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踏雪22-24

▶本文为兴欣冠军时 慕佳太太 的点文

▶韩队同行神马的,只为旅游而写,千万别考究

▶流水帐注意


这章都在掰,看看就好(。)



没问题以下↓↓




22.

叶修到达酒店大厅的时候并不算太晚,但到的人已经有不少,一群人聚在一起有的聊一早上的异国风光,有的已经在讨论其他国家队的对手招式,有的只是看着四周或低头做自己的事。

“啊、”属于眼观八方的周泽楷第一个看到了叶修,抬手朝他挥了挥,“前辈。”

“小周啊,”叶修走过去,看了一眼站在旁边有些不自在的孙翔,“没去玩?”

“有,”周泽楷点点头,但接下来却一脸苦思冥想地卡壳了,似是找不到恰当的说词来阐述想法,“呃……”

“有什么好玩的,”孙翔在一边嫌弃地插了话,“还不如回来多打几场荣耀。”

“这是让你习惯环境转换一下状态免得影响发挥,年纪轻就是血气方刚。”叶修叹气,“小周你也不教教他。”

“我去我也没小队长几岁好吗!你才别带坏我们队长!”

“小周,”叶修搭上周泽楷肩膀,侧脸看着他笑,“你被我带坏啦?”

周泽楷有些犹豫地看了看孙翔,还是很老实地摇头。

“靠!”孙翔瞠目,“队长你帮他干麻呀!”

“我没帮……”是事实。

“哥人气高啊,”叶修摊手,“羡慕还是嫉妒?”

“你!”孙翔气不过,正好看到刚下楼的韩文清,一瞬间换上满脸看笑话的得意指着他,“你拿这句话去问他啊。”

被指着的韩文清一脸莫名其妙。

“哦,”叶修顺着侧头看去,看清来人后嘴角上扬,“你说老韩?那你可还真是问错人了。”

孙翔一脸“我看你怎么掰”的不屑神情。

“我在霸图人气最旺啊!”叶修笑,“场场座无虚席呼声最高,风头都快抢了他呢,真是不好意思。”

韩文清:“……”那是嘘声吧。

孙翔:“……”怎么就忘了这人的无耻呢。

“卧槽老叶,你有脸说啊!”在一旁正好听到对话的张佳乐见义勇为地插了一句,“你出场时那响到差点震翻整个场馆的嘘声我还是第一次听到,都吓傻了好吗。”

“你这样不行,”叶修摇头,“四亚也不能让你这么没见过世面吧,好歹身为霸图的一员,你可得好好习惯你们霸图人对我的欢迎阵容啊。”

“我去,”张佳乐举起拳吹了吹,“队长我可以揍他吗?”

韩文清点头:“算上我一份。”

“喂喂,素质,素质!在荣耀国际赛苏黎士酒店当众殴打国家领队你们这是成何体统!”

“打死算我的。”韩文清没动一下眉头地宣布。

“此时不揍,更待何时啊!”方锐在一旁跃跃欲试。

“猥琐方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兴欣的队友爱呢!”

“刚刚谁跟谁自己才站一队啊,窝里反怪我咯?”

“唉,你们摸摸自己的良心,这样对么。”叶修转头看向双手环胸站在一旁的王杰希,“大眼你倒是给我评评理。”

“唔。”王杰希很认真地上下打量了一眼叶修,而后向韩文清点头,“现在加入还来得及吗?”

“造反啊你们!”看着抱成团的队员们,叶修表示心累。

“什么什么,你们在讨论什么,揪团揍老叶吗?这种好事怎么可以漏了我呢!算我一个算我一个啊,我一定第一个揍得他满地找牙!”

“恐怕这个缺还是挺令人眼红的吧。”喻文州笑笑。

“都闭嘴!”叶修一脸严肃,“吵什么吵呢!你们当是出来玩啊?都给我认真严肃点开始训练了!”

众人:“……”到底是谁先开始的啊喂!




23.

