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踏雪42-45

▶本文为兴欣冠军时 慕佳太太 的点文

▶韩队同行神马的,只为旅游而写,千万别考究

▶流水帐注意


中间不是很满意,修改着琢磨了很久......还是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好XD 总之老话一句,希望你们喜欢。




没问题以下↓↓






42.

回酒店后,两个人在大厅分了头。叶修没有跟着韩文清回房间,而是在大厅坐下来休息,然后拨了通电话。

“喂?”电话接通后,那头传来一道轻柔的女声。

“还在逛呢?”

“没呀,在吃饭啦。新杰找的餐厅还不错,我正给果果他们拍照呢。”

“那不容易啊,我跟老韩怎么就没找到好吃的?”

“哎,新杰可是美食家呀,那能比么?”苏沐橙在另一头笑得开心,“今天跟韩队出去玩儿?”

“是啊,本来想窝酒店的,被拖着出门了。”叶修咂嘴,“哎你说老韩跟小张现在就算不同房好歹也能通个气嘛,怎么不问他找间好吃点的餐厅呢。”

“你还在意吃的?”苏沐橙笑,“黄少天拿着攻略找你你不是没去么。”

“那能一样么,换你你去?”叶修侃他,“何况老韩就说是去走走,也没想到走到那么远去,还得在外头吃饭。”

“出去走走好呀。”苏沐橙像是摀着话筒跟旁边人说了句什么,回过头来又问,“吃晚饭了?”

“还没呢,刚回到酒店。”叶修看了眼大厅的钟,也还不到多晚,更何况外头天色都还亮着。

“我们这也才刚开饭,菜都没上几个,离酒店也不算远,要不你问问韩队要不要一起来吃?”

“不是找苦力来的吧。”

“嘻,你说呢?”

“服了你了。”叶修笑,“行,我问问他吧。”

“那我等等发个地图给你。”

“哎。”


叶修挂了电话,从沙发上起来往房间走。大概是韩文清回房时收拾过了,叶修进门后觉得原本就没什么东西的房间更干净整齐了一点。韩文清在房里用电脑,看那屏幕像是在看录像,进度条还在最开始的地方,应该是也才打开而已。

凑过去又瞅了几眼,叶修一手搭在韩文清肩上,“昨天那场的录像?”

“嗯。”韩文清微蹙着眉头,不过没说什么,很快又松开表情回头看他,“有事?”

“沐橙问要不要一起吃饭,”叶修笑,“你们小张找的餐厅,说是不错来着。”

韩文清没什么意见,看了叶修一会便将电脑休眠,站了起来。“在哪?”

“沐橙说不远,应该走走就到了吧。”他拿出手机,正好收到地图,便也将地图传了一份给韩文清。“你看看?”

韩文清扫了一眼,大概知道在哪了,“走。”


确实不是很远,他们到的时候一群人才刚喝完汤,一个个嚼草似地在吃色拉。

叶修把口袋里那小包给了苏沐橙,“给。”

“咦?”苏沐橙似乎没有预料到,有些意外地接下了,不过很快就面色如常地拆了包装,又对拆出来的东西疑惑了一声,旋即很快挂上自己的手机。摇了摇手机,挂件随着晃来晃去,发出细微的声响,她笑着问叶修,“好看不?”

“哥挑的,能不好看么?”

苏沐橙就笑,接着把手机收起来了。

“卧槽老叶,就给苏队带了礼物,瞧你这心偏的啧啧。”一旁方锐见着不满地叫嚷了起来。

“那必然,”叶修说,“你又不喊我哥,我带礼物给你?”

方锐立即一脸谄媚加闪亮眼:“叶哥~”

这一叫让全场人──包含方锐自己──都掉了满地疙瘩,恶心得不行。

“卧槽!”

“方锐你有病啊!”

“下限掉猛了吧。”

哀嚎声四起,叶修半是嫌弃地说:“方点心你别占我便宜行不,叫什么呢。”

“谁占你便宜啊!我这年纪叫你哥还是绰绰有余的吧!”方锐恼羞成怒。

“我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便宜弟弟?”叶修惊讶。

“别说了,这历史黑得我自己都觉着可怕。”方锐摀脸,连原本讨要礼物这目的都忘了。


笑闹中把两人迎了入座,没特别安在谁旁边,就是哪有位置哪儿坐。他们人多,占的是大桌,正好也还有空位,叶修随便一坐就坐在了靠外侧、大约也是后来才加入饭局的王杰希旁边。

