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踏雪29-32

▶本文为兴欣冠军时 慕佳太太 的点文

▶韩队同行神马的,只为旅游而写,千万别考究

▶流水帐注意

2016/1/1 第一篇,总算赶上......才这麽一点字卡成这样我也是醉

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拉!韩叶再战十年!!

新年新希望是.......可以周更TT(奢望) 好歹让我可以提高MAX 700/3小时的速度吧!!!让我最少2000/3小时(还是奢望)




没问题以下↓↓





29.

韩文清觉得跟叶修同房就没什么好的。

“起来。”

“……”叶修翻了个身,不理。

“起来!”

“干嘛……”叶修睡眼惺忪,“你别扰人清梦行不。”

“滚你床上睡去。”

“那边那床不是空着嘛。”叶修把被盖过了头。“你就睡那……”

“…………”简直无可理喻!忍无可忍!韩文清一把掀了叶修的被子。

“哎呀你干什么……”叶修扯着被子的一角,整个人差点被连着掀下床,浓厚的睡意这才消散些许。转眼看着床边的韩文清,叶修微微皱眉后又松开,摇头晃脑道,“嗯……你要真这么喜欢这床,那我就大人大量让你睡吧。”说着便挪了半边空床位出来。

大人大量你个屁!韩文清愤怒。下午叶修睡了他的床之后,他便将两个人的床位调了过来;谁知道晚上从外头散步回来,叶修又是往放着他东西的那床扑。

不管是针对挑衅,还是随意任性,再顺着他的意他就不叫韩文清!

于是韩文清便真的占了那半边床铺,不过倒没想着跟叶修同一床被子,而是扯了另一床来盖。一张单人床塞着两个一米八上下的大男人显得有些局促,不过若是不大翻身倒也还凑合。

韩文清关了最后一盏床头灯,整间房便剩下了几缕窗外透进来的月色。两个人背对背躺着,中间留着一个拳头的空隙;然而虽不曾相倚相靠,仍是有着一片不属于自己的温度,一点一点在背上蒸腾。韩文清看着眼前只留着些许朦胧轮廓的房间一会,才阖上了眼睛。


要说好处,那还是有那么一点的。

再睁眼时看见的,是被熹微天色染上暖黄的房间。韩文清感觉一块温热的东西压着自己的背,眨眨眼等意识回笼,也并未即刻挣脱,而是等了几回吐息,完全清醒之后,才稍稍动了下身体;见对方并无反应,这才轻缓起身。

韩文清正面坐起身,窗帘缝隙中的晨曦让他眯起眼睛,等适应后他侧头看向睡在自己旁边的那人,一反昨日背对自己的姿势,此刻正面朝他的方向,蜷曲着身子,安安静静地睡得香甜。

微微俯身,韩文清看着那副放松至极的面容,视线在上头逡巡;从额际至眉角,从眼尾至下颚,一一细细描摩。叶修额发微翘,似乎压着什么过了整夜;唇角微扬,仿佛毫无戒备的自然而然,又仿佛是好梦未央。来回几次后,韩文清抿抿唇,轻手轻脚地下床,进浴室梳洗。


什么好处呢?

安详静谧,一夜好眠。




30.

叶修觉得,跟韩文清同房没什么不好的。

没有初来乍到的辗转反侧,一晚上他睡得沉,总觉得背后有股令人安心的舒适温度,模糊间他翻了个身,将额头抵了上去。

好像隔了很久,又好像只是片刻须臾,他沉寂的脑袋才接收到了一点声响。

“起来。”

“……”叶修翻了个身,不理。

“起来!”

“又干嘛了……”叶修睁开眼被阳光刺了一下,又闭起眼。

“起来梳洗整理,复盘。”

叶修勉为其难地眯着眼微微撑起身,爬到床边看了眼床头柜上闪烁的电子钟,上面显示着正正的六点整。

“卧槽才这个点你就叫我,让我再睡会……”叶修躺回去,把被子盖过了头,整个人又蜷了起来。

韩文清没再多费唇舌,一把掀了叶修的被子之后,又唰地拉开了窗帘,一时间房间大亮。叶修狰狞地翻了个身,发现怎么也躲不开那刺眼的阳光时,这才不甘愿地坐起身,等适应了光线之后便对站在一旁折被子的韩文清吹胡子瞪眼。

“该起了。”韩文清对上那道怨念的视线,冷淡回复。

“这才六点!”叶修指了指钟,觉得不可理喻,“你昨天没听见我说的是八点复盘么,八点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还有一个小时可以睡!”

