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叶修中心主韩叶】渺烟尘(二)(古风AU)

食用前注意:各种不足,崩坏可能,入坑小心;武功神马都是乱掰,认真就输了(哀

(文前閒話):

这一章比较琐碎,是兴欣的回合!接下来几章韩队大概也不会出场,韩叶的戏份在一开始少得可怜TT  因为是全员走向,接下来大约是别人的戏分多些,叶修中心所以都是围绕着叶神的......(我承认我私心(哎)不过这篇的CP只会有一个,其他的都是...落花流水啦RY

然後我武功那边真心手拙,研究了好些会才挤出一点不知是什麽的东西(?),大家将就着真的不要认真(?)

啊对啦,谢谢各个看到这里丶点喜欢点推荐留言的姑娘们啊TT!!也欢迎大家留言跟我聊天噢!!!来聊天嘛(#


#


渺烟尘



“叶秋,你的时代过去了啊,懂吗?”

“哦……嗯,也是时候该休息一阵了啊,是吧陶轩?”

“呵呵,既然知道就准备好吧,陶大人等着呢。”

“你……!你们!放丶唔!”

“叶秋,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嘉世不会没有苏沐澄安身立命之所。”

“如果你心存武学,便别忘了执剑的骄傲。”


他回过身看着他看了十年的牌匾,就像第一次他眼看它这么高高挂起一样。十年的风雨飘摇,他驮着它走过多少路,萧索磨砺光华,却好似回首还能再见无数风光之中那些曾经年少。

但他终究是一语不发,转身缓缓踏步离开。若非那片刻的停留,甚至从他脸上读不出任何其他。



“……修……叶修!!”

“嗯?”

“嗯什么嗯!?都日上三竿了还嗯?起来干活儿!”

“哦……”

叶修撑开沉重的眼皮,明媚的阳光刺得他差点落下泪。抬手随意遮了遮,没多久视野也在空中飘满的尘埃中适应了;叶修眨了眨仍慵懒无比的眼,整个人好像还在睡梦中没醒过来,站起的身子却是稳稳当当。

“我说老板,别一大早的火气这么大啊,可惜了这张脸,啧啧。”

“你你你……”被称为老板的女子闻言更是气极败坏,站在这小草厩前面跺了跺脚,恨不能进去给对方一个好看。”那还不是你这不省心的给闹得!镇日没个消停,来当工混口饭也不老实点!”

“哪能啊!老板大人,我这每天的活可都满打满算给您做喽,没给漏过罢?”

“……哼!谁知道你明日里如何呢。”老板一时也无话可说,就这么一撇头跑了。

目送那走远的背影,叶修笑了笑,随後也不多担搁,伸个懒腰便走出了草厩,开始了一整天的劳力活。


叶修来到这里的时日不多不少,也已近月馀,上上下下能认识的都已熟悉,就连前阵子才露面的丶据说地位仅次於老板陈果的姑娘唐柔,也都熟得差不多了;虽然陈果嘴上老是这么挑捡他,跟他又是每日里单方面地斗嘴,豪爽的性格却是早不把叶修当成外人了。

“兴欣客栈”──

叶修咬着草梗,脚踏爬梯矗立在还没什么行人的街上,老牛拖车一般地擦着这老旧却不失光彩的匾额。擦着擦着,他停下了手,不免想起前不久还垄罩着他的梦。

正确来说,那并不单纯是梦,更是把过去重新上演了一次。

也没有什么过多的伤怀,只是难免感慨起,眼前的牌匾早已不是旧时那块了,想想他曾经也这么擦过那块匾额呢!那时沐澄还那么小……

思及此,叶修轻轻皱了下眉,但旋即又回复了往常的懒散模样,继续有一下没一下地擦拭着。


兴欣客栈位於通往嘉世山庄的要道,或许也是托此原故,兴欣客栈往往门庭若市,很少能有闲暇的时候;但其实也不能忽略老板陈果的经营有道。虽是一女儿家,却能一肩挑起这样大的家业,又是处在这人潮汹涌的是非之地,着实不简单。江湖之上女豪杰不能说没有,但总也是屈指可数,而放眼天下,更恐怕找不出几个像陈果这样的来;一般女子当家作主的无非是些烟花之地,极少是像陈果一般,更别说还可能经营得比寻常好汉要妥帖熟络。