“怎么样?”叶修用手肘戳了下王杰希,朝唐昊的方向昂昂头示意。

王杰希一双大小眼静静地看着他,倒是瞧不出什么情绪,只是似乎不是很想说话。

“还行。”王杰希还是很给脸地开口了,“下次换你了。”

“还有下次啊?”叶修笑,“素质呢大眼。”

“总是得留给你大展身手的空间,抢也不能抢过领队啊。”

“领队那就是个看戏的,哪这么多事。”叶修拿刚上的面包蘸了汤吃,“还能培养你们团队默契,多一箭双雕啊。”

“你就是嫌麻烦吧。”王杰希叹了口气。

“哎,面包沾汤是邪道啊叶修!”张佳乐看到叶修的动作忍不住要理论。

“挺好吃的,你不试试?”叶修两三口把那片面包吃完了。

“绝对不,面包怎么能沾汤吃呢。”张佳乐一脸抗拒。

“老韩你试试?”叶修又蘸了一片,侧过头去看韩文清;韩文清随手也拿了一块蘸了汤吃,吃完后点点头,“不错。”

“不是诓你吧。”叶修笑。

“……那也不吃!”似乎被韩文清的“听话”吓到了,张佳乐好一会才做出反应。

“没人逼你啊!”叶修笑着继续吃自己的。“而且你们也早喝完汤没得吃了,这可只有我跟老韩才吃得到了。”

“稀罕啊!”方锐忿忿地戳了色拉一口。


苏沐橙眨着眼睛看叶修,叶修会意,蘸了一块放盘子里给她,“给,再加一个沐橙啊。”

“卧槽你这是在虐狗吗?”

叶修笑笑没说话。韩文清闻言动作顿了一下才继续吃,这细节被叶修捕捉到了,他眼珠一转,转口说:“你想吃可以问老韩啊,反正我是不给。”

一桌人突然都开始埋头吃色拉,只有苏沐橙一人吃得一笑,“味道还真的不错呢。”

没理这沉默,韩文清侧头低声问叶修:“你喜欢吃?”

“还行。”叶修知道韩文清的意思,“没事,你吃你的。”

苏沐橙掩嘴笑得灿烂,转头悄声对楚云秀说:“这才是真虐狗哩。”

楚云秀眨眨眼,顺着苏沐橙的视线看去,也跟着笑了。




43.

一桌人也差不多聚齐了整支国家队,除了自己在外面寻访美食的喻文州和黄少天,还有为甜食事业奋斗的肖时钦,原本留在酒店的周泽楷和孙翔也都跟来了。

平时难得聚在一起,这次远征倒是让这群不同战队的相处时间几乎快超越过去好几年碰头的日子总和。想想也是挺有意思的。看着一群人边闹边吃,叶修笑道:“还好黄少天不在,不然我看店家该把我们碾出去了。”

作为唯一听到这句话的对象,韩文清沉默着也不知道是同意还是装作没听见。

“不知道联盟之后会不会独立出一支专门打国际联赛的队伍。”叶修突然正了口气说,“虽然像这样从各队抽人出来也是挺有趣的,不过考量到国内赛事的状况,恐怕也不是长久计。”

“还得看之后国际赛事怎么发展。”

“这倒也是。”叶修笑,“那反正也跟咱俩没啥关系了,让小年轻烦恼去。”

“你若还打算继续,我看你是脱不了干系。”

“那你呢?”叶修饶富兴味地问,语气听似随意,眼神却仿佛暗藏刀锋。“继续榨取剩余价值,还是……创造新价值?”

韩文清停了停,似乎在思考,片刻后才道:“再说吧。”

“要我说,你也该让你们队那群小子自己出来闯闯了,”叶修看着前方,有一下没一下地摆弄叉子,“护得严实了反而学不会跑了,没有靠山才晓得怎么扛;年轻一辈有他们的时代要开创,而老一辈呢……”叶修一哂,“也还有各自的战场。”

韩文清微蹙着眉,神色淡淡:“还轮不到你来对我说教。”

“哪敢啊!”叶修耸肩,“我就是感叹一下,老骥伏枥,志犹在千里呢。老韩,你想啊。”

叶修手指敲了敲桌面,在欢腾的气氛中只带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声响,“一条路走黑了,不如及时换一条。蓬勃发展带来的机遇,国际舞台是一例,对两代人也可以有不同意义。”

“我们那会一队标准人马都不见得凑齐,现在没有至少一套简单的体系都不好在职业圈混;搬到国际面上,这些年建构的体制必定会要再深根下去。冲锋陷阵势必交给年轻人了,但往深了走,意识经验同样不可或缺;再往上一层说,拓宽视野,不局限于目前所能见的,更多的可能性──”眸光流转,叶修投向韩文清的视线带着某种热诚,与最初相见那时几乎别无二致,“那必须得走向国际。这些日子你肯定也有感受了,难得也有这样的背景条件,就不想来看看?”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没有说话,突如其来地问,“你跟联盟谈过了?”

