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踏雪38-41

▶本文为兴欣冠军时 慕佳太太 的点文

▶韩队同行神马的,只为旅游而写,千万别考究

▶流水帐注意

谢谢上次给我留言的大家,我都有看到!! 就不一一回复了>< 谢谢你们!! 爱你们( ˘ ³˘)♥

这一次更新还算粗长,终于有旅游文的感觉了!玩了一天佔了本篇将近1/5的篇幅,也是玩很疯(X

在开坑过一年的今天字数也终于破五万了,谢谢现在还没放弃他的各位uu

这篇有些地方自己私心也满喜欢的,如果让你也有出去走走真不错啊~的想法,就太好了,希望你们会喜欢uu

阿对,另外这篇不完全自身经历,还有参考游记跟很多照片,有些地方也会根据剧情需要稍微有点变形 (虽然我尽量避免了orz),所以如果有些不符事实的地方......你们就当没看见吧ryyy





没问题以下↓↓






38.

最后他们选择了一个车程不到一小时的地点,卢塞恩。

叶修一脸生无可恋地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似乎决意就这样来逃避现实;韩文清看着觉得有点好笑,忍不住拍了拍他肩膀。

“你别喊我,让我静一静。”

至于吗?韩文清无言。“你要不看风景就把靠窗的座位让出来。”

“不成!”叶修猛地睁开眼,“不换,不让!你一个大男人跟我抢位子干嘛呢?”

韩文清忍着没给叶修一记白眼,指了指窗外,“别浪费。”

叶修顺着韩文清的手看过去,看着看着就没说话了,头侧着一直没转回来,一双眼顺着车外景色从左移到右,再从右移到左,审视荣耀地图般打算抠出点关窍似地看个没完。

韩文清自己指的景色,当然不会不看,只是看着看着,不知怎地就看到叶修身上了。相形起第七第八赛季,现在的叶修看着真是精神得多,也放松得多。也许是再得一冠的荣耀,也许是心结冰释的洒脱,也许是远征的意气风发;若说那段时期能够算是他人生的低谷,那么现在便是他被衬得更为极致的巅峰,而这些也使得一个也曾青涩年华的人愈见年岁的痕迹,将外放的锐利光芒磨成如玉温润,成熟而内敛,即使不再如同年轻气盛的抢眼眩目,却同样吸引人,甚而更为引人入胜。

一个人在普遍被认为应当愈显没落的年纪,却不曾泯灭众人,成为仅限昨日的荣光,反而又搅出了这么大的浪花,再创巅峰,大概除了眼前这人也没谁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虽然若是可以选择,不见得会希望如此,不过无可否认也是如今这一切成就了他;那些谁也没有的艰辛路程,确实值得骄傲,尽管于他或许也仍视若平常。


“哎,老韩,”叶修望着窗外突然开口,“这里真的挺美的。”

韩文清停了会,才应道:“嗯。”

“不过H市也不差。”叶修一手扶在窗沿,回过头笑道,“Q市、B市……都很好,各有各的韵味。"

韩文清瞳孔不自觉地缩了一下,唇角微勾,“不错。"

叶修的笑意似乎蔓延到了眼角眉梢,神色看起来又柔又暖。他看了韩文清一会,又转头去看车窗外的景致,仿佛很是满足地舒了口气。

韩文清这才恍然惊觉,原来他们也到了这个时候;已经足够他们慢下脚步,欣赏美景,为身边这片刻宁静满足叹息,完满这一小段生命的时候。


“哎老韩你看。"叶修指尖点了点窗玻璃,“那个,像不像千波湖?”

不过说到底还是离不开荣耀啊!韩文清抿唇失笑,半是调侃地说:“不像。”

叶修也不介意,只是想了想,干巴巴地为自己辩解,“嗯……都是湖嘛,不过看起来显小啊……”



下了火车,出了充满现代感的车站,再穿过一个看着相对古老的圆形石拱门,远远的便能瞧见另一头是有名的卡佩尔桥。毕竟是随便走走,两个人也没有要去哪的预计,看见有个景点能看看便走过去了。

卡佩尔桥看着有些古旧,两侧装载着满满鲜花的木制廊桥在笔直的卢塞恩桥旁有着别样风情。两个人缓步走了上去,廊桥上方没隔几米便有一个三角形的梁结构,陆续挂着一幅幅版画;虽然两人并没有那个底蕴去欣赏画本身,也没太多心思去看出上面在画些什么,不过光是看着也是有点意思的。廊桥中段有个关着门的地方看着像是间小店面,只是还没有开,旁边更是有栋独立水面的八角形塔楼,在阳光下看是不觉得怎么,然而看到阴暗处与水接面的墙面上潮湿的苔痕,还是略有些阴森感。

“这店还没开,”叶修移开了视线,朝韩文清示意,“回头经过的话再来看看?”

