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叶修中心主韩叶】渺烟尘(零)(古风AU)

食用前注意:

才疏学浅,根基如浮云,辞汇贫乏,对古风心神向往但没什麽研究,如有叙写不当之处望海涵TT

龟速产能,力有未逮,边写边各种研究,力保不坑...入坑小心TT


(文前閒話):

大家晚安!新年第一天,祝大家新年快乐!

这几天全职更新之多之精彩令人热血沸腾啊TT!!就不小心毅然决然开坑了...(够)虽然整个功力不足...不过还是希望大家能看得开心TT

其实现在文的架构还没有很完善(以前都没想过架构)...在长文面前我完全就是个新手生手TT 就请大家多多指教了!!


没问题以下↓


#


渺烟尘

零章 序



“当──”


白雪纷飞。


鹅毛雪落,翩翩缁衣翻飞,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灵敏丝毫不见影响。剌剌风声穿绕,四周落雪如飞花,簇簇盛绽,散落冰屑折散晓色,碎亮若冰晶洒下。


拳出,矛落。


隐约望见一片雪白中,缟衣如花飞旋,圈圈如雪中寒梅;若非一杆漆黑长矛舞动如风,或许真能融於一片美艳雪景。


“当──”


又是一回短兵相接,长矛打上护臂发出一声脆响,紧接便是凌厉拳风劈面而来,带起阵阵飞雪散花。缟衣少年轻轻一侧,却是毫厘不差地全数避过,转眼间又是几回缠斗,如此短距竟影响不了长矛分毫,漆黑矛尖毕露锋芒,挽雪亦如花。

缁衣少年丝毫不避,竟硬是堪堪抢过近身,疾拳出至险处,终是让缟衣少年有那麽须臾怔愣,拳风擦面而过,连带卷下轻掩面容的素白布匹。

不过是瞬间迟疑,缟衣少年很快便找回步调,变数并没有留下太多惊诧与间隙,反而敏捷更胜,起落便是蹬开三尺,不待缁衣少年追上,锋利矛尖早已摆好架势,幽黑光芒闪过重重危机,饶是方才勇猛无匹如缁衣少年,也未敢冒然陡进。

“都打多久了,该歇歇了吧?”

缟衣少年露出的净白面容挂着一抹慵懒的笑意,连声调听来都是如斯懒怠,若非亲眼所见,恐怕难以想像那样凌厉的矛法竟是出自其手。

“再来!”

似是有些被这样的回应激怒,缁衣少年蹙起眉间,几步上前又欲再战,拳风更是肃杀几分。

“当──”

长矛再度挡过,片刻即是数招交错而过。本是两相不让的局面,如今缟衣少年却有意避其锋芒,倒显得被动,却也未曾落上下风。缁衣少年心知如此,出拳更是狠烈,不知是因心中不忿,抑或是为逼对方难以留手。

缟衣少年无心恋战,且战且退,但倒也一时无法抽开身,无奈只能招招应对,亦不放过一丝空档。

“唉,我这是招谁惹谁呢……”

缟衣少年嘟囔着,听似冤屈,然语气之中却多有笑意,就连面上亦多了几分神采。

棋逢敌手,爱武成痴之人怎会不喜,却是当下真不是能多加逗留的时刻。若非如此,他必不会拂了缁衣少年之意,只因他亦欲与之战过百回,方能满足那同样蠢蠢欲动的满腔热血。

缁衣少年同为练武之人,耳力极好,倒是没落下这一句,闻言只是抿唇,沉着脸继续攻上,攻势凌厉,一时也找不着缺处。

又是这样十几来回,两人周身落雪纷飞,和着衣袂身姿飘扬如画;虽斗到酣处,然似斗似舞,流水行云间少了杀意却平添艳丽,若有人在旁观看,必然要叫声好。

忽而一抹鹅黄悄悄闯入视野,缟衣少年眉一挑,心知再拖延不得,竟是瞬时迅疾了攻势,一时锐不可挡。缁衣少年心知要糟,正欲追上,缟衣少年却已以如风之姿荡开数尺,跨上不知从哪奔来的雪白马匹,几乎转身就要消失於茫茫雪中。


“留下名号!”

缁衣少年亦知再追不得,只是脱口这样大喊出声。


“一叶之秋!”


便遥听那处传来一声回响,转瞬竟是再望不着其身影。


瞬时,大雪倾落,雪落无痕,空谷无声。




(待续)

评论(2)
热度(55)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