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踏雪25-28

▶本文为兴欣冠军时 慕佳太太 的点文

▶韩队同行神马的,只为旅游而写,千万别考究

▶流水帐注意


我只是个小粉,不如韩叶那样强悍,仍不免感到伤感,希望即使如此,还是能表达得好。

大家好久不见,不论生活如何强X我,还是会继续努力码字的。_(:з」∠)_





没问题以下↓↓






25.

“你在干什么?”

韩文清双手抱胸,一进房门便靠在门框上,十足的质问架势,俯看正弯腰摆弄行李的叶修,这角度更显得他气势汹汹。

“啊?”叶修抬起头,疑惑地应了声,似是不明白他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呃,拿衣服准备洗澡,你要用浴室?”

“……”韩文清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装,只好咬牙切齿得含蓄点,“我是说刚刚!”

“哦,你说刚那个……谁来者?”叶修想不起那个外国人的名字,索性略过,“怎么,觉得我抢了你的对手?”

“你等会还有比赛,”韩文清瞪他,“不好好准备倒在这瞎折腾,你是踌躇满志还是胜券在握?”

“老韩,你忘了我不是选手啊。”叶修抽出了换洗衣物,“不上场自然不用状态调整,也不怕被试探嘛,随手打个一场也没怎么。”

“……”韩文清想想,倒也没法反驳。

“赛前我也没什么能做的,你别这么紧张。”叶修促狭地笑笑,“皇帝都不急了,太监何必急死自己呀。”

韩文清狠瞪。

“玩笑玩笑。”叶修把衣服都抱在一手,另一只手拍了拍韩文清的肩,“放轻松点,几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年轻。”

“还早。”韩文清没头没尾地回了句。

叶修却像是听懂了,了然地笑笑,“牛都倔不过你。”

“所以也不需要你帮。”韩文清看着叶修的背影,目光如镜。

叶修闻言只是顿了顿脚步,没有回头,声音却听得出那仿佛叹息的哑然失笑,“谁帮你了?什么时候你也变这么矫情了啊老韩,我只不过想找人打一场罢了。”

韩文清不置可否,“随时奉陪。”

“哎,刚是谁说我不好好准备啊。”

“时间点不同,对象也不同。赛后睡前放松一下无妨。”

“别说笑了,”叶修关浴门前回过头来看他,似笑非笑地道,“跟你对战,从来都不是一件令人放松的事啊,还不如去跟那个外国人再打一场呢。”

韩文清蹙眉,对这句话颇有同感,只是对于自己刚刚脱口而出的话也不打算收回,一时无语。叶修没有放在心上,关上门前飘出了一句,“不过找你参详一下等等新出炉的录像这打算还是有的,等着吧!”

韩文清看着阖起的门好一会,直到里头传出水声淅沥,他才转身拾掇,准备等等一同前往赛场。




26.

世界邀请赛首轮赛毕,偌大的场馆只见人群鱼贯而出,宁静的夜色难得喧嚣一回,星星点点的光斑错落,倒也不掩星辉。踏出场馆的观众大都于附近的酒店落脚,只有部分本地人士直接驾车回家;而从选手通道直接出来的选手们,因集体住在最近的一家酒店,不过几步路之遥,便也并未再做集合,而是直接原地解散自由行动。

坐在贵宾席的叶修依旧提早离了场,在通道中掏出香烟被保安劝阻后,便很不得趣地走出通道口,在一旁角落的烟灰桶边安安静静地吞云吐雾。

韩文清并没有花多久时间便找到了他,也或者可以说只是在回酒店的路上便撞见了这么一个人窝在那里,昏暗的灯光下仍落着一块鲜明的黑影;就像多年前他在通道中看见的那般,不曾在赛场上露面的他,却在那长长的过道中独自吸着烟,仿佛遗世而独立,却仍撞在了他的视野里。

顿了顿步伐,韩文清转了些许角度,往叶修的方向迈去,直到正前方才停下。一直低着头的叶修像是这时才看见这朝他走来的男人般,抬起眼瞧他,同时呼出了一口烟,正好喷在对方面门上。韩文清皱眉却没有闪开,朝叶修伸出了手;叶修略显困惑地看着那双眸子,好一会才从口袋里掏出干瘪瘪的一包烟,糯白的烟卷被微微抖出烟盒,朝前递了递。

韩文清很自然地接过,接着更是自然地微微弯身向前凑,叶修楞了会神,但也只是眨眼的瞬间,便十分熟稔地让俩烟头抵着,借火。

点着了之后,韩文清浅浅抽了一口,没有向后退开,只是看着叶修,深邃的目光在夜色下仍有些闪动,距离近得令人晕眩。叶修眨眨眼,微微错开了视线,然而满夜星空却仍像是从那眸子里倒腾出来的璀璨,避也避不开。他敛眼,低低笑了笑。