“好。”韩文清点点头。

“这桥感觉也有些年头了啊。”

“倒还坚固。”韩文清说,“外头看着也挺漂亮。”

“是满有意思的。”叶修笑道。“要不来拍一张?”

“有什么好拍的?”韩文清皱眉。

“留个纪念嘛。”

见韩文清不置可否,叶修拿着手机便给两人拍了张歪七扭八的照片,看着直笑他丑,却没有删除。韩文清回敬似的,也拿自己的手机照了张,不过看了一眼就不顾叶修的抗议收起来了,也没让他看看自己究竟被拍成怎样。

走在木板上的脚步带着点木头的声音,两个人慢慢走完了卡佩尔桥,在这样的情景下竟显得有些静谧得浪漫。另一端岸边的阶梯下方水面上停着几只天鹅,叶修新奇地看了几眼,见韩文清没有停下的意思,也没多做停留,两个人继续向前走。


他们穿越了还在苏醒的旧城区,跟着偶然看到的路标半是迷路地走到了穆塞格城墙。韩文清看了那城墙一眼,没多考虑便走了上去;叶修看着那楼梯就觉得自己快死了。“我一定要上去吗?我可以在下面帮你把门……”

“动一动。”韩文清无情道,“这点阶梯就爬不上,你还怎么看万里长城。”

没人说要看啊……虽然想这么讲,不过想想中国这奇迹般的古建筑他这辈子没去看一眼也挺可惜,便忍住没说出口。

叶修一脸扭曲地爬上了木制楼梯,而后与韩文清并肩站在城墙上。景色还是挺美的。他一手扶着一旁的铁栏杆,看着整个卢塞恩市区的风景,仿佛一幅山水,不禁叹道:“真辽阔啊。”

“登泰山而小天下。”韩文清似乎也有些沉醉在这景色里了,略带感慨地说。

“没想到你肚里还有点墨水。韩大诗人,此情此景,不如吟首诗来听听?”叶修饶富兴味地提议。

然后再被韩文清秒拒:“滚。”


两个人在上面看了会美景,再将有开放参观的地方都看了遍。这时候也差不多接近中午,他们便下了城墙准备去刚刚经过的旧城区晃晃。

“我有点饿了。”叶修像个老头一样走得要死不活的,拖着脚步活像末世纪的丧尸。

“你还怕饿?”韩文清挑眉。印象中这个人就没喊过饿。

“给我荣耀就不饿。”叶修有气无力地吐槽。“不是,你让我走了一上午还不准我饿,太不人道了吧?”

“我有这么说?”韩文清忍不住又说了一句,“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

“有吃有吃。”叶修打哈哈,“吃不饱干不了事嘛。”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叶修呵呵笑得无辜,一脸人畜无害。


“等等先找间餐厅坐坐。”韩文清最后还是淡淡地这么说。

“韩大人英明啊。”叶修装模作样地拱拱手。

“这次别再碰酒了。”

“这不是我能控制的,”叶修摊手,“我也不想啊。”

“你醉了我可不背你回去,就把你扔这。”

“哎!”叶修仿佛被刺伤似地看着韩文清,“你拖我出来的怎么可以不负责到底,还是不是男人啊?”

被质疑性别的男人面无表情往前走,表示不认识这个泼皮。

“我怎么知道菜里面掺没掺酒,”叶修打商量般地说,“不然……你给我试毒?”

“试个屁。”韩文清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不过想想的确除此之外好像就真没什么办法了,他也有些无奈。至于那些连他都吃不出来却还会让叶修醉的……还是把人扔在这里好了。韩文清默默地想。


陆续看了几家餐厅,研究了会挂在外头的菜单,他们似懂非懂地蒙了间进去,直到看到食物冒着热气上桌,叶修还有点犹豫不决:“芝士锅……应该,不会放,吧?”