“你太松懈了。”韩文清雷打不动,折好了被就好整以暇地在一边看他。

“好吧、好吧。”叶修拍了拍脸颊,很认命地爬起来,行尸走肉般地往浴室走去。“反正也睡不着了……要是我等等精神不济打瞌睡,你可得负责。”

韩文清不予理会。一个可以彻夜打活动任务的家伙他才不信就少睡这么一小时会怎么了。


没什么不好,就是这一点特别特别地不好,差评!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叶修边刷牙边想。

“你们霸图真是蛮不讲理!泯灭人性!”他越想越气,忍不住口齿不清地说。

“你就是太少锻炼身体才这么弱。”

“谁身体弱?”叶修漱了口,拍几把清水抹脸,末了用一旁的小毛巾胡乱擦了擦。“不行我得跟小张说去,这太虐待人了我不能看你身处苦海不救你──”

“好好擦你的脸。”韩文清抽走那块毛巾,不轻不重地在叶修脸上顺两下,把多余的水分拭去,顺便连颊边乱翘的发一起抚平了。

叶修忽地闭上嘴,看着韩文清不说话,一双眸子像是连同少许的睡意也一同被拭去了般,水润清亮。

韩文清一楞,旋即收手把毛巾扔进一边回收桶里。“收拾好就换件衣服下楼吃饭。”

叶修看着韩文清的背影,张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只轻轻应了一声,“哎。”




31.

叶修打着呵欠跟韩文清下到了一楼餐厅。因为还早,一排排的桌椅只有几个人落座,自助台上一样样餐点摆得整齐,没多少取用的痕迹。扫视了一圈,附近零星的几个人中并没有熟面孔,却有一位身材纤长的外国人在注意到这里后,快步径直走来。

“嗨,真巧,你们也这么早起?”

叶修看了看眼前朝自己伸手还笑得满面春风的外国人,又看了看身旁似乎有点脸黑的韩文清,微偏着头不是很确定地问了一句,“您哪位?”

“哎,不是吧。”那个人有点苦恼地收回手。“这么快就忘了我啊,叶?我是叶瓦格里,昨天那个战法啊,我们的名字还有一个字念法是一样的呢。”

“哦……昨天那个猥琐的战法啊。”叶修这才想起来似的点点头,“你好你好,一大早有什么事?没事我就去吃早饭了。”

“猥琐……”叶瓦格里有些无奈,仍好脾气地笑笑,“要紧事没有,就是看到了打声招呼,顺便问问要不要再约个一局。”

“他没空。”韩文清突然出声,冷冷地答道。

叶瓦格里有些意外地看了眼韩文清,正想开口就被叶修截去了话头,“喏,如你所见,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本以为只是另一位擅自抢答,叶瓦格里对叶修即时补上的拒绝有些错愕,顿了一下才再接再厉:“那不然一起吃个早餐?”

“还是算了。”叶修笑着指了指韩文清,“你别看他脸长这样,还是挺害羞的,轻易不跟陌生人吃饭,就各吃各的吧。”

“好吧,”叶瓦格里有些意外地看了眼韩文清,虽然不太相信,倒没有再多做纠缠,“希望下次再见之时不会太远。”

叶修很随便地跟对方握了下手,转头就见韩文清高耸的眉峰。他笑着在上面按了一下,还没开口,韩文清便抓开了他的手腕,冷飕飕地道,“害羞?”

“别这么计较,”叶修耸肩,“这不是成功支开他了么。”

韩文清抿唇,没有如往常一般回一句怎么不说你自己害羞。毕竟是他插口回绝的,或许叶修本人根本没有打算拒绝的意思,那么拿他做为理由确实无可厚非──尽管未必要用这种说词。

被擅自抢了话语权,叶修没有问为什么,更没有着恼,而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看了一圈没有太多人的餐厅,直接拿起盘子准备要取想吃的菜式。“位子还多,等等随便坐吧。”

韩文清没有意见。随意拿了几片面包和奶油果酱盒,夹了些火腿片炒蛋,再倒了杯牛奶,两个人一前一后往用餐区走,一路走到了较内侧的位子准备坐下,没想到反而见着熟面孔。

“叶修?这么巧!”吃到一半的方锐抬起头,意外地喊了一声,差点连嘴里的食物都喷出来。

“你恶不恶心,吃完说。”叶修退后了几步表示嫌弃,但仍是挑了方锐旁边那张双人桌坐了下来。

“我这不是被你给吓的,哪来得及吃完啊。”方锐差点呛着,灌了几口牛奶好不容易才吞下,转眼看到韩文清在叶修对面落坐,赶紧补了招呼。“韩队早啊。”

“队长早。”张佳乐微眯着眼,整个人似乎还有些不清醒。

“早。” 

“张佳乐你就顾着给你家队长打招呼,当我空气呢?”

“你怎么知道?”张佳乐故作惊讶。

“老韩,你看看,”叶修嚼了一片火腿,朝张佳乐抬抬下颚,“管管。”

“活该。”韩文清冷漠道,连眼睛都没抬。

“良心呢?”叶修塞完了火腿,痛心疾首。

“对你不需要。”

叶修看了眼韩文清,从他的盘子里抢走了一块炒蛋,韩文清皱皱眉,一脸“你怎么这么幼稚”的表情。

“对了,怎么就你们俩,小张呢?”

“他把我们叫醒拖出来吃早餐,自己晨跑去了。”方锐龇牙,叉子戳着吐司片像是看到了仇人。“还好他没叫我们跟着一起晨跑……”

叶修一脸同情。

方锐翻白眼,“你自己还不是被韩队拎下来了,得瑟个什么劲儿。”

“你哪只眼睛看见是他把我拎下来的,”叶修挑眉,“怎么就不是我拎他下来?”

