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踏雪33-34

▶本文为兴欣冠军时 慕佳太太 的点文

▶韩队同行神马的,只为旅游而写,千万别考究

▶流水帐注意

复盘什麽都是掰的.......看看就好表当真(。

其实本来不打算写的,都是好基友 @逆流想像  一句:什么!难得两个人单独相处的复盘!怎么可以跳过!

......於是就写了(。

於是就让他们摸了摸小手。(没别的了(。

写到後面还有点嗨,於是基友不是喊假的,谢谢阿栩(好了


然而别看34的结尾那样,真的不要期待下一章有战斗画面,真的,不要期待。( ˙³˙)(受了伤害表怪我!

偷偷塞一句最近工作超ry心塞塞,另外现在这个进度加上周末贡献给尾(开)牙(会)我看我又要窗了hhh(就算有周末应该也关不了吧(。




没问题以下↓↓





33.

从用完早餐回到房里,到昨日原先订好的复盘时间,时间所剩并不宽裕。叶修从硬盘里调出昨日载好的比赛录像,没有从头看起,而是直接把进度条拉到几个自己昨晚观战便已十分在意的地方,并开了记事本纪录。

韩文清拉了旁边一张椅子凑在同一个屏幕前,先是看叶修修长的十指在键盘上翻飞,做好了前置作业,才听他开口道:“时间不多,我先挑几个我在意的部分听听你的想法,再看有没有其他我没提到而让你在意的地方,大致先这样讨论一下。”

见韩文清点头同意,叶修也没有第二句废话,便从自己订下的第一个场景开始看起。

“第一场排的这个阵容,其实唐昊的表现已经算是水准之上。”叶修调着不同视角,比对了一下两方的流氓选手。“但对比上这位……显得仍是有些不足。看这个站位……”

“令人惊讶。”没等叶修明说,韩文清便已看出其中关窍,不禁点头同意。

对这个流氓叶修并没有少研究,甚至是全队重点关注的人之一;但在之前的比赛视频里,这流氓看起来多是正面直接的打法,凶狠劲不下唐昊,谁也没想到还有这一手。

“这一站,倒让我想到你们家小秦。”叶修笑道。

韩文清皱皱眉,“多半也是一次超水准发挥。”

叶修点头:“这场也就这么一个令人惊艳的选位,真要说他自然还称不上选位高手。但若不是大局观有一定程度,恐怕也蒙不到这个位置,更别提以此奠定他们接下来优势的基础了。”

看完整场比赛的人都知道,这一站给了他们足以影响胜负的优势;后面中国队的种种险象环生,往前推算,都可以看到这一站的影子,让这个丝毫不热血的画面,被转播一再重复回放。

韩文清:“这个选位,只怕牧云也并非轻易能看出。”

流氓算是近战职业,虽有控制技能,影响范围却有限,自然没有神枪手那样的牵制力;但这个位置正好卡住了挟制整个凹地的关键点,尤其以这位选手惯有的打法再加上流氓的控制力,并不是一个很好突破的位置。

画面中一枪穿云的站位很快发生了变化,在原本行进的路线上进行了一次大折返。叶修把鼠标停在一枪穿云的位置上,“这个选位十分强硬,意识技术缺一不可。小周精准的判定与枪法、再加上神枪手的射程,给对手十分强力的压迫,将他们之前制造出的优势进一步削弱。”

韩文清皱眉看着屏幕好一阵子,突然问道:“若是你,会这样选位?”