韩文清豪迈地叉了块面包涮进锅里,捞出来放进嘴里感受了下,才看着叶修点了点头。

叶修如获大赦般松了口气,随后也叉了一块起来吃。刚塞进嘴里他就差点没忍住又吐出来,整个人像被放了慢片般缓缓僵住,一张脸皱得像苦瓜。

“这什么味道……不是,好烫……”而且没有水可以喝。

韩文清皱眉看着叶修摀嘴吐舌,向侍应生点了杯饮品,顺便要了冰块。

叶修含着冰块哀怨地看着韩文清大快朵颐,直到吃了大半他都还觉得舌头像烧焦了一样涩而没怎么动口。“真亏你受得住,使得一手好钢筋铁骨。”

“你又不是不会用。”韩文清顿了下,仿佛怜悯地涮了几块面包放在叶修盘里。“太大意了。”

“你当在训霸图训练生啊。”叶修失笑,“我这不是没想到会这么烫么,来这里后天天吃的不是凉的就是温的,你又吃得这么顺口……”

“该训就训。”韩文清又叉了几块到叶修盘里,比了比之前放的那几块。“该凉了,吃吧,猫舌头。”

叶修想了想觉得好像无法反驳,无奈地顺着韩文清的话吃起了盘里的面包块。吃了几块之后叶修便不断瞄韩文清刚刚点上的那杯饮品,仿佛对那杯子产生了莫大的兴趣,没多久终于忍不住问道:“老韩,你点了什么喝的?”

韩文清看了叶修一眼,拿起玻璃杯喝了一口,果断道:“你不能喝。”

“难道就没什么没酒的东西吗!”叶修一脸悲愤,“喝果汁总行了吧!不然给我杯牛奶也好啊。”

韩文清很大方地让叶修看了眼菜单。叶修放弃了,直接叫侍应生来问。托着餐盘的年轻小伙子看了眼叶修的长相,似乎有些了然地离开,然后端了一小杯水给他。


好吧,也行。叶修苦中作乐地想。至少他不会被咸死了……




39.

“我想念泡面了。”

一出餐厅叶修便这么叹气道,整个人无精打采的。

“……也不是都那么糟。”似乎有点于心不忍,韩文清的口气缓了缓。

叶修大大地叹了口气,神色带着股文人般的忧郁,仿佛下一刻嘴里就能吟出一首应景的抒情诗。下一秒这感觉像泡沫一样破灭了,他侧头看着韩文清很平静地说:“你还记得刚刚在城墙上看到的那个双尖塔吗?虽说好像满明显的,到处都看得到。”

“怎么了?”

“等等逛完这里,就去那边看看吧?”叶修难得提议。“正宗教堂,总觉得有点好奇啊。”

“你去过寺庙吗?”韩文清突然这么问。

“没有。”叶修想了想,“回去后可以去比较一下。”

韩文清没说话,可能是同意也可能是不以为然。


两人都不是属于很会逛街的人,在繁华的旧城区里来来往往的游客中更显得有些走马看花。他们绕去看了一眼专卖手表的楼,觉得特别接地气,里面一堆中国人批哩啪啦地讲着普通话,感觉都不像在国外了,而像是在中国里一座新建的欧风县城。

虽然对手表还有点兴趣,不过到底不喜欢人挤人,加上会有被认出的可能性,两人很快离开了那栋楼。又逛了几家一旁的商店,叶修的视线快速扫过琳琅满目的挂坠小饰品和摆件,还有堆得整齐的巧克力盒,眼明手快地从中挑了一款瑞士国旗的小挂件,掏钱结账。与周围观赏比较考虑购买的人不同,两人看过一眼便很快地离开了店面,不再驻足挑选。

“你买了什么?”韩文清难得有些好奇地问。

“小东西。”叶修亮了一下小包装袋,然后塞进了口袋里。“给沐橙的。”


两个人走一走拐进了一家专门卖糖果饼干巧克力的店,由于彼此都不是喜欢吃零食的类型,看了几眼正打算离开,叶修却正好瞧见里面有一处正卖的冰淇淋,便拉住了韩文清:“哎,去那看看。”

晃到了冰柜前,看着里面各色的冰淇淋,叶修眼睛亮了起来,“吃吗?”