叶修来到这里并非真是有什么确切打算,不过是左近看到了个地方便钻了进来;不说那些天落雪也冷,他也是不得不停下脚步找一个地方修整修整。陈果当时看他也无处可去,虽不缺多少人手,但再多一个干活的倒也还不是没有益处,於是当下大笔一挥便让人住了进来,用苦力换换吃食与住所;只不过目前兴欣客栈人手不少,房间是将将占满,暂时只能屈身小草厩睡着。叶修丝毫不介意,颔首还彷佛挺满意的样子,这倒让陈果有些於心不安,虽然几句就被对方激怒得抛诸脑後。

其实叶修运气还是很好的。虽然不代表其他情况无法应对,但这发展却是让他省下了许多精神,顺顺利利便这么落脚了。陈果难得的一点更是她像一般江湖客的豪气──这或许也是她会如此成功的原因之一 ──客栈里众多各路人马往来,不少都是与陈果称兄道弟的老熟客;在面对处理一些纠纷事故时,陈果也是显得大气而从容,却又多了几分女儿家的细心,不少人都十分佩服这巾帼须眉一般的人物,更别说人又标致──兴欣客栈里当家的两位姑娘都是生得一副好皮相,为此自然也是吸引了不少人气以及麻烦;这段日子叶修在这里干活,倒也不是没见过,只是三两下就被两位姑娘解决了,还真闹不上什么大事。

要说这似乎在嘉世地界也算风生水起的一号人物,叶修从前却是没听过的。虽然兴欣客栈与嘉世山庄相距不远,但说起来还真是两个层次上的存在,尤其是对於身为庄主的叶修来说,平时真不会有什么接触。只是这阵子叶修多加了解後,也发现陈果在庄里提起倒也不会是没有位置的,只是那真是比较远离庄内核心了。这点其实从功夫上就足见真章,陈果虽武功不弱,但也还真就是比一般人上乘而已,解决这般江湖俗事不难,但搁在庄里就泯灭众人了,八成是经营客栈所需就这么摸爬带滚地练出来的。

倒是那位姑娘唐柔,少见她出手几回,叶修却觉这女子同她非凡的气质一样,有些深不可测。平平在一家客栈,相比起江湖味深重的陈果,唐柔更多了几分大家闺秀的味道;倒不是说她柔弱,而是那身出於高门第的礼数与气质,衬得整个人就硬是贵气起来。事实上就叶修来看,这唐柔恐怕武功已是强过陈果,且仍是颗几乎未经琢磨的原石,只是不知缘何,待在这客栈一落脚竟是数年,似乎也没有离开的打算,连陈果也不明白,只是也不多问。

“早。”

“早啊!”

刚下了爬梯收拾着往後院走,迎面就看见唐柔淡笑着打了声招呼,不冷不热,恰到好处。

放好了用具,叶修便也这么抛头露面地往前头忙活去了。

虽然是一代大神,传说一般的人物──那也真就是个传说了,这些日子听进耳里的没少几个是谈论他的,就连陈果亦然,却愣是一个没给认出他来。其实就连一般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人物,孤身往广大人群里这么一站,也没多少人认得出;更别说嘉世山庄前庄主这历年更是神出鬼没一般的存在,名震天下却比别人更少露面,叶修又不像霸图帮帮主韩文清那般引人注目,真是丢人群里就不见了,就连在自己的地界上也不例外。

想最初自己金盆洗手的消息一出,这客栈隐隐就弥漫着一股如丧考妣的氛围,就连陈果也掬了几把清泪,叶修在旁边看了真是有些许不自在啊!而这陈果,从叶修住进客栈开始,就没听她少提过斗神叶秋;这除了是嘉世的追随者之外,还是不折不扣的叶秋推崇者呢。其实陈果最初看见叶修也不是没怀疑过,只是除了真没见过之外,或许也因为她心目中的斗神跟叶修的气质是八竿子打不着边,这事也就是提起当个笑话过了;若哪天陈果发现自己让万分崇拜的斗神睡草厩,还让他干这些个粗活,不知会是什么反应。

“店小二!”

“就来啊!”

这么大个神,打个杂做粗活却是脸不红气不喘的,虽一脸慵倦,手脚上的功夫却也没怠慢了,看来还颇有几分熟练;这要是传出去,恐怕也足够吓傻一群人。斗神那是什么人,居然这样被随口呼来唤去?

“要什么?”

不过要让叶修像寻常店小二那是不能的,这一声问得也是懒怠得没个正形,但也还不至於让人感到不悦,至少目前没给兴欣客栈惹出什么麻烦。

“哎,怎么是你?”

