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长梦君不知

叶神教虔诚教徒┌(┌^o^)┐专职粉叶修一百年
一名沉溺韩/王叶的叶攻党
韩叶教道心坚定

【全职高手/韩叶】琴师 序

▶琴师短篇扩写,可以不用回头去看短篇以免剧透(。

▶灵感来自音频怪物《琴师》

▶古风AU,先甜後苦,两情相悦没有第三者,但不是HE,BE见仁见智,跳坑小心

▶我流韩叶,古风笔法生嫩,更新速度只慢不快,老朋友都懂(。


这篇也是私心,大概也都是老梗,尽量更新,先丢序章上来,抱歉插了养父子的队,估计这篇也不会太长,到时候再开坑




没问题以下↓↓







00.


“…………哈……”

重重雨幕中,一抹人影在竹林里穿梭,踉跄却不失速度,往林子深处奔去。因逼近身体极限的奔跑而无法抑制的粗重喘息被瓢泼大雨打在竹叶上的声音湮没,人影在泥土上留下的足印以及血迹被雨水冲刷,连气味都留不下分毫。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这一场雨,占据了所有的感官。触目皆是雨水,哗啦雨声震耳欲聋,鼻间充斥着湿润土壤的味道,衣服被雨水沁透,沉重得几乎要让人顺着水势而走。

这样的大雨并不多见,在逃亡途中遇上,或许能称得上是好运气;反之,对于追捕要犯的人来说,那就是天公不做美,只要目标够聪明,又不是在无路可退的地界,基本这次行动就差不多可以宣告失败了,再往深了追也就是尽人事听天命,看命运站在谁那边。


力气以显著的速度流失,他知道自己身上的伤有多重,过度失血让他几次差点失去意识,可是他必须跑,不论身上吸饱了水的衣服增加了多少负重,让他本已无力的双脚多么难迈开步伐,他也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移动自己,并维持平衡而不倒下。

这场雨给了他一线生机,可以被追踪的信息被冲刷殆尽,哪怕这同时也加剧了重伤恶化的程度,让他越发举步维艰,他也不会放弃这得来不易的机会。

他一边跑也不忘观察四周的环境,嗡鸣浑沌的脑海正用尽全力拚凑出一个可行的逃亡方案。即使降下大雨,他也知道身后那群人不会像平时一样轻易放弃,因为他的身分,也因为他广为人知的气性,若无法确认他的死亡,恐怕有些人会一生都坐不安稳。由此可知,这场追捕会持续到看见他的尸骨为止,而他没有体力和条件陪这些人跑到天涯海角,只能想尽办法借着这场雨中途脱身;然而他却也不晓得自己能撑着清醒到什么时候。

他奔跑的速度越来越慢,光是勉力不让自己因无力而摔跌在地就用去了全副心神,连感到懊恼的余裕都没有。就在这一剎那,他看见前面一个还算陡峭的斜坡,突然灵光乍现;他将自己质地上佳的外袍脱下,一点也不心疼地在湿泥上蹭了几下,而后运劲一掷,让那件外袍尽可能远地挂在一根还能看到的竹脚边,令人一眼就能以为他失足摔下了这个斜坡。就算不是全信只是怀疑也好,至少他们不能放过这么明显的线索,肯定得花大批人力追过去找。

为了让外袍落在远一些的地方,他用了十足的劲,几乎将所有剩余的气力耗空,同时牵扯到的伤口爆裂地灼痛起来。他压着胸口忍不住吐了一口血,抗过了一时的晕眩,他再看地上的血迹已经被冲得差不多,这才转过身往另一个方向跑。

他不清楚那个斜坡下面的状况,也就更不知道那件衣服能困住对方多久,也许这个障眼法根本无法为他争取多少时间,他的处境依旧危险至极,可沉重的步伐几乎已经迈不动了。凭着本能不晓得又跑了多久,他的思绪已经停摆,剩下的只有那浓烈的求生意识驱使着他不断前进,直到终于撑不住跌在地上,麻木得动也不能动,他愣了一会也才想到,自己恐怕真是要栽在这了。即使能不被那些人找到,以他这身伤势,要在这样的环境下存活可能性基本为零。

他无声地笑了笑,一时之间只觉得荒谬无比,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哪怕赢得不干不净,那也是赢了。他只是不甘心,不甘心自己殒落在这里,不甘心自己竟输给了那些下作手段,就这么葬送了他应该守护的一切。只要他活着,只要他能活下去,这些年他培养起来的人事物可不只明面上那些,足够他蛰伏着东山再起;可老天爷仿佛连这个机会都不给他。

活下去是多么的难。

他几乎想为自己现下的处境放声狂笑,可他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他伸着手试图再往前爬,意识却越来越模糊,在几乎晕过去的那一刻他竟看见眼前出现了一双沾着泥土的鞋面。在任何想法产生之前,他抬头看了一眼。

视线已经模糊,可就那一双黑沉沉的眼睛特别清楚,在这阴沉的天色里仍仿佛亮着如同黑曜石一般的色泽。而在那里面,没有他看过的种种神色,只是沉静得让他在滂沱雨声中也有了一瞬间万籁俱寂的错觉。


拥有这双眸子的人,大约是钟天地之灵秀而生……


失去意识前,他只来得及拥有这么一个想法。




TBC.

评论(22)
热度(74)
©寒梅长梦君不知
Powered by LOFTER