韩文清似乎对这发展感到有些意外,一时间没做出反应。

叶修见状,很是可怜地说,“随手一球冰淇淋,救救我烫伤的舌头。”

韩文清顿时觉得有点哭笑不得,到底还是挑了口味一人一球买了拿着吃。


叶修伸着舌头贴平冰淇淋,一副不打算动腾的样子,连舔一下都欠奉,摆明老子就是拿来冰敷的全没要吃的意思。韩文清看着冰淇淋在那艳红的舌面上渐渐融成水珠,一点一点沿着舌缘下滑,再滑到下方的脆饼上,忍不住还是皱眉移开视线说:“冰都快滴下来了,别吃得到处都是。”

想到他们没水也没纸,弄得粘粘的确实不方便,叶修老实地把快滴下来的都舔了个干净,然后咬一口含在嘴里。

“……好冰。”叶修咕囔,但为了舌头他还是又咬了一块。“而且好甜。”

韩文清吃了几口也不禁深感认同,不过不排除纯粹是他们俩的口味问题。“你跟苏沐橙不是常去吃?”

“嗯?”叶修想了一下,“哦,你说S市那间啊。”


好几年之前,正好有一次苏沐橙拉着他去S市那冰店的时候撞见了韩文清,于是原本的两人行成了三人行,后来他还笑韩文清是在帮店家省冷煤。


“你那次去不也看到了,我就负责抽烟。”叶修舔了一下冰淇淋快溶化的部分,“虽然不理解沐橙怎么老爱吃这个,不过现在吃了一下觉得偶尔这样确实不坏啊。”

“你没吃过S市那间店的冰?”韩文清确认似地说。

“嗯。”叶修点点头,然后笑着看向韩文清,“下次可以再去吃吃看,看哪边好吃。”

“然后每个口味都来四分之一?”韩文清语调微扬,似乎隐隐带了点笑意。

“我又不是沐橙。”叶修失笑,“啊,不过,也不坏啊。”


逛完街,两人很默契地朝远远就能看见的双尖塔──豪夫大教堂走去。其实说远也不远,走没多久就到了。豪夫大教堂前面还有一段阶梯,叶修看着似乎就想撤退了,不过被韩文清一拉踏上了几步,最后还是认命地自己爬了上去。

推开大门,金色的神像雕刻和管风琴便映入眼帘。高狭的窗玻璃映着明亮日光,小小的教堂内部被照得金碧辉煌。叶修啧啧称奇,在长椅间留出的走道往前走,站在了这宁静庄严的教堂中心。韩文清环视了教堂一眼,没来得及跟着叶修走进教堂而站在了门口,叶修停下来见身旁没人,回过头来看他。

暖暖的日光正好穿过窗玻璃洒在叶修身上,给他照出了一圈金色毛边,在前后略显昏暗的空间中特别明晰。金色的浮尘在周围飘移,这一刻的叶修看起来竟有了那么点神圣,仿佛错了国度的谪仙,翩翩而落。

韩文清不自觉屏息,瞳孔紧缩成细小一点。在几秒近乎停滞真空的时间过后,他竟感觉到来自自己如雷心跳的嘈杂。


“老韩?”叶修疑惑地问了句,随后不是很在意地笑了。“怎么傻站着。”

韩文清绷紧微颤的指尖,往前几步走到叶修旁边。拉近了距离去看,连落在眼睫上的阳光都看得清楚,触手可及的光芒暖融融的,仿佛能将心都化成软软一片。


两个人并肩站着看了雕刻好一会没说话,最后是叶修轻轻碰了一下韩文清,比了比一边的长椅,“坐坐。”

韩文清腾了一个位子往里坐,叶修在旁边坐下来后整个人软骨头一样靠在了椅背上,不过没有太过放浪形骸。

也许是沉浸在这样的氛围里,两个人又好一会没说话,各自沉默着或许是放空也或许是任思想飞驰,一时间静谧得仿佛能听见阳光落在地板上的声音。


“你信神吗?”叶修突然问道,声音轻得像羽毛飘落。

韩文清看着雕像片刻才将视线转向叶修。“我信我自己。”

叶修笑了:“很像我们会说的话。”