“既然不是非抽不可,何必浪费我的烟。”

“那又如何。”韩文清拎着烟,显然不打算再碰上一口,却也没打算捻熄,突然风马牛不相干地来了一句,“你很熟练。”

“你也不差,明明不怎么抽。”叶修反应很快,“要是让张新杰知道,我看准得跌破他的眼镜。”

“谁害的。”

“谁害的?”叶修挑眉一笑,似问非答。

韩文清侧头看他,嘴角微勾,“那便是半斤八两,扯平。”

叶修不服,“呸呸呸,谁跟你半斤八两,别把我扯上。”

“你也给别人让烟?”

“我是说谁像你这么浪费烟了,还回回都要跟我抢。”叶修撇嘴,忽而狡黠一笑,“给别人让烟怎么了?”

“上一次碰烟,”韩文清在烟桶上撢了撢烟灰,“也该有两年了吧。”

“是么,”叶修仰首,“也过了这么些时候了啊。”

一时间,两人都没再开口打破沉默。隔着烟灰桶,视线平行左右,能感受到的只剩下微弱的风声以及不远处稀稀落落的谈话声;饶是如此,却也没有半分尴尬。

人潮渐渐散尽,本就没多少灯光的路上显得更加寂静,叶修看了会天空,视线朝下瞥向已经没什么人影的出口,正好瞧见一群人走了出来,身上穿着跟他同一套的队服。

“嘿老叶,就知道你又在这儿抽烟躲懒!身为领队你也不好好在休息室等着大家集合集合说句话这样对么。”黄少天第一个看见他,挥了挥手走过来,连带着后面一票人都将视线投向他,并跟在后头也逐步靠近。

“这不是在这了么。”叶修捻熄了烟,朝前走了几步迎上,“再不济也还有喻队嘛是不。”

“我这个队长也就是打打下手,全权负责的还是领队。”喻文州笑得依旧斯文,“不过刚才我的确有先说了几句话。”

“哦,说了什么?”叶修挑眉。

“说要先找到你才能回酒店!”孙翔啐了声,后头又念了几句,只是音量不大,没几个人听见。

“老叶啊,你这就不对了。”方锐凑上前搭住叶修的肩,“在兴欣好容易养成的好习惯,怎么到现在又丢了?越活越回去了啊。”

“嘿,你又没进过嘉世,就知道我以前是怎样的了?”

“臭名昭彰。”韩文清在后面补了一句。

“噗。”苏沐橙掩嘴笑了一声。

“好啦人也找着了,叶修你有什么要紧的赶快说说,没事要回酒店了。”张佳乐说着应景地打了个呵欠。

“没什么说的,行程表上都有,就提醒你们一声,明早八点训练室复盘,都别迟了啊。”叶修比了个赶紧走的手势,“去去去,该干麻干麻,要休息休息,大神们就不用我带了吧。”

“蹬鼻子上脸呀!谁用你带,走走走走。”黄少天鄙视了一眼,拉着喻文州往回走,边说着队长今天也真是够呛回头再打几盘就洗洗睡了边讨论起刚刚赛事中的一些看法。

“那我也先走了啊。”方锐耸肩,指了指张佳乐跟张新杰已经走出一段的背影。“房卡在他们那,时间也差不多了,要是张新杰睡了我可不好意思按门铃。”

叶修看着方锐好一会,表示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

“还是,”方锐眼睛闪了闪,笑得特别真诚──或者以叶修的看法来说,猥琐──“反正都是拼房,我搬到你那睡去,怎么样?这主意不错吧。”

“哦──”叶修瞥了一眼站在后头的韩文清,笑道,“你确定?”

方锐顺着视线看过去,月色就像把黑影用刀斧刻在了男人脸上,虽然凌厉,其实并品不出喜怒,只是本来也就只是说笑而已,方锐很是直接地退了一步,“我看还是算了,免得遭殃,我还是早睡早起等着给你收尸吧。”

方锐追着两位室友走了,周泽楷过来打了声招呼说句晚安,转身也跟上孙翔回酒店。看着人陆陆续续地走,旁边一直站着的王杰希这才开口:“你还不回去?”

“晚点。”叶修说,“你也早点回去洗洗睡了吧。”

王杰希看看他,再看看后头的韩文清,点点头,走了。

直到几个人都走远了,这附近几乎见不到其他人影,叶修才转身看着一直直挺挺站在墙边的韩文清,手上的烟老早在一旁的烟桶捻熄了,并排在他的烟屁股旁。

“你还不回去?”