“细节还在商议。”叶修点头,没有否认,“都是各有些想法罢了。这路跟拓荒一样,也得过阵子才看得出成效,风险是无法避免的,联盟还需要时间考虑,若成了我想他们也会联络你。”叶修挑眉,“怎么样,敢不敢?”

“笑话。”韩文清冷嗤,丝毫不领情,“你以为激将法对我有用?”

“你怎么老爱误会我呢。”叶修叹了口气,“果然先驱都是孤独的……”

“少废话。”

“老韩。”没等韩文清继续说,叶修截去了话头,“这条路或许还可以比我们曾经想象的更长,而我有这个能力延续他,那么我除了向前走不会有别的选择。”叶修笑,“你看呢?”

韩文清抿唇,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人摸不准他的意思。片刻后他唇角微扬,语气带着少见的松快:“不是说了,让你等着。”

叶修楞了一下,仿佛没意料到这样的回答,只是他很快便想起什么似地笑了起来,带着一种了然地促狭:“我也还是那句话:你速度点。”




44.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这场将近一个月的远征也逼近尾声。中国队一路过关斩将杀到准决赛,不可不谓历尽艰辛,还好都是有惊无险,出色的表现更吸引了各方高度的关注。

即使是身经百战、在每一次联赛已经大多能够淡然处之的各队正副队长,此时难免都还会有些紧张。面向国际,他们身上肩负的不再是一个战队的期许,也不仅只是一个赛季的成果。他们用最短时间的磨合,扛起整个国家的重量,身先士卒在一个崭新的赛场上厮杀,与百样陌生的敌手抗衡争胜;屏幕前一双双眼睛盯着他们每步行止,他们身后,是曾经的队友,是曾经的对手,如今都团在了一起,为他们的胜利高呼,为他们的失利叹息。他们代表了所有同在一片土地上的人,带着所有骄傲与荣誉,胜负成为一次重要的风向标,为未来指引可能与方向。


不过尽管如此,也没有什么能够磨灭他们眼中闪耀的璀璨光辉,以及胸中那满腔的热血与斗志。

胜者为王。


赛前他们之间的氛围特别静默,剑拔弩张得像张拉满的大弓,但也没有人刻意去打断这样的紧绷。这对已经有了默契的他们来说,不是慌张的传递,更可以是一种凝神集中的沉淀,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好的影响,让他们更快进入超常发挥的状态。

叶修不认为自己对这样的情况还有什么可以多加置喙,于是出发前他没有说任何振奋人心的精神喊话或任何叮嘱。这些他们都不需要。看着一双双磨钻一样的锋利眼神,叶修只是以同样锐利的目光凝视每一张他熟悉的面庞,而后勾着唇说:去拿回属于你们的荣耀。

一群人不禁都露出了心领神会的笑意。

“老叶,行啊你!难得也有说人话的时候。”

“这还用你说?”

“这回肯定没你发挥的空间了。”

“等着看我们拿奖杯吧!”

“去去去,少废话。”叶修笑着挥挥手,看着他们一行人陆续从自己眼前走过,出了酒店,往赛场一步步前行,行军似地带着一股出征前的豪气干云。他落在最后头,脚步停了停,没有即刻跟上,站在酒店门口有些手痒地摸摸口袋,才想起自己已经不抽了,身上连根烟絮都找不到,也不用提打火机了。他仰头望天叹了口气,很快却又笑起来。

韩文清往前走了几步,发现叶修没有跟上,折回来看见的就是这一幕。“干什么?”

“唉,时代真是变啦。”连他这样的老烟枪都戒烟了。

韩文清不明所以,差点伸手去探他额头的温度。

叶修静了下来,望着没有多远的场馆,一双眸子深邃如同蛛网交织。韩文清看了好一会,终于在陷进去之前挪开视线,同样看向了前方那座场馆,迈开步伐。

“走了。”

叶修眨眨眼,笑着应了声:“哎。”




45.

在进入场馆之前,叶修在入口处瞧见一个非常令人意外的熟悉身影,对方似乎也看到了他,朝他挥挥手,证实他没有认错。韩文清不晓得叶修又是为了什么停下脚步,皱着眉回过头来看他,却只见到叶修有些发楞的侧脸。

“怎么了?”他顺着视线望过去,一开始还搜寻了一下,等对上那同样不陌生的面容后,一时间也没能回过神来。

“队长。”来的那个人先是朝叶修笑道,后又看了一眼韩文清,半是讶异半是理解地打量,“……和韩队,好久不见。”

“吴雪峰,”韩文清与对方礼貌地握握手,“好久不见。”

“你怎么来了?”诧异过后似乎是惊喜,叶修说的话一时间都脱离了平常的水准。他们给了彼此一个友好而短暂的拥抱,叶修这才缓过来,笑道,“我早不是你队长了。来看比赛啊?”