韩文清觉得“我们”这个词特别顺耳。

“不过刚刚有一瞬间,我在想若是让我天天来这里,也许我会信吧。”叶修轻声说。“可能。”

“嗯。”韩文清闭起双眼,眼底突然就浮现方才眼前所见那光辉的一幕,带着铭刻的力度。


“致荣耀女神。”叶修低喃,而后轻轻地笑了起来。韩文清唇角微勾,仿佛凝结的气氛这才又活络起来。



“等等打算去哪儿?”叶修随兴地问道。

“不知道,边走边看吧。”

韩文清放松的语调低沉而充满柔软的磁性,叶修停了一会,摀着耳朵站起来。“走吧。”

叶修没等韩文清便走了。韩文清也不赶,落在后头看着叶修在阳光下微红的耳尖,神色柔和。




40.

后来两人走一走走回了车站对面的码头,韩文清想了想便跟叶修说要去买船票,叶修一脸天啊还没打算回去吗的表情,略显落寞地靠在栏杆上数天鹅。

等韩文清回来后,叶修才笑他:“你不怕你等会晕船?”

“……”韩文清这才想起自己好像会晕,却仍旧镇定地回答,“短时间应该不至于。”

“好吧,别吐我身上就好。”叶修点点头,又低头去看湖面上游和正在岸边歇脚的天鹅。“好多天鹅,还有好多天鹅毛。”

韩文清跟着看过去,有两只天鹅靠在一起悠然地游着,还有两只站在岸上昂着头互啄仿佛在打架;几只正在岸边团成一团睡觉,还有几只把头埋进水里大概是在觅食。在岸边有很多白色的羽毛铺着,有些浮在水上的便顺着缓缓水流被一波一波推上岸。


“这里还真是悠闲。”叶修叹了声。“感觉很适合养老。”

“是个不错的地方。”韩文清赞同。“打算搬过来住吗?”

“你太夸张了。”叶修失笑,不过想了想他还是点头。“有机会再说吧,国内也挺好。不过偶尔来这里玩玩倒是很享受。”


等船的时间没有太久,他们就在树荫下吹着凉风用看天鹅去打发。直到上了船,叶修才问这是要开去哪,韩文清说这是游湖的船,于是两个人便坐下来悠哉地欣赏湖光山色,偶尔看见几只海鸟被游客的面包吸引而俯低啄食。

沿途景色秀丽,看得叶修都有点流连忘返了,韩文清这回或许是转移了注意力,也没怎么晕。一路顺利到船停,下了船之后叶修目瞪口呆地看着韩文清:“你不是说游湖吗,这是哪?”

韩文清楞了下,看了会标示:“……瑞吉山。”

“……”叶修难得有些说不出话,片刻后安慰地拍了拍韩文清的肩,“既来之,则安之,我陪你。”

“闭嘴。”韩文清有些羞恼,但讲得不是很有魄力。

“同是观光客,跟着人群走,应该不会错吧。”


两个人迷迷糊糊地跟着走到了一个车站,搭上了登山火车。

“卧槽这可有点陡啊。”叶修坐上车后小声地说。

“会怕?”韩文清的眼神很稳,静静地看着叶修仿佛安慰。

“还行。”叶修看了看周围,笑道,“没想到韩大大的随便走走竟走到了山上。”


他们在山顶下了车。辽阔的草地上有牛羊悠闲地散步,牛铃传来阵阵空灵的声响,衬着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环绕,很是有番意境。远处的群山上头还盖着白雪,些许山头隐蔽在云层里,下方一幢幢房屋座落在山间,色调显得和谐而不会破坏山的宁静。

漫步在木桩隔出来的步道,叶修饶富兴致地盯着那些牛羊看。“我第一次看见活的。”他说,“那个声音真好听,虽然感觉听久了会想睡……”

韩文清走前几步,发现叶修没跟上,回头问:“累了?”

“还行。”叶修笑,指了一下那些牛脖子上挂着的大铃铛。“那铃铛不知道有没有在卖?”

“你想买?”韩文清奇道。

“就是好奇。”叶修说,“买了干嘛,给你戴啊?”