酒店规划出来的训练场画分成好几个区块,不同国家队使用的区域都被妥善分隔开来,挂着每个国家队各自的旗帜以做区别。一团一团不同国家不同长相的人或坐或站,有些聚在一起相互低声讨论,有些只是独自坐在位置上训练,来来往往也算是热闹,不过总体上专注而认真的氛围倒是让人多了些紧绷感。


叶修一行人到齐后便朝供他们使用的那一块区域前进。已经先行到场的其他参赛者,没有在操作训练的都分了一些视线过来;大部分是看了一眼便回头做自己的事,少数则饶有兴味地多看了几眼,目光在一众人间来回逡巡不已,仿佛能在他们身上看出花来。而被关注的这一群人,也正左顾右盼稍稍观察着其他国家队的选手。

“嗯,你们第一战的对手,大概就是坐在那一块的。”叶修朝不远处示意,而那里也正是对他们投以最多目光的所在。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转了过去,又马上齐刷刷地收了回来。

“卧槽槽槽槽槽,妹子,好高的妹子!”

“目测有一米八,开挂了吧这,要我们这群人怎么活啊!”

“等等,你算上自己就好了扯别人下水干啥呢?”

“她是不是也在看这啊,看谁呢?”

“她的职业是什么来者?记得是很凶狠的流氓……”

一群人的视线突然转向唐昊,唐昊像是被真空出来一样,周身霎时空出了一圈无人空间。

“你们都看我干什么!”唐昊炸毛。

“好了好了,都坐下都坐下!看妹子的赛后再看行么大老爷们。”叶修稍微提高了一点音量。


把首战的一些重点战略以及对手的资料再度提了提,叶修又放了一组自己重点整理的录像,再次针对每个人进行更详细的布署。所有人不见方才的嘻笑,而是全神贯注地看著录像,有其他看法的地方则出言讨论,将战术臻至完善,其中则以王杰希、喻文州以及张新杰为首要发言者,肖时钦次之,其余大部分是以各人操作观点进行分析微调;不过大抵是一致认同叶修的基本策略,再稍加添增修补。

“这个选手我之前私下有针对性研究过,他的操作意识跟我似乎有些异曲同工之妙,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或许他会有别的选择……”

“连这种可能性也考虑起来。”叶修点头,“你们临机应变都没有问题,目前缺乏在默契还不够到位,场上首要的战略风向我认为还是以文州为主,张新杰为辅,第一场先这么试试看。还有什么问题吗?”

所有人一致摇头。

“好,那就自己安排接下来怎么准备吧,回去都别忘了手操,相信各位队长菁英们经验都够丰富了不需要我再多说了吧?”叶修笑,视线转向特定的方位,正好是孙翔和唐昊坐的那个方向,“哦,还有特别个人主义的,记得好好配合团队啊,还是需要我手把手教一下?”

孙翔若有所思没有反应,另一旁的唐昊倒是直接拍桌站了起来:“你几个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叶修摆手,“唐昊,你操作是不错,战术意识却差得一蹋糊涂,团队战不是你的个人秀,输了一个赛季你还搞不清楚这点吗?”

唐昊张口想反驳什么,终究还是握紧拳头,什么也没说。

“这次流氓在团队战上有决定性的发挥,对方那个妹子的录像你可以多看看,她倒跟你一样是个爆发型的选手。”叶修点了几下鼠标,把该选手的录像直接发到了唐昊的邮箱里。“从她身上学学配合吧,再不然你找孙翔,他亲身经历的应该更清楚。”

被点名的孙翔抬起头来看着叶修,一双眼睛黑亮黑亮。“你说的,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唔。”叶修含糊地应了声。“看来你有很深刻的体会啊!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孙翔忍不住还是翻了个白眼。


“这对你来说我想也不算太难。”叶修视线转回唐昊身上,“意识不是一下就可以培养起来的,没要你到沐橙那种程度,不过至少别脱离整个团队太离谱,这点要求你不会做不到吧。”

“不用你说!”唐昊恶狠狠地给出了肯定答案。

“要是觉得孙翔太二,你也可以问问老王。”叶修朝出口走去,顺手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

“谁二了!”孙翔抗议。

“你倒是把自己摘个干净,怎么不自个教。”王杰希挑眉。

“我是领队啊又不是选手,”叶修笑,“不怕被我虐得哭着回去找妈,问我也成。”

“你等着,我肯定会赢。”唐昊不甘,却有更多斗志。

“行啊,”叶修一脸诚恳,“就怕你输。”




24.

