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踏雪35-37

▶本文为兴欣冠军时 慕佳太太 的点文

▶韩队同行神马的,只为旅游而写,千万别考究

▶流水帐注意

相隔许久,量却不多,大家凑合着......

36自己写得久违的很爽(。

职位有了点调动,希望以後还是能继续努力持续更新TT......

这一篇也终於准备收收尾拉。



没问题以下↓↓



35.

韩文清这一战打得意外地不轻松。

当然这样的意外并非建立在轻敌上,也并非建立在轻敌之后的疏忽上;而是在于上次见过这个人的打法,还没有到会让人感觉到棘手的程度。

之前叶修抢在前头接下这个人的挑战后,韩文清也并没有先离开,而是在叶修后面旁观了整个过程。虽然说也的确是叶修放缓了步调去配合,一来没必要用比赛的强度去应付,二来有心逗一逗,所以没有在一分钟之内解决对方;不过说到底,也确实是对方的水平有到一定程度,有些意识想法挺新奇,才让叶修有意去引出更多东西来看看,而不是直接压制对方来结束比试。

但这都没让人会想到,这些东西也能搅出什么水花,去阻上韩文清一阻。

韩文清本人倒是没什么太过讶异的反应。对他来说也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事情,向来全力以赴的他不曾带有什么预设立场;何况对方不是一个被反复研究的对手,更谈不上什么预想落差了,所有交锋都是崭新而陌生的。只是一旁看过前几场的人,观战的时候免不了惊呼连连,并频频对叶瓦格里有刮目相看的感想。毕竟韩文清几场下来建立的强悍形象还在,加上叶修的明显压制,倒是显得这一场叶瓦格里有着几乎是翻盘的表现。

这一次叶瓦格里带的卡并不是战斗法师,而是满级的机械师。有鉴于未知的装备差距,公平起见两个人是开了修正场的,地图选择权也被韩文清交给了对方。或许是默认两个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叶瓦格里并没有放弃这样的优势,更甚至有些有备而来的味道,地图选得十分刁钻,一看就是拳法家很难发挥的地形。

叶瓦格里确实发挥了机械师在这个地图上很大的优势。他对于机械师娴熟独到的操作也令人觉得或许机械师才是他的本职业,而上一场的战斗法师不过是过过手,偶尔一玩。考虑到这些条件,两场下来的落差倒也是情有可原,不会太过诡谲。而且就打法来说,正好这样比较迂回、有些心机战术的路线对叶修来说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对韩文清来说却是两种极端的风格,若不是弱得足以被韩文清一拳打破布局,倒也还是有些纠缠的机会。然而韩文清也并非莽夫,虽不像叶修那样精通战术,也不是随便有点谋略的谁都可以糊弄的角色;能利用这点支撑多久,也是看人本事。

新的技术,新的策略,新的思维模式,透过屏幕的另一侧传过来。韩文清其实是有些斗志高昂的。本就长远的荣耀之路如今开拓了更宽广的视野,那一大片未知的领域对于他们来说十足吸引,新的可能性在眼前闪闪发光,令人热血沸腾。即便是沉浸于荣耀十余年之久,还是有这样激励人心的新事物陆续出现,鞭策他们继续向前的渴望,或许这也正是荣耀的魅力光辉所在。

这一场最后还是韩文清的屏幕弹出了荣耀两个字。韩文清看着那画面好一会才从战斗状态回缓过来,吐息间仍有些意犹未尽。对面叶瓦格里似乎也有片刻的时间没能回过神,好一会才站起身。这时候周围的观众也才像是跟着从这场对决中醒过神来,陆陆续续的掌声响起,伴随着几声微小的口哨。叶瓦格里越过相背的电脑朝韩文清走来,韩文清离开椅子与他面对面握了下手。

“韩先生,您真的很厉害,比起国家队的选手毫不逊色,不在名单上真的很令人意外。”叶瓦格里由衷地说,握完手后从口袋里掏出了名片匣,抽出一张递给韩文清。“还没机会正式向您自我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名片,请收下。”

韩文清微微蹙眉,但没有推拒,还是接过了那张名片。他扫了一眼,上头小小的头衔写着“俄罗斯国家队领队”。

“与叶不同,我这也就是挂挂名,实际主导还是由队长说了算。”叶瓦格里像是早就预料到韩文清的疑惑,面对那双投过来的视线,没有犹豫地直接这么回答。“所以也才能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看到我咯。”他调侃地笑笑。

“嗯。”韩文清点点头,把名片塞进口袋。那俄国的国家队是怎么选择领队的这种问题他不会也不方便问,就好像对方也不会真正来问他为什么他不在中国队上的名单一样;虽然这样的问题问了不见得得不到回答。不过光是从领队还特别印制了名片这一点来看,也大概可以想象比起几乎是全权主导比赛风向的领队来说,这样的领队更偏向交际作用;再加上精通多国语言,不论是与其他国家交流建立友好关系,还是更为干脆地挖掘人才,都更为方便且目的明确。

“这一场国际赛盛宴真的是人文荟萃,特别长见识。”叶瓦格里笑道,“中国队的表现令人期待,韩先生在交谊区的活跃想必更是让人摩拳擦掌,希望在这段日子还多有机会与韩先生切磋往来。”

“随时候教。”

或许是这一次交锋的实力与态度多少让韩文清有些许不同的看法,他并没有拒绝。


36.