叶修闻言一愣,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眼这客官,确定自己是没见过的,却又不知是哪被认出了?只是这语气要说是惊讶不如说是有些不耐烦……

“那姑娘不也是你们堂倌吗?叫她来叫她来。”

哦,是了,又是一个看上俩姑娘美色来找麻烦的,要不是这会陈果不在,没准就这么给直接轰出去了。

叶修有些无奈,却也不想多惹什么麻烦,於是便转身去请唐柔,只是中途动作大了点,让好几桌的熟客都纷纷看了过来,心知是又出了事,眼睛盯着呢。

唐柔也不急着恼,仍是那恰到好处的笑容,温温得尽了礼又不显疏离。虽是人摆明了不怀好意,这倒也不急匆匆地就给人颜色瞧了,来者是客,也指不定人是这么看看就过去了──尽管要真不是惹事的也不会这么大动静了。

“哎哟,姑娘生得真俊呀,远看便知是佳人一个,怎知近看了……啧啧,恐怕那绮月楼里都得相形失色哟。”

绮月楼,那是这地界名气颇盛的烟花之地。这话明着便算是平白占了人姑娘便宜,还意有所指地羞辱,旁边几桌都有人看不下去了,却只见唐柔很是平心静气地笑着替这人倒了茶,一拨人也不好就这么发难,权且压下。

其实唐柔心底到还真不是没反应的,只是这种事遇得多了,怎么进退应对心下都有些计较;而她又不是陈果那性子,即便真有不服,这姑娘也不是会多费唇舌的主,要不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还没主动驳这人面子,他倒得寸进尺了,以为这姑娘是个好欺负的,抬手便要往唐柔那纤纤玉手上摸去。唐柔一见,哪会坐以待毙,手一沉一翻一记擒拿,却哪料得这人还真有点本事,反手便破去了这一招。明眼人这都是一惊,唐柔这一招往快往狠里去,要说这么轻易破招终是有难度的;想来这人在鼎鼎大名的兴欣客栈闹事,身上却还有点斤两,不是蠢钝无脑。

这才没一盏茶的功夫,两人手下就已不动声色地快速交手过十几回,各自心下都是一惊,断没料得对方如此身手。然就这几手的往来,那非礼的人却越是得意;虽不是差距大到了哪里,但也看得出这姑娘是给不了他难堪,正想这姑娘也该退却,却不想唐柔竟越斗越起劲,端得是一副要与他狠斗下去的模样,哪里有一点女儿家的柔气?登时心下也无心逗弄,否则一不小心给一姑娘家服了下风,那脸又该往哪搁?就这么一转念,手下一狠,唐柔的手就被揪了去,一时堂上众人都是一怔,没个声息。

有人是现在才发现闹事的,有人是本要上前助阵却惊呆的。这么长时间,他们还真没看过有人能这样对唐柔的;倒不是说唐柔多强悍,只是一来这里为这种不得体的原因生事的着实很少,即便是有,也多是些不入流的,还真没几个功夫敌得过唐柔的。

那人神色一松,眼见这姑娘是要再闹不出什么,正要开口说几句,没想这时唐柔竟仍不服软,反手又是一记擒拿,逼得他不得不起身卸招。

一来一往又是被最初那一招擒拿给逼起,这人心下怎会甘愿?也顾不上其他,起身便与唐柔斗了起来。这时堂上许多熟客都已反应过来,纷纷站起为唐柔叫不平,那汉子周身几个随侧的看这阵仗也不敢多说些什么,纷纷很是紧张地望着那带头生事的人。那人虽占得上风,却也被唐柔一股猛劲给逼得汗涔涔,应对之间多了些狼狈,但却仍强自镇定着。

唐柔一翻掌狠戾地朝那人腰侧劈去,四周顿时响起一片叫好之声,那人却也不惊惶,一个起手竟挡了去,反手抓住了唐柔细白的手腕,这一次掐住了要害,倒真是不好再挣脱。这一变故四周就有人要上前,却没料得这时一旁竟响起了一个懒淡的嗓音:”侧扫下盘。”

唐柔闻言一看,顿时便知厉害,这人看上去下盘挺稳,此时却是为着抓她手腕而倾了一边,当即也不犹豫,一抬腿便这么扫去。那人一愣,直觉反应地躲开,这一招本也不是什么攻击,却是让他把手松开了。

“气走阳明,阳溪丶三间丶出商阳,直取正宫。”