叶修照搬王杰希的问句,但并没有得到回答。韩文清只是定定地看着他,仿佛没听见他说了什么。

叶修不以为忤,只是停了一会便指着一个方向,道,“要不,去走走?”

韩文清没有点头也没有应声,直接转身朝叶修指的方向迈开步伐。叶修笑了笑,走快几步便也跟上。




27.

静谧的街道,星点的灯光,少许的行人,像是能将温度也衬得凉了些许;叶修漫步走着,看过一个一个还点着小灯的橱窗,拢了拢身上国家队的外套,在这仲夏夜里的习习晚风中仍是有些不透骨的凉意。

韩文清穿着自己带的薄大衣,在这种天气里保暖倒是十足,虽然只是跟着叶修在石砖路上随意走走,却也出了点汗。他侧头看叶修略显瑟缩的模样,皱皱眉,随手把大衣脱了扔他头上;叶修停了脚步,把薄大衣抓在手里,一双眼睛从衣服底下露出,视线笔直地落在韩文清身上。脱去了大衣,韩文清身上只剩一件短袖,在这凉爽的夜风中,感觉仍是略轻薄了些。

叶修抓下大衣,搁在臂上,把自己身上国家队的外套脱了下来,扔回给韩文清。韩文清眼明手快接过,看叶修迅速套上了自己的薄大衣,又看了看手上那外套,手才正要往前递,就被叶修挡了回来。

韩文清挑眉,“我不冷。”

“我管你冷还是热呀,我只管你别着凉,省得传染给我。” 叶修笑,“不过让你穿一回领队外套,那还是便宜你了。”

韩文清抿唇,“就你这身板,我还穿不下。”

“披着呗。”叶修眼望前方,语气带着不经意,“挡风还是能的。”

韩文清按了下自己还略带汗意的手臂,倒也没再推拒,把外套搭在肩上,用袖子在身前缠绕随意打了个结,避免被风吹落。

叶修步伐缓慢,似随兴所至,韩文清也不急不恼,并不出声催促,只是随他。又这么没有交集地走了一会,叶修在早上经过的广场处停了下来,韩文清也就停在了他旁边,两人的视线都望着前方,仿佛同样看到了东西,视线竟皆不曾移转。

叶修眨眨眼,低头看自己抬起的手,张开了又握起,再抬头,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吐出。

“瑞士的场馆,感觉与国内倒并无什么不同。”

“万变不离其宗。”

“你怎地学我说话?”叶修笑。

“那只不过代表你讲的是实话。”

“说什么呢,我从来说的都是大实话。”

“……”韩文清睨了他一眼,反驳也不是,但又不想认同。

“荣耀十年,”叶修双手插兜,抬眼望着夜空,“走上国际舞台,大约一开始,谁也没想过。”

韩文清眼神闪了闪。

“往后十年,也还是会这么发展下去的吧。”叶修吐了口气,笑意悠长。

韩文清挑眉,忽问:“你想上场?”

叶修转过身来,对上韩文清的灼灼目光,眼神清亮而锐利,像一柄出鞘的刀,“有哪个合格的战士,在面对属于自己的战场时不是磨刀霍霍,战意滔天?”

韩文清闭眼,没有否认。在观众席上到现在还未褪去的热血让他握紧了拳头。

“手是真痒。”叶修又看了下自己的手,对韩文清促狭道,“老韩你给我挠挠?”

无视伸到自己面前的掌心,韩文清道,“那你还在这闲晃,趁这时间不如回去来两局。”

“我可没说要跟你打。”叶修收回手。“就是手痒。”

韩文清蹙眉,却像是突然听懂了,又松开了眉头,只是抿唇不答。

“老韩,”叶修停了停,少见地斟酌,“不甘与可惜,你选哪一个?”

韩文清没有丝毫犹豫:“两个都不选。”

“那你选择什么?”

叶修问得很轻,韩文清却觉得这甚至不是一个问句,只是一道存在于他们两人心底的声音。

“向前走。”

因为他看见了一抹自己预料中的微笑,绽放在叶修唇边。




28.

叶修看着天空沉默了会,突然掏出口袋里的烟盒,自己给自己点上了,然后看了韩文清一眼。韩文清没有犹豫,像是抢一样地迅速拿走那烟盒里最后一支烟,熟门熟路地同之前那般凑着点燃,吸了一口,两道灰白的雾霭蒸腾而上,而后消散。韩文清在那头看见叶修清亮的眸子,却仿佛留住了一片雾气似的蒙眬。

叶修甩甩烟盒子,连着打火机一同扔进了一边的垃圾桶里,咬着烟而模糊地说,“最后一支了。”

韩文清拿开烟看他。

叶修笑着比比他手上那支烟,“也是最后一次让你啊。” 




tbc.

评论(27)
热度(141)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