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叶修中心主韩叶】渺烟尘(一)(古风AU)

食用前注意:

才疏学浅,根基如浮云,辞汇贫乏,对古风心神向往但没什麽研究,如有叙写不当之处望海涵TT

龟速产能,力有未逮,边写边各种研究,力保不坑...入坑小心TT


(文前閒話):

考虑了很久,稍微有改了下一些设定,喻文州大大的号就不叫索克萨尔了,这吧安上去总觉有点玄哈...私改成君子锏了,一些武器可能也不太一样...拿捏了很久,可能还有些地方不周全的就丶将就着吧(哀)虽然也想过大家就都拿剑算了(不)

这阵思考剧情头痛得,总觉得有些...咳咳...总之希望大家还能喜欢罢!祝阅读愉快哈!



没问题以下↓



#



渺烟尘




是时寒冬,小雪纷叠,压弯了枯瘦枝干,整个小村落似皓衣覆面,放眼望去皆是一片霭霭雪白。伫立街上,不需多时便如盖上一身白纱,呼出一口气就足以吞云吐雾,挡住一片视野。

这样的冷天,於北方人倒也算惯习,路上虽略微冷清,但行人亦无减去太多。地处边界关口,来自南方的旅人不少,这些人倒是都苦了脸,奈何有事在身,否则何以挑选於冬日来此。

村郊一处茶摊,此时杯觥交错,显得热闹非凡。虽是茶摊,却也供酒水,地方不大倒也不过於狭窄,摊里烧着炉火衬得一块地方特别温暖,是以许多行人皆在此处落脚片刻。人一多,交互攀谈的声音亦多了起来,笑声话语中,举目所见,竟似四周能看见的人都聚在了这方寸之地。

“两位爷,路上冷吧?歇会脚,这边坐丶这边坐。”

“小二,上坛好酒来!”

“哎!就来丶就来啊!”

正谨慎招呼着这新到的两位爷,茶摊另一处的传唤来得恰到好处,仿若天籁,店小二有些後怕地赶紧趁机离开。饶是在此处遇上各路人马的机会多丶视野见地也算宽广,如此凶神恶煞也不是常见得,彷佛下一秒就能把摊子给全拆了,令人深感自己危在旦夕,恨不能破财消灾。

虽然这是霸图地界,鲜少有人敢於霸图眼皮子底下闹事,但也颇有几分天高皇帝远丶鞭长莫及之感呀!这要真是闹出个什麽事,就算霸图想管,亦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招惹不得丶招惹不得哟。店小二边稍带上了客官要求的酒坛,边思索着是否就不去收那两位爷的茶水钱了,苦恼得很,还想着是否要去通知那甩手掌柜一声。

这俩来客倒也不急不恼,落座後放下随身物品,就先是看了一圈这茶摊。视线扫过之处,离得近些的都不免吓了一机灵,不由自主地多少都向外退开了点,深怕自己被卷进什麽麻烦里。茶摊暖和,这两人暂时看来也都沉稳安份,不像是来闹事的,一时倒也还没人就这麽离开。

其中一位虽面色不佳,但相比起另一位显得亲切许多,此时掏出一粒碎银放至桌面,招手喊来了店小二。店小二一瞅,不是彷佛能将黑气具现化的那位爷喊自己,倒也松了口气,赶忙地便凑了上来,怕惊着两位爷歇息,声音都不敢太大了,看到桌上那碎银更是眉开眼笑,讨好地问:”大爷什麽吩咐?”

“就上茶吧,刚滚烫的。”

“好嘞!”

店小二欢喜地捧着碎银离开了。没出事又这麽大手笔,当然是得好好伺候的主,这不,马上就去烹茶来好生伺候一番,就怕哪不妥帖了。

看周围清静了下来,那人便敛了敛目光,转向对头那总是吓晕一票人的脸,以着只有两人能听闻的音量低声道:”帮主,这一趟……”

“无事。”

“依我看,这人数兴许还该多添两人。”

“哼,就凭’那个’嘉世?”那不善的面色似乎又黑了几分,语气很是不屑。

心知对方现在心情极差,另一人没有多做反驳。他知道眼前这男人即使是这样说,想必心下都是有所计较的;尽管作派总是一往无前,却并不仅仅只是逞匹夫之勇,否则也不会这麽多人心甘情愿地追随──包含他自己。

是的,这在店家看来来路不明的两大爷,竟正正是雄霸一方丶令许多人闻风丧胆的霸图帮帮主,拳皇大漠孤烟韩文清;以及同样名震江湖的霸图帮副帮主,石不转张新杰。张新杰单论功夫或许在这江湖还排不上前几的号,但真正令人称颂的却还是项上那个,与嘉世山庄庄主斗神一叶之秋叶秋丶蓝溪阁阁主君子锏喻文州丶雷霆门门主生灵灭肖时钦并列的惊人脑袋,以及极为高明的医术。若非没多少人敢随意招惹霸图帮,或许来求医的人都能踏破霸图帮的门槛。

店小二正好赶这时间左近上了两碗热茶,差点没被吓走了魂魄。还好多年训练手脚还是十分稳妥的,这一下倒是没泼出茶水,仍是稳稳地放上了桌,但这次也再不掩饰害怕地一溜烟就跑了,差点没把自己身上的钱都洒了。

