类事情接受度颇高,也有那么一点习惯的意思,短暂的惊讶过后很快就是乐在其中的围观或者参与。涌入广场的奏乐人及围观群众将他们一伙人冲散开来,越来越密集的人潮综合起西方人普遍偏高的身长,很快就让他们彼此找不着影了。

叶修颇觉兴味地看着周围那些欢成一团的人们。明媚的笑容仿佛成了一种标志,嘴上偶尔随着悠扬乐声哼哼,身体随之摇摆起舞,短短一曲过后又接一曲,或许是哪里的民谣小调,张嘴便是朗朗上口的歌声,弯月似的眉眼里,或欢喜或追念,让原本行路匆匆的空间,串起了所有人的温情,点燃了都市的脉搏与温度。

耳边尽是欢腾的乐音,正此时,叶修突然感觉到手腕上一紧,被人捉了往后一拉,他一个趔趄,回过头便对上一双熟悉的眉眼,坚硬冷肃,掺了点恼怒焦躁,却又在对上眼的瞬间如退潮化去,终剩一片止水宁静。

叶修看着那双眸子笑,嘴唇动了动,声音被周围的喧哗盖过,被捉着的手轻轻回握;韩文清抿抿唇,冷硬的神色也被渲染得柔和不少,难得融入了这样欢腾的氛围里。

 

恍若夏季一场午后雷阵雨,空降的一场临时嘉年华,晕染了所有人的好心情。这一刻似乎就只拥有这一个瞬间,不用烦恼以后;人与人卸下藩篱,被时光串联在一起,仿佛徜徉在大地之母的温柔洋流里,陌生人也能相见如故,一个视线的交错都是会心一笑的了然,不分彼此,同在一起。

即使这不过是午夜十二点的一场魔法,时间到了一切回归原状,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至少也有这么一刻留存记忆,或长或短,也并不重要。

 

 

 

16.

叶修并没有在原地参与到整场狂欢的结束。

 

其实他倒是有几分好奇,奈何握着他手的人不打算给这个机会,没多久便反手一拉把他拖了出去。

韩文清扯着叶修的手拨开人群往外头挤,因为人群的阻挡叶修倒不怕跟不上,反而因为有人在前面开路而少了很多推挤,就像破开海浪的大鱼身后的一条小鱼……呸呸,叶修想,这什么破比喻。

亦步亦趋地离开了广场,韩文清拉着他进了一条小巷,周围人群三三两两,跟巷口外头那样子比略显寂寥。他们靠着墙停了下来──主要是韩文清停了脚步,但一时还没把手松开,叶修也没有戳破的想法,只是任那大手拉着,整身骨头软了也似倚在墙边,路人也只是扫了几眼便各自行事去了。

韩文清停了好一阵,叶修看着那背影笑,终于才开口:“你这是要去哪儿呢?在小路瞎转当心找不着路回去啊。”

“……那是你才干的事。”韩文清这才放开了手,掏出手机点了点地图。

“收讯不太好啊。”叶修凑过头去看,就看见上头艰难地跑着条,好一会楞是没跑出点什么。“我可靠你了韩大大,别忘了饭点后把我捎回去。”

“敢情你还打算蹭饭?”韩文清挑眉看他,上扬的语尾低哑而磁性,有一点点难得的促狭。

“不会吧,一顿饭而已,这么吝啬?”叶修也抬头去看他,却因距离过近而造成短暂的凝滞。

温热的鼻息扑在脸上,视线粘住了般四目相对,都在彼此眼底直拗地想掘地三尺挖出些蛛丝马迹,又千回百转地在那般深邃里头迷了路,深深沉陷。知觉被以令人发指的姿态延长,其实不过片刻而已,空气却稀薄地令人窒息。不知是谁突兀急促的呼吸声唤醒了迷途的羔羊,两个人同时微微别开了头,一切又回归平常,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

“一顿饭?”韩文清哼了一声,嗤笑,“你自己给数数,都该几顿了。”

“那么久的事,谁还一顿顿地记得呀。”叶修摆摆手。

“你也知道是很久的事了。”