“是啊,中国队都杀到瑞士来了,国际赛场啊,能不来看看吗?”吴雪峰语气里半是调侃半是骄傲,“真真是没想到。”

“你没想到的可多着。”叶修促狭,“这些年怎么样?”

“还行。”吴雪峰点头,看了一眼韩文清后捶了一下叶修肩膀,“你行啊,我一走你就把奖杯送人啦?这么便宜他?”

“没办法,看他可怜的,只好成全他了。”叶修一脸无奈地叹气,“也总要礼让一下免得人家说我阻碍联盟发展啊。”

韩文清在一旁不屑地哼了声,忍着没有发作。

吴雪峰了然地笑笑,接着收起了玩笑的心思,满是感慨地轻轻拍着叶修的肩膀。“这些年我虽然人在国外,还是有持续关注国内联盟的状况。你……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没事,”叶修拍了下吴雪峰的手,“说你可以走了就是可以了,你看我不是照样拿了个冠军么。”

“这么多年了听起来还是特别不痛快啊!”吴雪峰揽着叶修的肩膀笑。曾经没有谁比他更清楚这个人的强悍,也没谁比他更了解一杆却邪开创的是什么样的景色;而他却不晓得,在叶修走后,嘉世那些新的旧的形形色色的队友,是不是都还会想起那抹高大的背影,带着猎猎披风像堵墙一样给了他们最安全的庇护。

两年前他遥遥得到了这人退役的消息,怅然若失的情绪像酒一样发酵,他甚至想过回国去见一见对方,可是见了又能如何呢?他是知道他的,所以除了相信,他不能也不会选择别条路。一年的等待在忙碌中很快度过,煎熬却一分不少;但当他看见他重返联盟的消息,他就知道了。知道这个人一定如同那年自己离开一样,永远不会让人失望。而陶轩呢?看着一幕幕被爆出来的丑闻,吴雪峰感受更多的不是同所有旁观者一样的愤怒,而是无奈与遗憾。他想或许叶修也是一样的。那些曾经欢笑的过往便也只能留在他们心底,以这种形式做结尾。他有时候会想,陶轩最后会想些什么呢?会不会也想起曾经的那些时光,会不会还记得那些纯粹的执着与喜悦?


只是那些也都只成了追念了。吴雪峰叹口气,最后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有些话他不需要说,有些话叶修也不需要听,而有些话说了也只显得矫情。于是他只是欣慰地又拍了拍叶修的肩,满是喟叹地说,“小沐橙也长大了。”

叶修点点头,脸上的表情多了一丝柔软。“可不是?长进了,都成队长啦。”

“肯定的,那可是小沐橙啊。都可以进军国际了。”吴雪峰笑,瞇起的眼前仿佛能看见另一人的影子。“帮我带声好啊。”

“你不自己去跟她说?”

“不了,赛后你们肯定也还有自己的安排,我也不能停留太久。”吴雪峰说,“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叶修点头,“留个连络方式吧,她看见你肯定开心。”

“好。”吴雪峰拿着手机留资料,等到都完成后,他看向韩文清,忍不住笑着对叶修说,“我也真的没想到,当初你说了十年,还真就这样过了十年。”

韩文清状况外地看着吴雪峰,对方有些俏皮地朝他眨眨眼,他又回头去看身旁的叶修,却意外地看见他脸色微红。

“更是谁也不会想到,十年宿敌竟有天会站在同一边,为了同一个冠军拚搏吧。”吴雪峰感叹,“看来‘场上见’确实也就是十年了,时间也是过得很快……不容易啊。”

听到这里,韩文清就算不清楚他们之间有过什么对话,也是反应过来了,唇角不自觉微微上扬。


“还长着。”

韩文清轻轻说了一句,叶修愣了一下,在吴雪峰反应过来前抢过了话头:“行了,之后再聊吧,再不进去就进不去了。”

“再联络。”吴雪峰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韩文清,笑着点点头走了。

“再联络啊。”叶修朝对方挥了下手,很快转身走进场馆,只留给韩文清一个背影。


他们还会有很多个十年。韩文清看着那背影想。荣耀这条路,还很长。




tbc.

评论(10)
热度(110)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