张新杰伸手规规矩矩地拿起刚上的茶,心道这茶倒是不错,热度虽缺了点,但毕竟在这样的雪天,大约也是拿过来的中途冷了些,以过度严谨闻名的他一时间也不挑剔。

四溢的暖茶香,也没能缓过韩文清脸上的寒霜。他拿起茶碗喝了一口,续道:”无妨,不过就是过去走动,虽是他的地界,他还能拿乔么。”

张新杰闻言抿抿唇,刚放下茶碗正想开口,就听边上一桌人正谈了个热火朝天,声音都已经以无法忽视的音量传了过来:”我说吧,这世道,你就看那嘉世山庄,称霸武林多年,斗神什么人?武林第一人啊!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哟,说什么都排得上号,这忽然间就金盆洗手,转眼就把庄主之位移给了一个不知道哪来的新人,这也就算了,连’一叶之秋’这号将来也得易主了,就不知道这斗神之姿还在不在哟,这都是个什么事儿。”

“离武林盟试剑大会也不是说多远了,嘉世山庄搞啥子呢?这不是自个儿拆自个儿台呢吧?”

“那倒也难说,听说孙翔也是一等一的好手,指不定人是想着一招妙棋呢。”

“斗神难不成状态下滑,连这黄口小娃儿也搞不定?”

“黄口小娃?哈哈,人黄口小娃一可挑你十个呢,就说斗神,即便你合该称人一声前辈,年纪妥妥地摆那儿,难道你就小了去?再说斗神当年那年纪,还不是风生水起的。”

“好吧即便这样,何必又非得换了庄主呢?连号也换了去,同门同家的,不带这样一山不容二虎呀。” 

“莫不是斗神真想金盆洗手?比不过人心灰意冷,又或者有什么事儿……”

“不信,我可不信,斗神那是多少年的标帜,五圣都还没越了去,就一後起之秀朝夕间风云变色?这事儿悬。要说斗神自儿个有什么考量,倒是信得……就是想不透啊。”

那一桌子人齐齐叹了声气,很是感慨。

要说到这斗神一叶之秋,那不知是多少武林人心中难以抹去的存在,许多人的江湖生涯甚至是在仰视这称号中度过。这长年的武林第一人,这一夕风云惊天变,四处都在谈论着这话题,年岁大些的,多是这般揣度着黯然神伤不已;即便是拜服追随於霸图──嘉世往年在试剑大会上最大的敌手──的人之间,虽没多少谈论声,气氛也是带着一股子沉重。

更别说这斗神意义不仅只於武林第一人,那更是这十年来武林安顿的象徵。

十多年前,江湖上仍是一片混乱,魔教肆意横行,武林豪杰莫不是苦不堪言殚精竭虑,甚至差点惊动了朝廷;而这时斗神以不过志学之年,手执一杆却邪,就这么破去了魔教一众,这十年间莫敢来犯。

这当中该有多少尊敬丶多少仰慕丶更有多少信任与畏惧──尽管这十年来,江湖已是人才辈出,但只要是经历过那日子的,谁不对斗神的名号抱持着依赖?多少人相信,魔教之所以安份了十年,那更是惧着一叶之秋这响当当的名号还端在武林一头。

张新杰看了那桌人一眼,指尖不过多搓过碗壁几下的那么一会,就见韩文清一口乾了手中那碗茶,随後重重地拍下,那碗身瞬间就在桌上爆成了一片一片,但桌子却是完好无损,可见其内力控制的功力浑厚。

“没出息!”

四周的人一个一个惊呆了,连恐惧都还来不及感觉到,只是傻傻地望着那气势汹汹砸碎了碗丶一身缁衣的青年。

张新杰在内心叹了口气。这些日子这件事江湖上疯传,虽然韩文清在帮里帮众面前没展露出什么,只是一副看着输家的不屑,但他知道这人可气了。或许是气那人的窝囊,或许是因为多年对手的离去,或许……

而他们这次亲自走这一趟,他相信绝不是单纯因为帮里事务需要,多少也存着韩文清对这件事的态度──嘉世到底在搞什么?斗神的离去已经不单单是他们或者那些崇拜者的心理问题,更存着整个武林的动荡。

他喝完手上那碗茶,跟着韩文清的脚步离开。反正方才那碎银绝对也够支付这被砸碎的破碗,他相信店家不会很在意。

就这么一盏茶的歇息,两人相继上了马,向南方行去。

茶摊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却不是很能相信自己听到的。说斗神没出息?谁信呢,姑且不论大家的猜疑,就算今天真是斗神自个儿说要金盆洗手了,也没人有资格这么评论斗神呀。

当今就这么敢与斗神叫阵的丶亦被大家公认是有资格的,那也该是拳皇。

不过谁晓得呢,最近的年轻人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啊……有人谈论起自己遇过嘉世山庄找来接手庄主那孙翔的事情,那叫一个眼高於顶,瞧人不起呢。

在一群人哄闹声中,谁也没再多留意那俩绝尘而去的爷。





(待续)

评论(5)
热度(44)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