“老韩你心眼也忒小,看看你那全联盟第一厚实的钱包,”叶修比了比韩文清,再指指自己,“再看看我,你也忍心。”

“我就看不出哪不忍心的。”韩文清面无表情。

“啊,为什么这么伤害我们多年的感情。”叶修念白似的抑扬顿挫。

“……”

“好好反省,造么。”

“……”韩文清想不到回什么才能显得不这么蠢,最后还是千篇一律的万用句,“闭嘴。”

“老韩,难得出来,老这么绷着也不是个事啊。”叶修煞有其事地拍拍韩文清的肩,哥们似的搭着。

韩文清黑着脸拍掉那只手,“你想吃什么,等会自己挑去。”

“哇,这么大方,中国好男人啊。”叶修挑眉。

“省得有人老碎嘴。”韩文清皱皱眉,想着自己哪一次不是顺着这人疯闹了,突然补了一句,“再请你下辈子的饭,也还担负得起。”

“这么快管到下辈子去了。”叶修笑,走快了几步,韩文清在后头看他,巷口清晨的阳光洒在那人身上,勾勒出一圈特别柔和的光晕,仿佛能融尽这一生平静时光,缱绻而缠绵。

 

韩文清眯眯眼,就见那常年慵懒的眉目轻轻舒开,侧过来在轻柔潮暖的光芒下画出一道悠然自得的弧度。

 

“好呀。” 

 

 

 

17.

空荡的街道还有些早晨的冷意,两个人随性地走着,看各式各样不同的橱窗,异国情怀,同样忙碌的路人都带着不同的感觉,相似又不同。

韩文清隐约听叶修哼着一曲小调子,不太明显,不过仔细听他是听出来了。

 

让我们荡起双桨

小船儿推开波浪

 

韩文清看着前头,唇边笑意隐隐,也轻轻哼起。

 

海面荡漾着美丽的白塔

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

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叶修笑着,转口改了调子,韩文清停了停,也默默跟上。

 

有一个弯弯的月亮

弯弯的月亮下面

是那弯弯的小桥

小桥的旁边

有一条弯弯的小船

弯弯的小船悠悠

是那童年的阿娇

 

韩文清跟着一段一段地哼,叶修像是起了兴致,继续轻轻地唱。

 

亲爱的老屋 不大的窗户

阳光洒进来 告诉我日落日出

门外的小树 是爱的礼物

你挑了一天的花布 来装饰我们的窗户

我亲爱的老屋 有你陪伴我的孤独

那时生活有点艰苦

爱是我们唯一的财富

 

韩文清没有听过这首歌,于是停了哼唱,就见叶修边唱着边看他:

 

亲爱的老屋 还停在原处

而你在那里 只留给我回忆的幸福

无论你现在何处 我都爱你一如当初

 

 

只见叶修微微侧着头,眼角笑意缱绻成一弯月亮,明媚而清澈。

 

 

 

18.

他们陆陆续续又哼了好几首歌,一时间没有人打破这样莫名的活动,直到叶修不哼了,韩文清才停下脚步看他。

“刚刚广场上遇到的,那啥,国外常常这样么,看他们都不怎么惊讶。”

“你没见过?”

“哪去见呀,”叶修笑了,“每天两点一线的,都栽荣耀去了。”他琢磨了下,觉得不对,“你见过?”

“听过,”韩文清说,“叫快闪。”

“那也是没见过嘛。”叶修对装懂的韩文清大大表示鄙视。

“比傻楞那儿强。”

“没事,这不还总有人拉着么,想被冲散都难啊。”

 

韩文清瞪他,叶修就笑了笑。

 

“真不错啊,这样的。”叶修叹道。

韩文清没有应和,也没有反驳。

 

 

“不过我还是想回酒店去打打荣耀了。”叶修最后这么嘟囔,换来韩文清一个可以算是白眼的眼神。


tbc.

三首歌取自《让我们荡起双桨》《弯弯的月亮》《老屋》,不知道用起来怎麽样,效果不好的话轻点鞭233333

评论(12)
热度(134)
  1. 愛發呆的楚白珩寒梅长梦君不知 转载了此文字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