叶修一楞,笑了:“不。”他将画面暂停,移到两方交会后面的地形,那里是一片茂密的森林,“我会选择退,离开这个全队暴露在上坡对手视线内的位置。但这需要更多的配合,对唐昊需要更多的控制。”

韩文清倾身,伸手盖上叶修握着的鼠标,隔着叶修的手操作了几下,视角又切了几个上来,画面继续拨放。“看来王杰希跟你的想法倒是差不多。”

叶修看了看压在自己手上的那只宽大手掌,又看了看韩文清肃穆专注的侧脸,突然忍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韩文清偏过头看向叶修,距离却近得仿佛能接触到彼此的鼻息。叶修笑意盈盈地看着他,眼神柔亮,韩文清不自觉闭了气,只感觉羽毛一样的触感轻拂脸上。片刻后他敛下眼顿了顿,看回屏幕向后靠上了椅背,手也顺势收了回来。

叶修低低笑了笑,若无其事地拉了一下进度条,鼠标在索克萨尔身上画了个圈。“文州倒是用了一个折衷的办法弥补了两方局面,老王判读很快,马上给唐昊打了声招呼,加上张新杰支援呼应,整个场面很快稳住,好歹没有倾斜太多。”

“魔剑士的走位很耐人寻味。”韩文清点评。

“是的。”叶修点头,“恐怕他此时踏出的这一步还没有人知道是什么作用,跟三零一由刺客和骑士组成的新战术一样,是一个我们全然没接触过的意识。”

韩文清听叶修语气沉稳,挑眉:“你知道?”

“……之前在备战的时候多看了几个国外的录像,我曾经在一场小比赛里见过。”叶修若有所思,“很类似的战术,但那一次执行的队伍局势判断不够精准,执行力也缺乏与之相符的水准,就结果来看,那一次的战术十分失败。”

“但他们看出了其中价值,并且第一次就用在了国际比赛上。”韩文清冷笑,“很大胆。”

“想必他们也有一半的把握。”叶修的鼠标移到了对话视窗上,“另一半是对我们的忌惮。”正好这个战术针对的是远程角色,对削弱他们优势的神枪手有一定程度的干扰。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韩文清看着双方的走位攻势,轮番牵制一枪穿云的几个角色血线都被压下一个水平,但一枪穿云本身也累积了不少伤害和消耗。

“操作跟不上,就会变得比刺客舍身一击还要危险。”叶修点出他们全员呈现很有韵律的血线,“但是用好了,代价却比以命换命小很多,所以他们敢。”

“即使自身条件足够,也得看是用在谁身上。”韩文清用陈述事实的口气说。

“是的。”叶修笑了笑。这个依照地图及对手职业组成所临时选择的战术,看准的就是没有一叶之秋这样的强攻手,“他们明着是牵制小周,实际针对的却是唐昊。拥有一个十分出色的流氓选手,他们对这个职业的掌控力很高,加上唐昊的特性,压制他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成功率也高;但……”

此时,画面中一道奇诡的身影飘过,局势出现了变化,被开到最低的功放仍是传来一道惊呼声及解说员一连串激动的吼声。

“他们的计划内,少了魔术师这一个变数。”韩文清勾了勾唇角。

叶修点头:“王杰希的魔道学者出乎他们意料,强势打破了这一面网。”他将鼠标停在魔剑士身上,“突破点就在这里。”

录像的下一秒,很快接上了魔道学者一扫帚拍翻魔剑士的画面。熔岩烧瓶在周围炸出一片火光,魔剑士的吟唱被打断,频道里很快给出了一条指示,全员阵型正准备向后收缩;然而就在这关键时刻,天上降下了灰色水珠串成的帘幕,滴滴答答地打在地上,一时间被圈住的所有角色都乱了套,后退的势头一顿。

“喻文州恰到好处的混乱之雨,撕开了这个口子。”韩文清道,“他们被周泽楷跟唐昊反牵制,反而让王杰希跟喻文州有了空隙。”

“老王的魔术师操作连唐昊都不曾熟知,想必这些洋人是更不会知道了。”叶修感慨,“否则魔剑士的这个位置,要突破还是有难度的。”

“这里,”韩文清突然道,“如果由流氓以退为进,深入敌方阵型,再由魔道学者策应,术士牵制稳住局面,会更大幅地扳回劣势。”

“木马屠城,”叶修笑,“老韩你够狠啊。”

“别说你没有这样想。”韩文清嗤笑。

叶修笑笑没回答。

韩文清看着叶修仍专注在屏幕上的双眸,好一会才问:“你早就想到了。”

叶修抬起眼看他。

韩文清端详着叶修平静如水的表情,更加肯定自己所想,“你为什么安排唐昊上场?”