“胡闹。”韩文清蹙眉。

叶修想象了一下那画面,觉得受到了冲击,赶紧挽回:“开个玩笑。”


从山上可以看见他们刚刚穿越的卢塞恩湖,还有另一边的楚格湖,水面清澈,像倒映在地上的天空。走了一会叶修还是禁不住地想休息,两人旋即找了间餐厅坐在外面的座位上。

叶修终于放飞自我,很没形象地摊在椅子上;韩文清蹙眉看着,过了会松懈了表情,没说什么。或许是被这慵懒的氛围影响,一向严谨的韩文清竟也露出了些许轻松的表情和姿态,整个人松松地靠着椅背,八字开的坐姿也卸下了霸气挺拔的力度,舒适而放松地舒展。


后来他们又四处走了走再欣赏了一下这难得的景色,才准备下山。搭上回程的船,叶修已经有些忍不住开始打盹儿,韩文清见他也是累了,便让他靠着自己的肩:“睡会。”

“哦,那我不客气了哈。”叶修一秒没犹豫地靠了上去,没多久就发出了小小的呼噜声。

韩文清有些无奈,嘴角却带着软软的上扬弧度。




41.

回到卢塞恩车站对面的码头,叶修舒了口气,转头问韩文清:“还要逛哪?”

韩文清看了下手表。虽然天色还亮,不过时间将近傍晚了,明天还要接着忙,今天也是出来放松的,可不能反而累着了。于是他说:“差不多了。”

“哦,”叶修突然想起什么。“对了,桥上那家店。”

“也不一定要去,”韩文清说,“每家店卖的东西也差不了太多。”

“既然都说要再去一次了,就去看看吧。”叶修笑。

韩文清没有反对。既然最想休息的叶修自己这么说了,他也没什么好拒绝的。


两人再一次散步着走上那座桥,看了桥中间那小小的店面一眼,果然卖的也不外乎是些小饰品和明信片。可这回叶修却突然灵机一动,不再看一眼就走,而是站在明信片架前看了起来。

“怎么了?”

“给你写张明信片。”叶修笑着的眼睛里映着些明亮的水色。“喏,你也给我写张。”

韩文清看着被拍进自己手里的明信片,那是这座桥的全景,两侧盛开的花很是鲜艳漂亮,配着镜面一般的碧蓝湖水,和一整片晴空,精致的景色便如他们今天所见。

他们跟店员要了只笔,便在玻璃柜上低头写起来。两个大男人倒也没有满腔情怀可以倾吐,不约而同地都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写上对方的名字,再写上日期于瑞士卢塞恩。

见韩文清写好,叶修探头看了一眼他的明信片,为这巧合笑了一会。“我给你念地址。”

写好地址,他们本想请店员帮忙寄出,店员说邮局就在转角,已经快关门,想寄只能去那里买邮票。勉强听懂的叶修拉着韩文清去了邮局,买了两张面额足够寄到中国的邮票,终于把两张明信片投进了黄色的邮筒里面。

“大功告成。”叶修拍拍双手,双手叉腰看着邮筒,语气有些遗憾,“可惜不能把照片印出来当明信片。”

“……”韩文清想到了自己手机里那张照片,顿时觉得有点手痒。


叶修回头看了一眼卡佩尔桥,好一会叹了口气:“要是晚上来看,应该很美吧。”

“你想留下来看?”韩文清问。这季节在瑞士要天黑好歹也要八点以后了,回去是没差,就是怕累。

叶修看着韩文清,眼里仿佛有太阳的碎片。片刻后他笑着说:“不了,下次吧。”


下次,再与你一同共享这片湖光山色。



tbc.




嗯你没看错,我很少把话写在后面,写在后面代表......跟剧情有关(?)

印象中卡佩尔桥又称情人桥,虽然有可能是我记错(?) 不过我是抱持这样的心情在写的(!!!!) 尼闷知道嘛!!!!(不用知道

写到八角塔楼会写到阴森是因为这曾经是当作监狱的地方,水牢哦,晚上看确实有些怕人的XD

然后我才不会说我其实超想写老韩强吻不乖乖吃冰的叶神的桥段呢!才不!咬舌头惩罚什么的!我才不!说!(你都说出来了好嘛

再次感谢观看,可以的话给我留个言吧u///u 这篇终于要倒数啦!接下来我要写琴师!写养父子!韩叶万岁!


评论(36)
热度(109)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