“算了吧,说给张佳乐听都不会信。”

“你扯我干嘛?”张佳乐莫名。

“搞不好我今儿就这么早起呢。”叶修不以为然。

“你明天可以试试。”韩文清冷不防插了一刀。

“说好的室友爱呢!”

“没有那种东西。”

“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吾友叛逆,伤透我的心。”

“闭嘴。”

方锐咬了几口吐司片,表情乐得像在吃爆米花。“我觉得我现在特别体会霸图人的心情。”

“是不是,特别解气。”张佳乐兴致勃勃,“这时候就要来一下那个口号,‘队长,干死那个叶修!’”

“心理扭曲是病,得治。”叶修叹气,“没想到我给你造成这么深刻的人生阴影,真是不好意思。”

“靠靠靠,你才心理扭曲!”

“别担心,这次有我在,你要想五亚都没戏,保你拿到人生第一座冠军奖杯。”

“……”张佳乐不想说话。

方锐把自己盘子里最后一片吐司吃完,用纸巾擦擦手,“这会离八点还有一阵子呢,你什么打算,不会是晨跑吧。”

“老韩,你要追随小张晨跑我可不奉陪啊。”

“要晨跑不会先带你来吃饭。”

叶修一副“太好了你还有救”的欣慰模样差点没让韩文清一巴掌呼上去。

“我等等回去大概先练个手,昨天想到几个新的东西可以试试。来个一局还是帮我看看效果怎样?”

“你怎么不找张佳乐?同一房正好,多方便。”

“他刚说他要再睡个回笼觉。”方锐带着确认的目光转向张佳乐,张佳乐点点头,顺便又打了个呵欠:“昨天有些失眠,也不知道是不习惯还是怎地,回头补补精神顺便调整一下,免得弄成水土不服……你们都不会么?”

叶修瞥了韩文清一眼,摇头。

他昨天睡得挺好的。

韩文清喝下最后一口牛奶,把沾在唇上的用餐纸擦去,“新杰回来你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对策,别影响了状态。”

“是的队长。”张佳乐正了正坐姿,而后才想到现在不是在霸图。“导游说不定有些经验,我再去问问,会处理好的。”

“有需要帮助就说一声,别不好意思。”叶修补充,“还指望着队上有个能到处蹦达的弹药专家呢,可别残了。”

“你以为我会跟你客气?”张佳乐哼了一声。

叶修颔首,“方锐你那事复盘后说吧,到时找文州也来看看。”

“那成,就这么说定。”方锐见张佳乐的盘子也空了,便起身道,“你们慢吃,我们先回去了。”




32.

其实在方张二人离开的时候,韩文清的盘子杯子都已经空了,剩叶修盘子里还有几片面包,一些炒蛋,一杯牛奶更是没喝过几口。叶修慢条斯理地继续消灭盘里的食物,而韩文清便在对面盯着他看,那眼神差点让叶修以为自己屁股底下还有一个大盘子,装的就是一头猛虎的餐后甜点。

“你老盯着我干嘛呢,人又跑不了。”叶修拿叉子比了比自助台,“不再去装点东西吃?”

韩文清摇头,“饮食要适量。”

“但我觉得我拿的还不太够。”叶修点评了一下他还没清空的盘子。“你看这盘子这么小,不就是要让人多走几趟么?”

“……”韩文清看着叶修缓慢的进食速度,觉得他就是在贫,“快吃。”

“我说你怎么吃这么少。”叶修边嚼面包,叉子边比了比韩文清的盘子。“霸图苛扣你早餐?不能吧。”

“你吃个东西哪来这么多废话。”

“那你倒是别盯着人吃饭啊,多坏胃口。”叶修控诉。“不然你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去帮我拿点别的回来吧,省事。”

要是现场有几个霸图粉,肯定已经迫不及待要冲上来把这个人给掐死。不说是不是那个十年宿敌叶修,就这对韩文清颐指气使的劲儿,足够分分钟被他们抡得爹娘不认。不过当事人也就是顿了一顿,而后拿着自己的盘子问:“你想吃什么?”

“吐司片。”叶修低着头吃东西,等韩文清走出几步又扬声道,“要烤过还要奶油的啊!”

韩文清忍着没将盘子拍他脸上,自去拿吐司片去了,回来后还真的帮叶修一刀刀把奶油抹好。这时叶修也差不多吃完了,擦擦嘴,看着那片孤零零的吐司片倒没说什么,只是折起来撕了一半拿着吃,另一半放回盘里。韩文清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那半片吐司,倒是没等叶修示意,先自己拿起来吃了。

叶修喝完牛奶,把盘子迭起来,没有抬眼看韩文清,“说吧,这么早叫我起来有什么事?”

“我说了,复盘。”

叶修一愣,抬起头:“你等等不去复盘?”

“我是嘉宾。”韩文清回得很冷淡,“不参与赛事。”

“哪一国的嘉宾不是拿来当参谋用?”叶修笑着摇头。“你真是……也罢,那么我就先自行向韩队请益啦。”

“那就别浪费时间。”

“是是。”



tbc.

评论(11)
热度(118)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