作为嘉宾到场的韩文清,并没有跟着自己的团队到训练场做训练,而是直接到旁边一处开放的交谊区去了。

相较于训练区,这里因为少了人的限制而显得较为热闹些,不过也不算热闹到哪里去,毕竟主要入住的选手这时都在为接下来的赛事备战,能在这溜达的人就剩下少数的非主要战力了。

待在交谊区的大部分都是像他这样的嘉宾,毕竟在整个赛事结束之前,除了打算做为参谋的会需要待在队上,其余都没他们什么事;也有一些随队人员在这边互相认识,甚至切磋荣耀。

不同于训练区呈现小组排列的电脑配置,交谊区特别安放成对战的模式,电脑两两相对,双方后头还都各自空出一片空地,显然是让人观战用;另一边则完全只有沙发,供人休息唠嗑。


叶修在外头抽了会烟回来,摸到这个区域的时候就看见几乎在这里的所有人都聚集在其中一组对战区,活像要淹没了似的。好奇而上前一探究竟,这一看之下哟喝,还是个熟面孔啊,就见韩文清与另一个人高马大黄头发白皮肤的外国人正两两相对,键盘鼠标打得劈啪响。周围的人大多专注看着双方的屏幕,时不时低声讨论,各种语言都有,叶修只听得懂部分英文的对话。

“好猛,他居然真的退也不退,冲出一个缺口了。”

“他是谁?”

“这样的实力居然不在国家队里。”

“看样子应该是中国队的。”

“我对中国队有点研究,这人好像是霸图战队的韩……”

“这样的打法,简直……”

“对方被单方压制了。”

“这人名气不算小,很多人都认得。”

“我也有听说,若不是前面没退役的大神太多,不好把新一代的人换上来,丹麦国家队的位置肯定有他一个。”

“中国队不容小觑。”


叶修看了会这边的屏幕,而后绕过人群,悄悄挤进韩文清屏幕后头那片旁观人潮,视线在那坚毅直挺的背影上停留了一会,才兴味颇丰地凝视起屏幕上的战斗画面。



荣耀!


没有过多久,这两个字不负众望地就出现在眼前。叶修眨眨眼,视线转移到韩文清身上,只见韩文清几不可查地松下身体,微微向椅背靠了靠。叶修勾起唇角。然而荣耀这两字带来的一片死寂就在这时告破,沉默的人群像是沸腾了一样,锦鲤夺食般朝韩文清聚集,递名片的递名片,套近乎的套近乎,会讲中文的更是恨不能多说上几句话,就算只会两个字也要发挥一下点点眼。

韩文清朝几个向他说你好的人点头示意,接过几张几乎要戳到他脸上的名片,终于忍不住对这样的热情皱了下眉头。一时间周围的人都冷静了一些,喧闹的话声瞬间消下去不少,还莫名变得拘谨而秩序。

看来这威慑能力是不分国界的。叶修感叹。

掐着这个空档,另一边那位据说是准‧丹麦国家队的人站了起来,微笑着朝韩文清伸出了手,用中文说了句谢谢。韩文清伸手回握,想了想,还是一脸冷硬地用英文回了句Thank you。

等这个人转身离开,立刻又有一个人填上他的空位,满脸笑意地也伸出了手。

“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跟韩先生也来一场?”

这人个儿高,整个人却显得有些纤瘦,头发颜色很浅,肤色更是白得透明,一口中文不是非常标准却还算流利,颊上则带着浅浅的笑涡。

周围的人不晓得发生什么事,纷纷交头接耳询问,几个懂中文的用英文复述了一遍对话后,一时间也没有人说话,只是齐齐看向被约战的韩文清,用期待的目光等待事态发展。他们完全不介意看这个中国人再战上几场,甚至也有不少人打算在这之后也排队邀战,领教一下对方一往无前的攻势。这样的战斗风格,虽然称不上好看,有时还拼命得有点傻,却点燃了在场所有人的热血,更对操作者产生了敬佩之情。


“对手换成我的话,不知道你介不介意?”


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在韩文清给出答复前,一只劲瘦而漂亮的手却先握住了那停在韩文清面前的手。一个看起来有些没正形的男人哥们般搭着韩文清的肩,唇角带笑地这么说。



tbc.

评论(17)
热度(131)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