很快便迎来了他们这次征途的第一个周末。经过一连串高强度的比赛,叶修这天很果断地下达了休息的指示方针,让大家自己调整状态,以不影响水准发挥为原则。

苏沐橙和楚云秀很快便决定了要去逛著名的班霍夫大街,张佳乐方锐和李轩表示对女士单独外出不太放心,加上也还有点好奇,于是在叶修目送壮士的目光下决定陪同联盟两大美女逛街;张新杰维持原本的规律生活作息,该睡睡该跑步跑步,练习的时间拿来看录像,吃饭则跟楚云秀一群人在外头餐厅预约了座位,中餐晚餐下午茶一应具全;肖时钦拿着手机劈哩啪啦跟国内通讯,准备出去找一些当地的甜品店,再找间特色店买一些小玩意当伴手礼;周泽楷跟孙翔打算把酒店的设施都用过一遍,唐昊扯着王杰希不打算放过假日地继续埋头苦干,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看着叶修,叶修忍了好久才没当场笑出来;黄少天拖着喻文州打算去远一些的地方看看绕绕,拿着在地图上圈了一堆特色餐厅加简介的旅游笔记,说是以回馈详细美食感想为代价跟张新杰换来的“秘笈”,不住怂恿叶修一起来一趟异国美食之旅。

“算了吧,还不如待在酒店里吃自己带的方便面呢。”叶修对这个提议颇不以为然。

“卧槽槽槽,老叶你心脏啊,还自带方便面的!”

“不敢当不敢当,这是常识。”叶修一脸谦虚道,“先说好我可是不会分你的啊,别想从我手里分走任何一碗。”

“稀罕!”黄少天撇嘴,“难得来一趟国外谁还吃什么方便面,自然要去吃国内吃不着的东西啊!老叶你真是太不懂享受了,身为国家领队你这样对吗对吗对吗?我都替你担心啊,回去你怎么给别人说你来了瑞士啊,别人问你说有什么好吃的你一辈子给人家回答方便面呢?吃那么多你就不腻吗?还有你带的泡面还够不够你吃到回程啊,我看你行李尽塞方便面了吧……”

“你去了就知道方便面这发明多伟大,到时候可别哭着回来求我。”叶修一脸你不懂,“好了好了你倒是快出发呀,再不走干脆吃你自己的文字泡好了,准管饱。”

“靠靠靠靠靠你妹的文字泡!”黄少天炸毛,但还是自觉很够兄弟地再给了叶修一次机会,“真不去?”

“真不去。”叶修笑,“还有假不成?”

“韩队呢?”喻文州适时插进话题问,“要不要一起去?”

“卧槽文州你胆子够肥啊,不怕消化不良?”

“那是我们家队长气量像海一样那么宽广哪像你一开口就让人想喷你三尺远。”

“不了,你们去吧。”韩文清平静地拒绝了。

“那行我们走了啊。”黄少天这次回得很干脆。

“回见。”喻文州微笑着挥了一下手,黄少天搭着喻文州的肩往前走几步,又回过头来说:“哎韩队你要是也没打算外出就盯着点叶修别让他老吃方便面吧。”


37.

看着两个人的身影离开了酒店门口,韩文清转头将视线对上也同样转过身来的叶修,对视了几秒,叶修默默半举起双手。

“你准备待在酒店?”

“哪敢哪敢,全凭韩大大安排。”

也不知道是谁刚刚说宁愿待在酒店吃方便面的。

“我倒没觉得怎样,”韩文清说,“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出去走走吧。”

“哎──”叶修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这家伙刚刚笑了吧?笑了吧?绝逼有笑!“你都说没觉得怎样了,就待在酒店多好啊,为什么要这么想不开?”

“现在觉得还是别留在这里长霉了。”韩文清抿直嘴角,一脸正气,“走一走松乏一下,老蹲在电脑前累积压力,你是很想得五十肩还是怎么着?”

“真要出去走我压力才大呢……”叶修嘟囔,韩文清睨了他一眼,他两手一摊表示什么都不知道。

“随便走走就好,累了就休息。”韩文清一锤定音。

叶修表示自己没有意见发表权。

两个人也没做什么准备,反正只是出去走走,只带了手机跟钱还有韩文清的信用卡就出发了。

刚到酒店的时候他们已经有在附近一圈走过,这一次他们换了一个方向,经过一个公车站时韩文清停了下来,随手买了两张票,把一张递给了叶修。

叶修莫名地看了看票又看了看韩文清,最后倒是没说什么跟着一起等车搭车。他理解为韩文清想搭搭看瑞士的公交与国内有什么不同,尝尝鲜嘛,反正钱不是他出也不用走多少路,还可以看看沿路风景,也不错。

然而下车看到前方那栋建筑后叶修有点后悔自己误上贼船。

“说好的随便走走呢?”叶修看着韩文清头也不回往火车站走的样子,忍不住哀声叹气。

“嗯,随便走走。”韩文清点头,在车站大厅内指了几个车程不远的地点,说,“从这里面随便选一个当目的地吧。”

那还真的是够随便的啊!叶修默默地想。“想学小年轻来一趟说走就走的旅程啊?”

讲的他们好像多老一样。“就说是走走。”

叶修决定做最后挣扎:“这和跟少天他们去寻访美食有什么不同?”

韩文清很冷淡地说:“安静。”

“没想到老韩你也够黑的,”叶修笑,“我竟无法反驳。”


tbc.

评论(15)
热度(115)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