唐柔没想太多,一一照着这路数行去,径直一掌劈向了那人面门,那人向後一避,唐柔却紧跟着一掌同样直取中路,这次却朝胸口击去,取的正是膻中穴。那人终是闪避不及,一掌给打了个踏实,虽然角度歪了几分,没被一掌拍晕过去,但唐柔用劲之狠,胸中顿时也是气血上涌,将将才忍住没就这么喷出口血沫。

众人这么一看,倒是先团团上去围住给唐柔一姑娘家助阵了,以免那人又是回身闹腾。那人看这眼下也是情况不对,也不再多纠缠,一群人便这么灰溜溜地跑了。

“哎,别走哇!茶钱没付呢!”

众人一看这新来的店小二一点没紧张地追到店门口这么一叫,纷纷也是哄笑了起来,也算是替唐柔出了口恶气,慰问了几声,各自又回去做自己的事了;只剩几个离得近又有些眼力的,不住张望方才究竟是哪位高人出声指点,却是找不出个影来,不久後也纷纷摸摸鼻子放弃了。

唐柔却不同。她当然知道刚才那究竟是谁给她做的提示,细想之下心下也颇是狐疑,她有些复杂地看着又悠悠踱步回来的叶修,轻声问了句:”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倒也不是无端生疑。左看右看这新来的也就一极其平凡的普通人,甚至半点不强壮,骨子里还透着点虚,那是有点眼力的人都知道这并非习武之人,是以刚才那些人也没疑心到这店小二身上;唐柔虽没有潜心武术,这点看人的能力总还是有的。然而就刚那几句精辟的拆解,说是一个不懂武功的普通人,那还真是太瞧不起这武林了。

“客栈一小二呗。”

叶修懒懒笑着这么应道。唐柔一怔,却是没再问下去。方才也是惊诧之下脱口问出,否则以她性子,哪会去探人隐私?就说她自己,在别人眼里不也是不明不白的么。

散去之後,这事便也像没发生似的,自去忙自地。叶修眼看仍是那随性的模样,却不着痕迹地瞥了眼门口,轻轻叹了口气。

看来也是时候了啊!


迟些陈果回到了客栈,一些还在的熟客纷纷给陈果讲起这事,陈果那听得是一个热血沸腾,抓着唐柔直问细节,唐柔便也无奈地笑着一一应了。这陈果其实也不是第一次动过念头想拉这姑娘在武林上混混,或者是推荐给嘉世一展长才,奈何人家姑娘极没兴趣,也不能强迫人家去了。

叶修见状,也没上去叨扰,直等陈果兴头过後,才上前去问候一声。

“叶修?怎么啦?”

“老板啊,这阵子多谢了,我也差不多该走啦。”

“走?走去哪?”陈果很是讶异,脱口便问。

“呵呵,天下之大,自然有去处的嘛。”

陈果看叶修一副已经准备动身的模样,心下更是诧异:”现在就走?”

“是啊!”

“怎么这么突然,也不多留会?”才这么说完,陈果就差点咬了自己舌头。

“呵呵,舍不得哥啊?”

“呸呸呸,谁舍不得了,滚滚滚。”陈果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跺了跺脚。这人嘴怎就恁地讨厌呢!只是这会说要分离,她心下却也是不舍的。虽相处不过月馀,但这人嘛虽说是欠揍了点,真要离开也让她心下空空落落的。”走这么急,手头上有点盘缠没有?我都还没给你发钱呢!”

叶修正想说声不用,就看陈果这急火火地去柜台拿钱,一句话倒是凝在唇角成了一丝无奈的笑意。

“拿去吧!不用谢我了。”

“是啊!我好歹也在这刻苦耐劳了好一阵子嘛!”叶修这会又是一脸感叹地道。

“你你你……”陈果懊恼自己怎么转身就忘了这人的无耻呢!

“哈哈,那么就此别过啊。”

叶修一摆手,也没有过多表示,十分潇洒地转身就这么去了,手上什么都没带着,就跟来时一样。

陈果一看那单薄的背影,不知怎地眼角有些发酸。背上突然传来几下轻拍,她侧头望去,就见唐柔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陈果心下一暖,一手搁在嘴边,大声嚷嚷了起来:”路上小心啊!”

叶修脚步一顿,似是思考了些什么,但也就那么一瞬间的事,便侧头朝陈果唐柔笑了笑,声音还是那般慵懒,语句却稳稳地传了回来:”还会再见的。”




(待续)

评论
热度(44)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