叶修与那双如战矛般尖锐的目光对视了片刻,才忍不住失笑道,“老韩,你也把我想得太神了。”

他指尖叩了叩鼠标,画面中石不转举起逆光的十字星加了一个圣诫之光在对方来不及撤走的牧师身上,“我怎么可能想到这么细,只是猜想会有这样的可能性罢了。”叶修敛下眼,“这是迟早要面对的问题,在这个阶段解决是最好的。”

“第一场就下猛药,”韩文清坚硬冷肃的面容似乎带着点斗志高昂时才有的笑意,“你比他们还大胆。不怕回去被清算?”

“清什么算?药猛才能根除,除不了也不用想以后了。何况,”叶修指了指屏幕,“唐昊他受得住。”

韩文清顺着叶修的手指看过去,被圣诫之光垄罩的牧师很快便被拦截,唐三打如同出柙猛兽一招霸王连拳劈头盖脸就往他身上砸。

“操纵唐三打的是唐昊而不是我,比起以退为进,也有更适合他的战术。”叶修看着屏幕片刻后慨然道,“明年霸图又多了一个劲敌啊。”

韩文清瞥了置身事外的叶修一眼,“兴欣也是。”

“呵呵。”




34.

时间在交流中很快过去,两个人又讨论了一些细节以及看法,其中更不乏激荡出一些新发现。

虽然身为职业选手对复盘早已习以为常,与对方站在同一阵线一起复盘于他们而言仍是足够新鲜的事情。不如原本他人想象中的水火不容,两人交谈上反而透着股难言的默契,省了很多沟通。即使看法不同,也能快速理解对方的想法,并提出自己不同的见解,或者干脆欣然接受;各执己见还是有的,吵破头的争执却是没有。除了没必要,或许还因为两个人都同样实事求是。

看时间差不多,韩文清与叶修一同下楼,只是一个要往训练室去,一个目标朝交谊区去了。

“等会见。”

叶修随意地挥挥手便离开了,韩文清没有回话,不过站在原地看着叶修走进转角,才迈开步伐往交谊区走。

今天聚集在交谊区的人比昨日多了许多,几乎满满当当的都是人,吵吵嚷嚷的各国语言满天飘,即使有谁听懂多国语言,想必也听不清这些交错的声音究竟说的是什么内容。

韩文清踏入交谊区的脚步像是带起了一波浪潮,从最靠近门口的人开始渐渐静默了下来,一路传到最角落的人群,一时只剩簌簌的谈话声,每个人或直接或遮掩地都将视线投向了韩文清立足的地方,两侧的人更是让出了一条路让韩文清过。

没打算搞懂这群人在干什么,韩文清只是蹙了蹙眉便朝被让出来的那一组对战桌坐下。才刚坐下没多久,一张颇为面善的面孔便在对面站定,朝他伸出了手。

“嗨,又见面了。”

韩文清一看,是早上曾经来搭讪的那个外国人,叶瓦格里。

出于礼貌,他站起身与对方握了手。“你好。”

“叶呢?”叶瓦格里四处看了看,“怎么没看到他?”

“他是领队,自然不会在这里。”韩文清冷冷地说。

“我有听说他是领队。”叶瓦格里笑道,“这么厉害的人竟然没有作为选手出席,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不过这样也好,不然恐怕我也没这个机会跟他交手。”

韩文清对他的废话连篇没有兴趣:“来一局?”

“就等韩先生这句。”叶瓦格里很自然地在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昨天大家看见韩先生的那一局,加上晚上中国队的精采表现,今天没安排的人都过来准备观战呢。对了,还没恭喜你们昨天的胜利。”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有些不耐,“谢谢。”

“说起来要不是昨天叶中途插手,本来我就是要跟韩先生切磋的,今天正好继续。”

“废话少说。”

叶瓦格里不甚在意地笑道:“那我们开始吧。”



tbc.

评论(8)
热度(117)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